畅想中文网

白骨大圣

当晋安收起先天玄幻丹丸的时候,画尸工老人的身影再次出现。

画尸工老人所过之地,在他手中神笔之下,被毁坏的小世界被一一修复。

“可惜了,这方小世界早就被人攻下,不然又是一场元磁圣光灌顶机会。”

从太阴尸解世界一路跟来的几人,都是露出可惜神色。

哪知。

话音刚落。

画尸工老人手里一张画卷冲天飞起,霎时风云异动,在天上大放异彩,此时在生死囚笼画尸窟里攻打一个个尸解世界的老头老太全都惊讶抬头看天。

——我不姓陈,超越神话,成就‘玄黄丹解世界’最快通关记录,大道可载!

“什么鬼!怎么又是这个家伙!元磁圣山真成他家开的了!”

“嗯?想不到他又来了!”

一个个尸解世界里,人们诧异望天,表情复杂。

“这次画尸窟又要热闹了,走,我们赶紧去玄黄丹解世界,说不定能一睹真容。以前没有一次亲眼看过他的创记录过程,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过了!”

可谓是一方云动,八方风雷召见,开始有人呼朋唤友赶往玄黄丹解世界围观热闹。

此时的玄黄丹解世界,从太阴尸解世界跟过来的那几人,全都不可置信看着头顶异象。

“完成最快通关记录也能获得元磁圣山认可吗?”

看着晋安果然是奔着破新纪录来的,心情大好的史官,哈哈大笑解释说道:“一看你们就是新来画尸窟不久,还没完全摸清元磁圣山的法则规律,当初小道长也是跟你们一样懵懵懂懂,在画尸窟里满打满冲,还是我跟小道长解释的元磁圣山法则规律……”

史官还没说完,就马上被前内阁大学士几人打断:“胡说,明明也有我的解释!”

“还有我的一份,超越神话这点还是我补加的,史官你别想独占便宜,带着小道长闯荡生死囚笼画尸窟有我们大家一份!”

一个老人家撸袖子吹胡子,急眼争吵,好不热闹,反倒把几个当事人晾在一边。

最终几老详细解释功高盖世、文德武功、超越神话的区别。

画尸工老人在修复完尸解世界后,和往常一样转身离开,不知是不是错觉,一直活在自己精神世界,从不理会外界人和事,彷佛并无灵智的画尸工老人,这次转身离开前似乎做了个侧头看一眼身后抱拳恭送的晋安一眼?

史官露出狐疑神色:“刚才是我人老眼花吗,怎么感觉这次画尸工老人好像有点不一样,刚才好像侧头回看一羊眼小道长?莫非画尸工老人其实是有灵智的,只是不屑于理会浮尘俗世?”

结果史官的话马上遭到其他几老反怼,别以为故意支开话题就能把之前独占功劳的事带过去,大家可不是黄口小儿那么好哄骗。

lingdiankanshu.com

史官一听急眼了,一群老头老太吵得不亦说乎。

……

画尸窟入口处的石碑林,又来新人,分别是一老一少。

“公子,你这次准备攻打哪个尸解世界的尸解秘法,给国师当贺寿礼?”老者如仆人,落后一步跟随。

两人边走边说,正要通过那些悟道石进入画尸窟时,恰好看到有通天灵光飞入某块空白悟道石石碑内,这对一老一少中止话语,不由好奇看去。

悟道石石碑上出现了晋安请来二郎神君大帝镇压风口阵眼,然后跟一头似黄风怪的黄毛飞僵搏杀场面。

尤其是看到晋安的神道拳意,一拳轰出,得到众神相助的画面时,老者眉头重重一挑,到了这个年龄的他,依旧忍不住惊呼出声,像是看到了匪夷所思画面:“公,公子,这个人好像是晋安道长!”

“能够请来天庭诸神的神道拳意…好像我们在昆仑山小昆仑虚时见到的晋安道长与九面佛第十世肉身之战!”

“像,像,真的是太像了!”

老仆人目瞪口呆,不断重复一句话。

这个时候,悟道石里的斗法画面结束,出现一行灵光字体——

我不姓陈,超越神话,成就‘玄黄丹解世界’最快通关记录,大道可载!

老仆人用力击掌,勐然吃惊道:“错不了,这人肯定就是晋安道长!只有晋安道长才会取这种无厘头名字用来伪装身份!”

“晋安道长依旧还是我们熟悉的那个人,他一直没有变呢,公子!”

老仆人太激动,声音有点大,当对上公子侧头看来,微皱眉头的目光时,老仆人激动的心情立马冷静下来,像是做错事低下脑袋:“老奴知错,愿向公子领罚,老奴不应该在这个是非之地出现过失言语,让悟道石里的那位陷入险地。”

“等还阳后再领罚。”公子声音清冷。

这名公子唇红齿白,眉目英气,腰间仗剑,作温雅儒生打扮,赫然是倚云公子。

而那名老仆人正是奇伯。

昆仑山一别,已有半年,听他们的对话,今日来画尸窟是想要攻打一个尸解世界,得到一门尸解秘法,送给康定国当朝国师当贺寿寿礼的。

“是,老奴知错。”奇伯认罚后,重新抬起头环视四周,目光凌厉,看是否有偷听者。

在他眼里,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公子,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而晋安道长是公子看重的人。

晋安道长的命等同于自家公子的命,谁若伤害晋安道长等同于伤害自家公子,他身为仆人,有些事要主动为主家分忧解难。

好在能来画尸窟的人并不多见,周围冷清,就只有他们主仆二人,没人听到他刚才激动下的失言。

倚云公子重新收回目光,继续默默看着悟道石里的模湖身影,妙眸里似有异样神采在转动。

可惜倚云公子的心思太深,没有人看能从她平静光洁的面庞上,看穿她此时此刻的内心想法。

“咦?”

就在奇伯警觉环顾四周时,他有了新发现,脸上出现惊诧表情。

正一遍遍反复看着悟道石石碑里身影的倚云公子,发现奇伯异样,转头看来:“怎么?”

奇伯吃惊指向几座悟道石石碑,犹如看到什么不可思议场景,因为太过震撼连说话声音都有些激动颤音:“公,公子,你看那几座悟道石!”

倚云公子依言转头看去,这一看,她的清冷面庞上再也藏不住惊讶、错愕,脸上表情一怔,然后急步来到几座悟道石石碑前。

一、

二、

三、

……

“公子,这里整整有六座悟道石记录呢…不对,加上刚才的‘玄幻丹解世界’,是七座悟道石记录!”

连奇伯都陷入呆如木鸡中,内心冲击非常大。

“这可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元磁圣山记录!”

“果然不愧是我们认识的他,到哪里,哪里就不平静……”

奇伯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倚云公子,其实他心里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果然不愧是一直被公子记着忘不了的晋安道长!”

倚云公子和奇伯一一仔细查看每座悟道石石碑,当看到“知恩图报”的画面时,倚云公子好看眼眸微弯成月牙儿,忍不住噗哧轻笑出声。

这一笑,明眸皓齿,闭月羞花,能与日月斗艳争辉,令人眼前一亮。

只可惜笑容只是瞬间,倚云公子马上又重新崩住脸,恢复清冷面容。

虽然倚云公子马上恢复清冷面容,可微弯月牙儿眼神里的笑意藏不住,奇伯内心不由感慨,果然这个世上能让公子笑的人只有晋安道长一个人。

哎,越是刻意想要忘记一个人,何尝不是越在意这个人,公子,你着相了,既然忘怀不了,何必折磨自己,何不当面找晋安道长问个清楚,化解那日在昆仑山小昆仑虚里的误会。

年轻人总是心高气盛,不愿轻易低头,这何尝不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囚笼,自己为难自己。

不要等老了,在遗憾中感叹“后来的你跟随日升日落,成为熟悉的过客”,曾觉山水依约澹,也信故人渐次疏。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奇伯彷佛在自家公子与晋安道长身上看到了熟悉的画面,陷入年少回忆中。

谁人无少年时,再回首已是迟暮时。

人老了总会不由自主走神陷入回忆,当奇伯回过神时,发现自家公子已经转身走到另一块悟道石石碑前站着不动,似乎正在对悟道石看得出神,奇伯好奇走过去一看。

嘶呼!

勐的倒吸一口凉气,眼眶不敢置信瞪大,如果不是元神出窍走阴,恐怕奇伯眼角肌肉都要撕裂了。

概因眼前画面太过惊世骇俗。

“原来晋…他已经到第三境界!想不到这个世上真的会有人肉身走阴,选择在阴间突破第三境界!这既是胆大妄为,异想天开,可仔细一想,又发觉心思缜密,深思熟虑!不走寻常路,跟正常人想法不一样,果然还是那个熟悉的行事风格!”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道教祖庭龙虎山异象,这就是他突破第三境界的天地异象吗!道教记载的金仙之资,想不到是真实存在的!”

这才半年不见,晋安就已突破第三境界,奇伯惊诧之余又觉得在情理之中,以晋安的底蕴,早已攒够突破第三境界的实力。要不然那日在昆仑山小昆仑虚里不可能单凭一个醍醐灌顶,就能击败第三境界战斗力的九面佛十世肉身了。

“老奴曾经想过许多次他的三境天地异象会是什么,想到他走的是真武大帝的修道路,极有可能会出现三花聚顶天地异象!可唯独没想到会出现只记载于传说里,自从断天绝地四象局禁锢阳间灵气后,已经有几千年再无人重现,早已世人遗忘在历史岁月,只存在于少数道教典籍里的金仙之资!”奇伯惊呼连连,可见他内心吃惊有多大了。

“三花聚顶、五气朝元、道教祖庭龙虎山异象,他的未来恐怕远不止金仙之资…圣人出世常伴天地风从龙云从虎异象,正一道恐要出一代圣人了。”这次说话的是倚云公子。

倚云公子说话时,望着悟道石石碑里的突破境界身影,眸光从复杂,再到平静清冷,然后转身通过禁制,进入生死囚笼画尸窟世界。

“公子,要不我们改下随机后的约定地点?改为玄黄丹解世界如何?”通过禁制被随机传送走前,奇伯临时提议道。

但是还没听到倚云公子回应,两人已被随机传送到各自的尸解世界。

……

玄黄丹解世界。

晋安坐在风口阵眼里,借助尸解世界的庇护,一直熔炼好先天玄黄丹丸后,才闭关走出。

果然跟他猜想得一样,能跟先天二字扯上关系的,都不简单,先天玄黄丹丸跟大道金丹一样,把一枚铅汞圣胎提升到十万阴德级别法宝,替他节省了十万阴德。

想一年前初出茅庐的他,不要说十万阴德,连一万阴德都不敢想,如今却坐拥数件十万阴德法宝。

现在他手里一共有金丹圣胎与玄黄圣胎。

除此之外,还有一枚熔炼了不少普通丹丸,实力稍微弱十万阴德法宝一筹的铅汞圣胎。

有了这次成功例子,晋安马上带着几老前往下一个丹解世界。

结果当赶到丹解世界时,发现这方世界已有数人在攻打,并且已经推到后期,几人正与在形似心脏又似丹丸的七窍玲珑泥胎里坐化的尸仙杀得难分难解。

这些人都有一个统一标志,那就是都腰悬一枚黄金铃铛,然后由一名腰悬二枚黄金铃铛的人领头指挥。

正是天师府的人。

起初晋安并未想太多,生死囚笼画尸窟谁人都能来,这里有道,有佛,有天下各路奇人异士,甚至还有不少奇装异服的异域它国人。

他只是看了几眼便转身离开,前往下一个丹解世界,而晋安这边这么多人出行,自然也引起了那些天师府高手注意。

看着晋安离开,那些天师府高手又把全身心注意力放在尸解仙上。

令晋安没想到的是,下一个丹解世界还是被人捷足先登了,有人正在攻打丹解世界,这些人都是统一腰悬黄金铃铛的天师府人。

依旧是由一名腰悬二枚黄金铃铛的人带头指挥。

腰悬二枚黄金铃铛,意味着是第三境界中期!

“今天的画尸窟怎么这么热闹,多出这么多天师府高手来攻打丹解世界?”晋安好奇问几老。

几老细细回想后说道:“应该是跟国师大寿有关。”

“不过,天师府这次在昆仑山得到的仙缘确实很大,才一年不到就造就出这么多第三境界高手!天地枷锁松动,灵气重现,大争之世到来是原因之一,最大关系还是从昆仑山得到的仙缘,我听朝中一些人讲,天师府在昆仑山带出好几具古仙人遗骸,藏着成仙飞升之秘!”史官小声补充一句。

“光是在画尸窟里就有不下七八人,再加上这次南下巡视江南的人,这次天师府荣登第三境界的高手难道跟上报朝廷的人数存在出入?不止上报的九人?”另一名老人惊讶说道。

就在几老你一言我一语猜测时,晋安看着丹解世界里的几名天师府三境强者,目光思索说道:“未必是人数有隐瞒,我看到了几张熟悉面孔,我曾偶遇几名皇子公主出行,这里面有几人就是保护皇子公主的三境高手。”

“按理说他们都去寻找断天绝地四象局少阳局才对,怎么会元神走阴出现在画尸窟里?莫非是这么多天还没在茫茫大海里寻找到少阳局,趁空走阴攻打丹解世界?”

看着那几名正与尸解仙打得飞天遁地的天师府高手,晋安眸光闪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