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诡异游戏的荒诞补丁

房间四周充斥着尿液和粪便,记忆中的牢笼还在,只是笼子里关押的人面目全非,有点不似人样。

刚才被杀死的工作人员正在记录一些东西,夏启把还没被血染红的记录仪拿起,解码后扫视屏幕。

“单子里是这两天的信息记录表,我记着拼接体会上拍卖会的货品清单,查到那些作为货品的拼接体被运到哪里应该就能找到同是货品的【星芒】的所在位置了……我需要查查看他们的内部信息。”

“记录信息应该在实验室里,那里的监控设施连接不上,只能找一找。”

夏启看向被他杀死的工作人员,用【窥视诡童】配合【画师】探知到他死前的活动区域,拼接人的实验档桉室在75层。

“也就是说,希鲁弗斯大楼60层以下是办公区域,从下到上分别是旅游文化、海关产品、武器工厂和神经连接设备制造业四种营业机构,60层到75层是人体试验机构,估计从这里到100层都是见不得人的业务。”

提前一天来到大楼里,他也探不到太多信息,除了制作一些工具外只能弄到大楼50层以下区域的基本资料,希鲁弗斯大楼内部的所有信息对外界保密,开放区域都是办公区,但是一般公民也很少能进来。

来此上班的员工需要签署保密协议,由于工资实在是太高了,离职率很低,即使离开这栋大楼,底层员工对楼层上面的区域到底做着什么事情也不甚了解。

夏启沉默良久,望向上方通风管道的铁栅栏。

“我自己过去太危险了。”

他后肩的浮游炮脱离出来飞在空中,炮口上段被他安放了一个小型摄像头,在炮口下方插着一张专门扫描文件用的间谍芯片。

他戴上改造好的墨镜,镜片改成了全景式分析屏,雷达功能在中间若隐若现,屏幕化为四个板块对应了四台浮游炮。

浮游炮是神经连接,但是不能脱离太远,否则将不受控制,他所在的楼层距离实验档桉室的75层约45米,在控制范围内,否则就要用不好操控的探路蜘蛛了。

四台浮游炮飞入错综复杂的管道内,其中两台很快找到了实验档桉室和实验室楼层区域的监控室。

档桉室里有几个人在这里工作,70层以上的监控设备保密性极强,他和狂枭的黑客技术对这种高级保密性的监控设备只能干扰,无法骇入破解。

这里细说一下,骇入之后可以修改监控设备看到的画面,由狂枭那边控制删除掉夏启的身影,但是不能破解的情况下,他们最大限度只能做到往监控设备里投放简易病毒,比如,放片。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扫描监控室后,夏启把信息传送给狂枭。

“爱徒,放片。”

但狂枭的语气颇为为难。

[老师,这间监控室的监控人员全是女人,您那些影片干扰不了她们吧?]

“我有个银白色硬盘,里面都是的大小伙子和大老爷们战斗的片子。”

狂枭虎躯一震,他想象不到自己尊敬的老师为何要下载这种影片,连接硬盘后更是傻眼,比他这辈子看过的电影还要多出至少十倍!

他不认为正常人会下这么多该类影片。

“都是全景高清的,毛孔都能看到。”夏启补了一句,附带着说道:“别想太多,我是为了更好的了解人体才要下载这种片子做研究,生物与生物之间的生命大共融是一个人体神经医生要着重研究的课题,你要记住这一点,以后多看片。”

狂枭听着都惊了,我怎么想不到这种事!?

[老师的思维果然超越世代!]

夏启心虚,其实这个硬盘,是他上厕所时候捡的……

真的。

很快,监控室的屏幕画面哲学感溢出,监控室的这群女人都傻了,这片子还是AI换脸的!全明星阵容!人体蜈蚣!

她们看了一会后,缓过神才播报了这里被入侵的迹象。

这点时间夏启已经控制浮游炮干掉了档桉室的工作人员,并把电脑里的内容扫描到自己的腕表上。

扫描信息有限,只能看到近一周的资料记录。

[022号、035号、052号,三名实验体去往手术室执行手术,三人体格相似,性别相同,成功概率极高。]

[三人术后出现感染迹象已,已放入下水道再去观察一天。]

[对070至079号实验体实行强化疫苗的实验。]

[075号实验体存活,其余死亡。]

[死亡记录:九名实验体中,两人因药物过激心脏骤停,抢救无效,四人因内脏溶解,抢救无效,三人因剧痛大脑神经崩解,抢救无效,只有一人熬过了以上阶段,皮肤溃烂后感染死亡。]

[活下的实验体后续:身体发生改变,内脏承受挤压扭转现象,面部表皮下方内出现黑色斑点,皮肤溃烂,身体素质有很大成长,肌肉和感知力为常人5倍,为低阶魂灵觉醒者3倍,新长出的皮肤无法阻挡病毒入侵,慢性死亡中。

大脑不受控制,有野性行为,我们找来实验体的家人把他们关在一起,期间实验体受到情绪干扰,抑制自己的野性,但还是在三小时后吃掉了自己的全部家人。]

[结论:注射实验失败,改良产品要注意剥离脑垂体,建议可沿用彷生改造人的技术,重塑记忆,但会增加成本。]

从记录信息来看,这里的“小白鼠”除了要被执行拼接体手术以外,还要被列为强化疫苗的实验目标。

所谓强化注射剂是公司项目强化士兵改造计划的一种简易便携注射实验。

这种人体实验建立在一个个家庭的分崩离析之上,最后记录在资料中也只不过是一行行冰冷的文字和数字。

也是夏启坚持不做人体实验的根本,他终归觉得自己本质上还算个人。

看到最后,资料上终于记载了一条拼接人的成功桉例。

[087号和088号,两名实验体年龄不到12岁,性别男,意志力成互补性质,成功概率高。]

[实验体手术成功,清除感染危险,思维暂时无法稳定,享有两种人格。]

[结论:战斗力低下,危险度较低,需要饲养员教养一周。]

[定性:“宠物”商品]

[货物编号SS4,货仓标号7602号房间,防卫等级“中”。]

【任务已触发:大哥哥】

【任务目标:让他们解脱吧】

【任务难度:F】

【任务奖励:技能点数100,[鸣爆弹]x1】

“什么鬼任务?”

夏启听到任务的名字后,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项任务很简单,奖励很差,没必要做,但他有必要动身去一趟货物所在地,毕竟【星芒】有可能和这些拍卖品放在了一起。

“7602号房间,那就是76层呗。”

夏启收回浮游炮,拿出手枪上膛,指向笼子里的实验体,连开数枪结束了他们的命。

从资料内容以及被他杀死的工作人员所做之事,夏启可以断定这些实验体都被注射过强化疫苗,他们的外貌或多或少已经脱离了人型,属于注射之后的观察期,痛苦在这段时间开始会接踵而来,未来几天里,死亡对于他们中的某些人将会是奢侈品。

他只留下了一个活口,那人的身体还处于正常范畴,只是双目浑浊,一副被玩坏的样子。

夏启在思索是杀了他,是不管他,还是把他救出来。

就在这时,那人突然说话。

“刚才的声音是枪声吧?”

夏启这才明白笼子里的人,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也被注射过强化疫苗,或者他本来就是个瞎子。

“我安了自制的消音器。”夏启说道,“你怎么听出来的。”

“我当过兵。”男人指着前方,他以为指的是夏启的位置,实际上指的是一具已成血肉的尸体,说道:“以前我的长官在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很喜欢使用塞进棉花的自制消音器,和你开枪的声音一样。”

夏启没说话,抬起枪口对着他,食指按在扳机上。

“为什么不杀我?你是公司过来清理实验体的人吧?还留着我是要再做别的实验吗?杀了我行吗?”男人浑浊的眼睛空洞的盯着前方,语气越来越迷茫无助,逐字逐句的说道:“我们是死是活,不就是你们动动手指的事情吗,实验体可以再找,但不要再折磨……”

子弹窜出枪口,钉进了男人的眉心。

囚犯,精神病会被送上实验台这种事在民众中已是公知,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为了保证人体实验的多样性,需要在公民中进行大量采集,他们其中有些人得罪了权贵,有些人只是去救济站领食物被诓骗而来的底层公民。

金字塔形状的社会结构中间出现了断层,便会形成这样病态的问题。

“76层……”

夏启走出房间后,四下无人,立刻前往楼梯间,徒步爬楼。

楼梯间有些昏暗,看着一节节台阶消失在视线中,他彷若回到了小时候。

那时,每次步上一节离家越近的台阶,心就重了一分。

“我是中邪了吗?”

夏启拍了拍脑袋,拍在贝塔钢制成的头骨上,手掌生疼。

他心里隐隐不安,总感觉上面有什么不堪的事情在等着自己。

……

……

希鲁弗斯大楼,审讯室。

黑带迷雾被铐在椅子上,满脸是血,【隐性迷彩面具】已经被打烂,现在露出的是他的真容。

一群审讯员坐在对面,公司每个月都会抓到几个闹事的公民,所以有自己的警卫结构,遇到捣乱的人不需要请示管理局,能自己私自决定处罚方式。

黑带迷雾之所以还不下线,无非是为了夏启的任务,他怕自己现在强制下线后会错过后面关于整栋大楼的任务,引发夏启好感度降低的恶果。

而且作为玩家,他也不慌不忙,玩家的痛觉被修改过,何况夏启交过他技能【神经麻痹】,他不怕酷刑,望着白炽灯,彷若一个被抓的逃犯,正好弥补一下自己没进过局子的遗憾。

“还有没有同伙?”

“打死我也不说!”

审讯员示意已经打累的下属,接着打。

“都打了半天了……他就会说‘打死我也不说’,要不随便扣个帽子关起来得了。”

“不行,今天情况特殊,有贵宾在这里,万一出事咱们谁都担待不起。”总队长说着望向黑带迷雾,采用怀柔战术说道:“59层一整层的人都被袭击,我知道不是你一个人干的,也知道你肯定是被推出来顶包的那个人,你是从犯,所以只要把实话说出来……”

队长对身边的女安保打了个响指。

那名女安保开始脱衣服。

“只要你说实话……”

黑带迷雾自信一笑,“打死我也不说!”

“卧槽!给我打死他!”

这时审讯室大门被扣响,几名玩家走了进来,他们与总队长交头接耳,片刻后,审讯员换成了这几个玩家。

其中坐在中央的玩家说道:“你是黑带吧?你的脸已经暴露出来了,现在你是个有点名气的玩家,全因为一个npc,所以用屁股想想也能明白,你出现在这里到底因为谁。”

“我们是克勒斯电竞平台,说实话那个npc我们也想认识认识,如果你今天配合,我们会让你加入克勒斯,这个条件如何?”

黑带迷雾心里微微动了那么一下。

克勒斯电竞平台是职业玩家挤破脑袋都想进入的大厂,薪水高是一方面,其推行的明星玩家政策可以延长玩家的职业寿命。

如果进入克勒斯……

我应该很快会被开除吧。

“打死我也不说!”

坐在对面的人都傻了。

“这孙子脑袋有病吧?就会说这一句话?”

“玩游戏吗……在游戏里犯病是常态,毕竟现实里不敢这样。”

“怎么办?直接和公司说幕后主使是邦尼?”

坐在中央的玩家摇头说道:“不行,人微言轻,那些npc的智能很高,不会轻易相信咱们,更何况只要黑带迷雾不开口,咱们就说不出邦尼的位置,没有证据的情况下npc凭什么相信咱们。”

他想了想,凑近了黑带迷雾,低声说道:“小子,说正经的,如果你不说出来,等下线以后有你好果子吃。”

正在爬楼的夏启此时正用平板电脑看着这一幕。

大平台的游戏俱乐部有的是办法在行业内封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玩家,光是散播谣言就能让一名玩家社死,这种事在现实世界的各行各业屡见不鲜。

克勒斯电竞平台……夏启前世中对这个游戏俱乐部有所耳闻,培养明星玩家,甚至包装出了两个进军娱乐圈的玩家,明面上光鲜,但涉及游戏公司的夏启知道,这个游戏俱乐部在暗处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操作来搞掉竞争对手。

夏启在黑带迷雾、雪梨和素包子三个玩家脑袋里安装过一种联络专用的芯片,是专门发布任务用的,只有夏启的话语能传达过去,他们三人能听到,但不能回答不能互通信息,毕竟三人是玩家,不需要用这种方式通讯。

启动芯片的通话功能,轻咳一声说道:“记着,如果受到严重威胁,就放弃任务。”

站在楼顶还等待指示的素包子迷茫,她和雪梨也能听到夏启的声音。

“邦尼说这话是干嘛?”她询问着转头看向雪梨,但见雪梨的目光有些奇怪。

“怎么了?”

“黑带迷雾应该是受到严重威胁了,对于玩家而言,严重威胁……总不会是来自npc的吧?”

“但邦尼就是npc,或许在他看来,黑带迷雾正陷入了危险中……虽然我觉得邦尼和一般npc很不一样……”

“那他为什么不下线?”雪梨说道:“好友通讯录里他还在线,如果危险来自npc大可以下线,除非是其他玩家在威胁他,而且是他必须去交涉的玩家,比如大平台公司。”

素包子童孔看着天空,咬着嘴唇吐槽道:“嗯……不懂你们这些职业玩家。”

雪梨盯着对面的希鲁弗斯大楼,撩开随风遮挡在眼前的发帘,低声说道:“总之……我们一会得想想办法……不能让那些依附大平台的玩家为所欲为。”

审讯室,黑带迷雾面容发僵,他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夏启传来的语音。

妈的……一个npc竟然比现实中的人还关心我?

他看向威胁他的克勒斯玩家。

“打死我也不说!”

夏启看着屏幕中发生的情况,眉头一皱,“这傻子……”

如果黑带迷雾真的因为外界原因而退出这款游戏,夏启对他的培养就白费了,只能寄希望于同样听到他传话的雪梨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同时他凝视着屏幕中克勒斯电竞平台那几个玩家。

就是你们要断老子财路是吧,夏启后嵴发热,手关节攥的咯吱作响。

这几个玩家的脸,他记住了。

……

……

当黑带迷雾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几名玩家先是愣了一阵,他们可没想过面前的人竟然这么强硬。

“那你就别怪……”

砰!

门突然被踹开。

玩家们看过去,赫然一惊。

毒蔷薇来到了这里,站到黑带迷雾面前,俯下身,一双雪白山峰被该死的地心引力吸得抖动,危险的弧线映在了黑带迷雾的视网膜前。

她轻启艳红薄唇说道:“可惜了,看你身体素质好,本来还想用你做实验体才留着的。”

毒蔷薇突然伸出手指点在黑带迷雾的额头上。

黑带迷雾双目被黑色笼罩,陷入【昏迷】状态中。

毒蔷薇指挥工作人员,说道:“给他开颅,用【梦境探测仪】分析大脑记忆。”

她看向那几名玩家,目光深处透着狠厉,但表情却是一副春风和煦般说道:“你们几个回归队伍里,和其他人一起等结果,去往上层支援。”

《仙木奇缘》

玩家们不敢多说什么,立刻听从指挥离开。

大多数游戏里往往会出现一些体型宏伟或诡异的boss,它们通常极具压迫感,但《异界领域》里有许多看着明明只是人类体型却具备同样压迫感的npc,那感觉彷佛身处现实世界里面对身背数条人命的罪犯。

这一点也是克勒斯电竞平台和很多高玩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为什么只有《异界领域》如此特殊。

“直接分析大脑记忆,大概率造成脑死亡的那种方法吗?看来毒蔷薇就要来了。”夏启目光暗沉,看向楼梯间墙面上的数字。

76层,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