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刚结束一趟旅行,从身体到精神都很疲惫,风收陪着老人家说了会儿话,聊一些更轻松的话题,分享此行的见闻与八卦消息。

晚上回到房间翻找一下,翻出一条红绳,还是以前买的某个挂件上面拆下来的,有些旧了,略有褪色,也不够长,不适合挂在脖子上。不过将就一下也行。

总比光秃秃的一个铜钱要强。红绳显眼。

就像一把钥匙,如果串着东西,更显眼,不容易丢,万一掉了,找起来也好找。

回到家的第一天,风收早早就歇息了,没有继续纠结生肖花钱是否自带祖先灵魂加持。这种问题,纠结再多也得不到答桉。

次日,风收先将买回来的伴手礼送给周围的邻居和好友们,他不在家的时候,奶奶遇到什么困难,有周围的邻居和好友们帮衬,他回来得表示下谢意。

办完了这些事,他才前往果园。

果园的雇佣工说,他离开的这几天,果园里没遇到蛇,不过别家的果园遇到过。

安全起见,风收稍作了些保护,走进果园。不像有些胆大的人,踩着个拖鞋就敢往里冲。

其实他们生活在热带区域,又不是阳城那种特别繁华的大城市,见蛇见得比较多。

对蛇确实是怕,但是没有很多人那样强烈的恐惧感。

就像风收自己。无毒蛇就不提了,说起剧毒蛇,他其实更多的是烦恼,而不是畏惧。

果园里的雇工们也是,平时在果园工作,遇到毒蛇,好几次都是他们自己处理的。

这里也有很多不怕蛇的人。但这与会不会被咬无关。

风收只是不想被咬而已。

随着毒蛇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果园种植园内,已经不像气候异常期刚结束的那些年那么平静安稳了。

隔壁某个种植园就有人被圆斑蝰咬伤。送去医院,命是救回来了,但据说肾功能有亏损。

谁都不愿意遇到这种事。

但风收也不愿意过度使用驱蛇药。

第一,果园太大,效果极其有限。

第二,他有块园区重点做精品水果的,对外宣传的就是自然生长、自然成熟、无农药、无添加。这是利润大头。

《控卫在此》

驱蛇的药物也是药,当然就得谨慎使用了。

因此,他只能经常提醒那些雇佣工们做好防护。

风收带着那个生肖花钱。绳子直接套在手腕上,套一圈太松,套两圈太紧,长不长短不短的,只好将铜钱抓在手心。

一边巡查果园,如往常一样做些记录。

雇工反映有几株近期长势不太好,他记得那几株的位置,准备过去看看是不是土壤问题。

绕过一个土坡,正准备继续往前,风收脚步一顿。

他看到了一条蛇。本地较为常见的一种蛇,不大,毒性也不算强,所以他也只是微微扬了下眉,打算找个树枝将它挑走。

刚要走过去,突然感觉不对劲,风收视线往前面一挪,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身体前段竖起,颈部的皮褶膨胀张开,带着野性的凶勐与王者的威严。

单独放一边儿去看,的确是一个霸气又不失风度的尤物。

但现在,风收面对着它,感受就不那么好了。

如果遇到的其他蛇,他还能不慌不忙拿出手机拍个照发朋友圈,但面对眼镜王蛇,他会更谨慎。

谁知道这条脾气怎么样?要是它现在脾气不好,会更危险。

目测有三米多,在野外已经算大的了。

风收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很少遇到眼镜王蛇。

想到眼镜王蛇有极强的食蛇性,风收看向那条体型小些的蛇。也就是说,眼镜王蛇可能是追着这条小蛇过来的!

眼王一般不主动追人,可现在不好说。

肚子饿了出来捕食,碰到个瞎掺和的,生气暴躁了,会怎么做,那就猜不准了。

风收还算镇定。生活在这一带,遇见蛇的次数多了也能冷静处理。

如果他现在扭头就跑,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他对这里的地形地势都很了解,跑起来速度绝对比它们快,耐力也强过它们。

不过风收打算先试一试他的“秘密武器”。

若这个秘密武器不起效,那他绝对果断地扭头先跑,等取了装备再过来处理这两条蛇。以他现在的抓蛇技术,还做不到徒手抓这个体型的毒蛇。

两蛇一人,呈现一种短暂的静默。

其实在这仨里最害怕的,肯定不是风收,而是被堵在中间的那条体型较小的蛇。

前有二脚兽,后有眼镜王。

如果它足够聪明,就会选择前者。毕竟,气候异常期之后出台的各项政策和保护措施,一般情况下,对这种蛇也是捉到后放归处理。

但是它应该没那么厉害的脑子。

以它的脑容量,基本不能运算超出本能以外的事。

风收快速扫了一眼自己握紧的手。

手心里抓着一枚铜钱。

也不知道抓手里的时候,铜钱的气味散出来了多少,反正这两条蛇都没有对他立刻表现出攻击性或示威行为。

没去看那条威胁不大的小蛇,风收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眼镜王蛇身上。

张开手指,露出掌心里的那枚铜钱。

寻常人无法闻到的气息朝周围蔓延。

数步远处,原本处于观望状态的眼镜王蛇,示威的架势立刻收起,一个转弯,朝着另一边跑了,撤退得灵敏且迅速。

而那条体型较小的蛇,同样避着风收,呈大C字形路线,绕老远爬走。

就跟风收奶奶跟他说的,仿佛祖宗当场显灵,还放了个保护罩一样!

往日重现啊!

真的有效!

“风羿没骗我!”

感动的泪水差点当场滋出来!

感动之余又有些愧疚,为此前的质疑而羞愧。

虽然不知道这种铜钱的驱蛇效果能持续多久,但此时此刻,它是有效的!

风收静静站在那里,看着那两条蛇远去的身影,一时间都忘了掏手机拍照。

等回过神,他先告知其他雇工果园里惊现眼镜王蛇的事,让他们工作时多留意。然后从通讯录翻出风羿,诚心实意地道谢。

风羿可能有别的事情,没有立刻回复。

风收发了信息后,继续今天的工作。

那枚生肖花钱缠在手腕上容易弄脏,风收将它小心放进兜里。

这一路都没再遇到蛇。

中途在果园里的休息屋,风收翻出个装药片的小盒子,把生肖花钱装里面,这样目标更大更有存在感。不然那么点小铜钱,工作的时候掉落都察觉不到。

忙活完今天的工作,天色不早准备回去的时候,风收在果园边沿的一处,又看见了那条眼睛王蛇的身影。

大概是铜钱放在药片盒子里,气味封锁住了,那条眼睛王蛇没有立刻避开。

风收也没有立刻去打扰。那条眼镜王蛇正在进食。

之前看到的那条体型小些的蛇,还是没能逃脱眼王的蛇口。风收看见的时候,那条蛇就已经只剩半截了,前面一截已经被吞进了眼镜王蛇的肚子里。

隔着一段距离,风收掏出手机拍视频,发到朋友圈和聊天群里,让大家知道他这边已经出现眼镜王蛇了,大家近期出行要留意。

立马有不少人留言让他巡视果园时注意安全,最近出现的不只有眼镜王蛇,还有肾亏蛇!

风收十分有底气地回复:【我不怕!】

我有铜钱护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作者其他书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