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美漫第一仙

即便是准备两军交战,也没人会将战场选在自己家里,用修道界青黄不接的代价来换取妖族的覆灭根本不值得。

当然,可能这其中唯一的问题便是修道界众对化神的实力,以及叶问天的实力没有一个足够清晰的认知。

别说叶问天视化神之下如蝼蚁,翻掌可灭,即便是秋池,只要给她蓄势的时间,同样也能做到瞬秒一众妖族先天。

无错小说网

只是这些修道界众们都不知道罢了,甚至即便是知道,忧心发生意外之人照样不会少,值此特殊时机,最理性的考量便不可能是主战。

再说此时此刻秋池和叶问天都未出面表态,给人的感觉完全就是一副任大家应付的模样,这让修道界众们如何能心中有底?!

“看似故作姿态,实则以进为退,应该是打算破釜沉舟了。”

身为围观群众的赵政自是将下方对峙的一幕看了个全,遂不禁发出了如此感叹。

对如今已为旱魃身的他而言,也是早已摒弃了种族之见,甚至曾经当过君王的视角而论,更心知人之本性比之妖魔还要凶残得多。

“我倒不这么认为。”

“哦?!叶兄有何不同见解?”

听闻叶问天的反驳,赵政也是颇有些好奇的反问出声,毕竟他的一生都在为政,君王之道早已刻在了骨子里。

自觉比任何人都更懂驭人之术,区区妖族打算还不是一眼便可获悉?!难不成自己还能看错不成?!这便是赵政的内心反应了。

“是否真是视死如归那也得先打起来才知晓,可是你看看流云老头他们哪有半点想要与之一战的架势?!分明只是想劝退而已。

早有准备确实无可厚非,但你没发觉所有妖族的反应太过平澹了点?!兽之本性便是弱肉强食、一点就爆,所以这并不符合常理。

事出反常必有妖,若是换作你,在明知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的情况下,是否还敢这般孤注一掷的深入敌营?”

随之叶问天便絮絮叨叨的解释出声了,话题着重放在了妖族此举的不正常之上,毕竟末法归末法,一时半会也影响不到妖族的生死存亡。

明明可以待完全打探清楚昆仑秘境内的情况之后再另某良计,却偏偏挑在了这个敏感的时机,可见诡异。

即便是担忧修道界搬迁后再也不出来了也不至于这么将自己往绝路上逼,所以妖族此举肯定是有正当理由的,且还通过了所有妖族的决议,叶问天也相信赵政能领会其意。

“你是说妖族其实早就将我们所有人都算了进去,乃是抱有绝对的把握才来的?!或者说这完全就是你的授意?!”

“诶诶诶~可别给我乱扣帽子…虽说因为叶青的关系,我本人是对妖族多了那么几分认可,但还不至于上赶着请人前来同吃同住,更没有半点交情在其中。

只能说妖族应该有什么我们所不了解的能力手段能预测或影响未来的走向,再不济就是什么特殊的底牌,或贵重到值得作为交易筹码,或强大到足够镇压整个修道界,反正我本人是比较倾向于前者的。”

“……”

赵政一句话差点没给叶问天哽得懵逼在了当场,遂回应间不禁充斥了满满的不忿。

毕竟秘境掌控权在他手中是一回事,要决定谁进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叶问天也根本犯不着因为一群几乎没有什么交情的妖族,而公然无视人妖隔阂。

虽说修道界众们对他无可奈何,但真要干出这种事的话,指不定背后得被人戳嵴梁骨。

单论双方交情而言,该站在哪一边根本不用多想,只是基于眼界方面的差距,叶问天并不觉得接纳妖族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修道界众们却依旧还活在人妖矛盾中无法自拔,其实但凡有人明白秘境的绝对掌控权在叶问天之手,任何异族进入都会成为生死交付之辈,便不会再这般瞻前顾后了。

奈何叶问天却从未对外声明过此事,因为这很可能会造成修道界众们的逆反心理,毕竟异族进入是生死交付,同样也包括他们。

遂基于秘境掌控权的问题,叶问天有着其它的思量,随后也会在秘境本源容许的范围内,假意将一部分权限分薄,务必做到无人会因秘境掌控权的问题产生隔阂。

当然,即便如此,实际上秘境本源依旧还在他的掌控之下,这一点肯定是母庸置疑的。

“怕就怕此举乃是万妖仙门所授意。”

闻言的赵政也是顿觉叶问天说的颇有道理,默默点了点头后转而又问起了他所担心的另一个方向。

毕竟万妖仙门是妖族所创立,这不得不让人产生下意识的联想,怀疑二者之间会不会暗中苟合对秘境或修道界不利,甚至二者本就是穿一条裤子的也不无可能。

“只要意图与异族扯不上关系便算不上什么大问题,秘境之外或许我等还无力顾及周全,但他们只要敢进去,生死便不再由自己掌控。

在世界的注视下,但凡有点不轨之举都将暴露无遗,届时再逐个针对也不迟,长此以往下去,妖族最终必能为我所用!”

“原来这些你都早有定计,看来还是我目光太短浅了些。”

“呵呵~”

“……”

对于赵政的自嘲,叶问天表示不置可否,仅是付之一笑便算是揭过了这个话题,两人转而不再多言,又继续关注起对峙情况来。

其实呵呵后面叶问天还有句话没说出来,那便是活着便预谋传承万世基业的千古一帝又怎么可能会目光短浅?!

……

“哼!涂山大洪,任你再如何巧舌如黄,也无法洗清你有苏氏历朝历代祸乱朝纲致天下大乱的罪孽,在场妖族就数你狐族最没资格发言!”

“有苏是有苏,涂山是涂山,他们的所作所为也不能代表狐族和妖族,更何况有苏行事乃是遵循祖训推进新朝建立的进程。

天下大乱的根本原因是前朝气数已尽,人道崩坏,怎么能往有苏身上推呢?请问有苏如此做又获得了什么好处?

难道仅仅只为在人间王朝区区几载十余载浮华享乐?!为些唾手可得的事物又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