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一听说要被送到派出所,刚刚还在叫嚣的何文远和何文涛瞬间瘫坐一团,他们都进过局子里,知道里面的滋味不好受。

于秋华也慌了手脚,摸索着走上前,拉着张所长的衣角:“所长同志,他们两个都是小孩子,不懂事,犯了错事,我这个当家长的教训一顿就可以了,用不着送到派出所吧!”

看看,这叫什么话,也就是于秋华这种态度才让何家这几个孩子有恃无恐,屡屡犯事。

张所长当然不能惯着他们,家长教训就可以了,那还要派出所干什么。

不过于秋华毕竟是一个瞎了眼的老太太,张所长也不忍心她在那里哀求。

想了一下,看了看王卫东:“老太太,这次是你们犯事在先,要想不去派出所也行,得人家受害人同意。”

于秋华赶紧走到王卫东面前,深深的给他鞠了一个躬:“洪昌,这都是妈的错,你就原谅他们这一遭吧,千万别把文远和文涛抓走啊。”

王卫东皱了皱眉头:“何家大娘,我已经跟何文慧离婚了,你再这样称呼我,是不是不对?”

于秋华被怼得面红耳赤的,许久才挤出一丝声音:“是我老湖涂了,洪昌同志,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他们吧。”

何文慧本来不敢直面刘洪昌,看到母亲在那里苦苦哀求,也是不忍心。

她悄默默的走上前,低着头,小声说:“洪昌,这件事都是我们何家的责任,我也有错,看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你就饶了他们吧!”

何文慧那可怜的样子,让王卫东一时间竟然有些心软。毕竟他们昨天晚上才度过新婚之夜。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王卫东也不是铁石心肠。

就在王卫东犹豫的时候,于秋华忙拉扯何文慧的衣角,小声交待:“你快再求求洪昌,要不然你的弟弟妹妹就要被抓起来了。”

何文慧是大学生,是要脸面的人,刚才的姿态已经到了极限。

她咬着嘴唇犹豫许久,扭头看看何文远和何文涛,终于下定决心,深深的冲王卫东鞠了一个躬:“洪昌,只要你答应放过文远和文昌,我们何家以后再也不骚扰你了。”

嘿,这何文慧果然是个大才女,知道王卫东这会需要什么。

惩治何文远和何文涛简单,王卫东随便勾勾手指头,就能让他们生不如死。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解放前,不能无法无天,他以后还要在何家大院长住,有这群人在旁边骚扰着,那住着也不舒服。

还不如用这两人换取一份安静。

当然了,就这么轻轻饶过他们也是不可能的。

王卫东看着何文慧说道:“今天是我的大婚之日,他们既然敢来闹事,就得做好受惩罚的准备。但是,谁让我这个人心地善良呢!这样吧,等明天,让他们两个写一份检讨书,站在大门口念,连续念三天,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

何文远一听要写检讨书,还要当众念,顿时着急了,从地上蹿起来:“大老刘,你太过分了啊!”

何文慧心中嗔怪妹妹的不懂事,上去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拉到身后。

“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不追究他们的责任,我保证让他们照办。”

王卫东点点头,看向张所长:“那就麻烦张所当一个见证人了。”

他对于何家的那几个,还真是不放心。

这种处理方式也免得跟派出所找麻烦了,张所长自然是求之不得:“你放心,如果他们何家做不到这些,你尽可以到派出所来找我。”

说完,他目光在住户们的脸上环视一圈:“天这么晚了,大家伙都散了吧!”

住户们吃了一个大瓜,心满意足的散去,唯有二庆妈不愿意。

她指着浮肿的脸说道:“那我就白白被打了?”

张所长对于这种泼妇型的老女人也是厌恶至极,冷声说道:“谁让你先骂人的?下次做事情前,先想好怎么说话。要不,把你带回派出所,咱们聊聊?”

二庆妈也就是倚老卖老,哪有胆敢进派出所啊,缩了缩脖子,一熘烟的离开了。

一场闹剧结束后,何家的人也灰熘熘的走了,王卫东提出主动送送张所长。

等到出了大院,走到没有人的地方,他从帆布兜里摸出七八根黄瓜递了过去。

看到那绿莹莹的黄瓜,张所长和那两个同志都愣住了。

“这会已经是秋天了,哪里来的黄瓜啊?”

“这是一个朋友从南方运来的,你也知道...”王卫东挤挤眼睛,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张所长顿时明白了,这玩意是特供啊,他也曾在一些重要人物家里见过反季节的青菜。

“啊呀,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有规定的...”

“嘿嘿,就是几根黄瓜,能值几个钱,也就是吃个新鲜。大晚上的劳烦你们跑一趟,连碗水也没有招待。”

“....行吧,那我们就勉为其难了。”

如果是别的东西,甚至是一包烟,张所长也不敢接,但这玩意是黄瓜啊,上市的时候也就几分钱一斤,就算拿了别人也不能说闲话。

“大张,小王,你们也不要辜负了群众的心意。”

顺手把黄瓜分给那两位同志两根,张所长把自己的也揣进兜里,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王卫东:“洪昌啊,我看何家那几个人也不是好相与的,以后肯定还要出幺儿子,你自己要小心一点。”

王卫东从兜里摸出烟,给三人散上,又自个点上一根叼到嘴里,笑道:“我对付不了他们,不是还有你们嘛!”

“诶诶,对,这句话说的好!”张所长笑得前俯后仰。

他觉得这个小厨师,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

骑上自行车回到家,张所长用钥匙捅开门,就从兜里摸出黄瓜,冲着正在看电视的老伴说道:“慧芳啊,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刘慧芳抬起头,看到那几根黄瓜,顿时愣住了,“黄瓜?哎,老张,你从哪里搞来的?”

“别人送的,不值钱。”张所长见老伴的样子,就知道她担心自个犯错误。

刘慧芳接过黄瓜,上上下下看了一遍,最后还抽抽鼻子闻了闻,闻到那澹澹的香味,她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就是这种黄瓜,没错了!”

张所长换好鞋子,扶着她的肩膀,诧异的问道:“怎么,你认识这黄瓜?”

“昨天我们经理接待了几位从南方来的大客户,用的就是这种黄瓜。”刘慧芳面色犹豫,小声解释道:“后来剩了半根,经理就分给我们几个主任了,每人分了一片。”

“嗨,你们那个刘经理好歹也是国营大厂的经理,用黄瓜招待大客户,末了还把剩黄瓜分给你们这些小领导,用得着这么小气吗?”

“这黄瓜不一样,吃起来就跟水蜜桃似的。”

“水蜜桃味的黄瓜,刘慧芳你喝酒了?”

“你才喝酒了呢!不给你说了,等会你就知道了!”

刘慧芳嗔怪的瞪他一眼,拿着黄瓜到厨房清洗了一遍,然后取出一根切成小段,摆在盘子里端到了张所长的面前。

ranwen.la

“诺,你自己尝尝。”

“不会真是水蜜桃吧?”张所长狐疑的捏起一段黄瓜填入嘴里面,轻轻咀嚼一下,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一脸的难以置信。

“窝艹,这黄瓜,这黄瓜.....”

“怎么样,我不骗你吧!”

刘慧芳看到老伴的样子,也捏起一块黄瓜填进了嘴里,她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水果,味道倒是其次,关键是黄瓜进了胃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的。

不大一盘黄瓜,两人很快就分吃完了,张所长还想再切一根,却被老伴拦住了。

“明天就周末了,儿子和女儿都要回来,得给他们留着。”

张所长只能悻悻作罢,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用手肘怼了怼刘慧芳:“老伴,这水蜜桃黄瓜,得多少钱一斤,如果便宜的话,怎么也可以多买一点。”

张所长是副科级干部,每个月有四十多钱,而刘慧芳是国营厂里的主任,工资和津贴加起来足有七八十,就算是反季蔬菜贵,也能买得起罢。

“一斤?我听厂长说了,是轮根卖的,一根1块钱。”

“....这么贵?那么说我这些黄瓜,足足值四五块钱了!”

“贵倒是其次,关键是没地方买,厂长今儿还想去买黄瓜,转遍了南城跟的市场,都没有买到。”

张所长看着电视的画面,精神有些恍忽,连国营厂长都买不到的黄瓜,那个叫刘洪昌的厨师,怎么能搞到手,并且还随意的送人了?

看来这小子也不简单啊!

.....

夜,静悄悄。

小屋内,灯光昏黄。

一场风波并没有打消王卫东和杨麦香的兴致,聊了一阵子悄悄话后,王卫东轻轻拉灭了灯绳。

何文慧看到小屋的灯光熄灭了,心中泛起莫名的滋味,她长叹一口气,关上窗子,转身走到了于秋华身旁。

“妈,今儿你太过分了,要不是刘洪昌没有计较,文远和文涛就惨了。”

于秋华捏了捏眉心,一脸的茫然:“我真是没有想到刘洪昌那么快就跟杨麦香领了结婚证。”

说到这里,她觉得应该敲打敲打何文慧。

“闺女啊,娘知道你可能还放不下刘洪昌,但是很明显,刘洪昌心中就没有你,要不然他也不会前脚跟你离了婚,后脚就跟别人结婚。”

“妈,你说啥呢,我已经跟洪昌离婚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关系。”何文慧被说中心思,顿时羞涩起来。

于秋华点点头道:“那就好,我看那个杨麦香也不是个善茬,咱们以后还真的小心了。”

旁边的何文远翘着嘴说:“我姐才不会想着那个大老刘呢,明天你就去找李建斌。你赶紧跟李建斌结了婚,让李建斌的家里给我安排个工作。”

何文远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上学了,刘洪昌求爷爷告奶奶的,把她安排到了棉纺厂。

棉纺厂的工作在这个年代算上是好工作了,工资比其他工厂高一大截不说,福利待遇也很好,逢年过节工会都会发礼物。

但是何文远却嫌站着干活太累了,曾数次让刘洪昌帮他调到办公室里,那里既轻松又干净。

可她只是一个初中生,办公室的工作至少需要中专毕业。

刘洪昌只是一个小厨子,为了让她进棉纺厂已经花费了大量人情,实在是没有办法满足她的要求,从此之后何文远就对刘洪昌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对于何文远的要求,何文慧有些为难:“过阵子再说吧,我最近心情有些乱。”

何文远撇撇嘴,没有吭声,她打定主意,等明天就去找李建斌。

.....

清晨,秋日暖阳透过窗户照进来,给整个小屋镀上一层澹澹金光。

杨麦香早就醒了,托着下巴,看着酣睡的王卫东。

这男人似乎比以前更加帅气,更加有男人味了,让人怎么看都看不够。

看到王卫东眼睫毛轻轻抖动,她慌忙钻进被窝里装睡。

王卫东睁开眼,回忆昨日的美好,忍不住啃了一口。

“坏死了!”杨麦香小脸就像是着了火似的。

“你不喜欢?”王卫东逗弄她,“不喜欢的话,我就再买一张床,摆在窝里,咱们分开睡。”

“啊,不行,咱们是夫妻,怎么能分快睡呢!”杨麦香着急忙慌的说道,话出了口,她才意识到自己被捉弄了,用粉圈轻捶王卫东胸脯:“哎呀,你坏死了!”

一番嬉闹后,两夫妻起了床,简单的早餐后,杨麦香决定先回去向父母坦白。

为了避免激化矛盾,王卫东帮她买了一些礼物,并没有跟着去。

他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待杨麦香离开后,王卫东进入系统空间里,又采摘了四五十根黄瓜,顺便查看了系统面板。

看到争气值现在已经有了五百。

查看记录才发现,这是昨天他怼于秋华,何文慧和二庆妈得到的争气值。

看来何家大院还真是个刷分的好地点。

王卫东决定再在这里待一段时间,至少要等到帮助哥哥刘运昌买到治疗不孕不育的药物。

返回现实世界,他骑着自行车出了城,直奔刘家沟而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