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书生有种

屋外。

走廊上。

剑儿、碧儿两个丫鬟守在此处。

两女不时对望一眼,再看向紧闭的房门,跃跃欲试,公主进去了这么久为何没有一丝响动?

她们两个十分担忧,生怕陈可妍吃了亏,被屋内的那个贱女人比了下去。

但她们终究没敢乱动……

屋内。

苏贤与陈可妍正吻得难解难分。

直至陈可妍呼吸困难,她才不情不愿将苏贤推开。

歇口气后,她嫣然一笑,一双藕臂依旧勾着苏贤的脖子,明眸扑闪,道:“公子可还记得蜀国旧友否?”

苏贤微微一愣:“蜀国旧友?你是说蜀帝?蜀帝又怎么了?”

“不是蜀帝。”

陈可妍抿着樱唇,手臂用力一收,拉近两人间的距离,凑到苏贤耳边说:“公子莫非忘了张贵妃不成?”

“她?!”苏贤愣了愣,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道完美的倩影。

“是啊。”陈可妍轻轻锤了苏贤一拳,“上次在蜀国,公子将张贵妃吃干抹尽了就走,现在竟不记得人家了。”

苏贤面色一黑,扬起一只巴掌,顺势往下一拍,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陈可妍闷哼一声,明眸汪汪,想要躲闪,但却被苏贤揽住了腰肢,被牢牢固定在那里,动弹不得。

“还不是因为你的恶作剧?”

苏贤没好气,拍了陈可妍一巴掌还不够,又狠狠的掐了一把,陈可妍不躲不闪,如花般的俏靥上腾地绯红一片。

“罢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你如今提她作甚?”苏贤问。

“还能因为什么?”陈可妍忽地正经起来,认真道:“奴家有一件事,想告诉公子,公子得知后请不要激动,一定要以平常心对待。”

“什么事?”苏贤见她如此认真,心中也不由一正,他对张贵妃还是十分关心的。

“张美娘,蜀帝贵妃,张贵妃,她……已经怀上了公子的骨肉!这次是真的怀上了,她的肚子也已渐渐大起来了!”陈可妍语不惊人死不休。

“你说什么?!”

苏贤大吃一惊,差点将陈可妍一把推开,双目认真审视着她:“你说张贵妃怀了我的骨肉?你确定没有搞错?”

陈可妍一脸认真,点头道:“这还能有假?公子应该知道,奴家与张贵妃乃闺中密友,平时多有书信来往……”

“我要做爹了?”

苏贤见她言之凿凿,不像是撒谎的模样,加之先前在蜀国,他的确与张贵妃有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因此他便相信了一半。

但他其实还没有做好当爹的准备。

一则,他自己都还年轻,按后世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还没浪够,忽然有了子嗣总感觉是一种束缚。

二则,当下的局势并不算多么稳定,多一个子嗣就多一分累赘,也多了一份责任,他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保证孩子的绝对安全。

现在,从陈可妍口中得知,张贵妃竟怀了他的骨肉,着实令他既欢喜,又复杂,心中滋味难明。

“哈哈哈哈哈……”

陈可妍勾住苏贤脖子的手,缩了回去,掩唇大笑起来,乐不可支,她那双好看的明眸都弯成了月牙。

苏贤一怔,足足愣了数息的时间,心头恍然明悟——

又被陈可妍给耍了!

这陈妖精,故意消遣他来着。

由此可以推断,张贵妃其实并没有怀孕。

犹记得,很早以前陈可妍就忽悠过他一次,害得他信以为真……没想到,陈妖精故技又重施了一次,他还是中了招。

苏贤心头又是失望,又是暗自庆幸,抬头盯着乐不可支的陈可妍,面色越来越黑。

“公子饶命,奴家再也不敢了。”陈可妍一边掩嘴而笑,一边拔腿就跑。

“你给我站住!”

苏贤自然不会放过她,在后面紧追不舍。

“哈哈哈哈……公子刚才居然信了,哈哈哈哈哈……”陈可妍脚步飞快,在房间中兜圈子,一边跑一边笑,还一边嘲讽苏贤。

“你给我站住,屁股又痒了是吧!”苏贤气得不轻,恨不得立即捉住这只妖精,狠狠教训一顿!

陈可妍身手其实不弱,但并未使出真功夫,只凭借体力乱跑与乱躲,围绕房间中的圆桌兜圈子。

苏贤到底是男人,若单轮体力,自然胜过不动真功夫的陈可妍,因而很快,他便从后面抓住了陈妖精。

苏贤死死抱住她的腰肢,拖着她走到圆桌旁,用力将她按在桌上,扬起巴掌就是一顿啪啪啪……

刚开始时,陈可妍一直在笑。

可笑着笑着,就变成了求饶:

“公子饶命,奴家再也不敢了……”

“饶了奴家吧……”

“公子快停手,要肿了,要被打坏了……”

苏贤着实忍不住陈妖精的撒娇加夹子音,最后轻轻拍了几下,便将她放开,不过也板起一脸说道:

“若有下次,可就没那么轻松了,这种玩笑也能开?害我白高兴一场!”

“多谢公子……”陈可妍一边笑,一边揉着被打肿的地方,从桌子上起身,扭头看了眼苏贤,抿了抿唇,又道:

“张贵妃虽然没有怀上公子的骨肉,但她一个人身居蜀宫,可谓步步惊心,提心吊胆,而且她还得了一病。”

“什么病?要紧吗?”

苏贤忙问。

早在数月之前,自苏贤离开蜀国后,张美娘就谎称得了一种传染病,不能见人,包括蜀帝,独自隔离在蜀宫中一片单独的地方。

她本是一个喜歌擅舞的女子,身份更是蜀帝贵妃,但为了苏贤,她甘愿忍受寂寞,不见任何人,为苏贤守身如玉,这份浓浓的情意苏贤始终都铭记在心。

所以,一听陈可妍说,张美娘生了病,苏贤才会如此担心。

“她这病说来也奇怪,药石难医,终日情思不属,卧床不起,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陈可妍回道。

“不管是什么病,我都要想办法给她治好,说不得,又要请李大夫去一趟蜀国了。”苏贤认真道。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公子只需亲自见一见张贵妃,她的病或许就能好了呢。”

“什么意思?”

“张贵妃所患之疾,其实就是……相思病!公子,人家一个人久居深宫,对公子可是思念得紧啊!”

《仙木奇缘》

“你……”

苏贤面色一黑,这陈可瑶又在作妖。

不过,转念一想,她这话其实也没有什么毛病,相思病,有意思。

“公子,想不想见张贵妃一面?”陈可妍忽然凑近,呼出的气息打在苏贤脸上,香喷喷的。

“你又想干什么?”苏贤侧眸,总感觉陈可妍憋着坏。

“奴家有办法,将张贵妃弄来南陈,待公子下次再来,就可以……随你们如何卿卿我我,都不会有人前去打搅。”陈可妍一脸意味深长,笑容不减。

“真的假的?”

苏贤有些意动。

遥想在蜀宫的那天晚上,虽然是陈可妍暗中搞鬼,但他的确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夺走了张贵妃的第一次。

可是,张贵妃非但没有戳穿苏贤,还为他守身如玉……这份情意,若说苏贤心里没点想法一定是假的。

“如何将张贵妃弄来南陈,公子无需多管,奴家自有办法,到时公子只需享受温存便可。”陈可瑶笑道。

“你如此费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苏贤目光灼灼。

陈可妍侧过了身去,缓缓道:

“奴家只求公子……早些启程动身,也不要再去招惹瑶瑶即可。”

“啧啧啧,之前是谁派人去大梁求我来一趟南陈的?现在事情办完了,就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了?”苏贤笑道。

“公子不愿?”陈可妍细细的眉梢一杨。

“你是为了越国公主陈可瑶吧?哈哈,我偏就不走了,记得很早以前,你不是变着法求我来南陈么,怎么现在又赶我走?”

陈可妍眼珠转动,嫣然一笑:

“既如此,那公子就留下吧,昨日勤政殿的宴席上,父皇似乎也有意留下公子,其实,奴家的初心一直未变。”

苏贤侧眸,笑道:

“好啊,那我就专门去骗你的宝贝妹妹陈可瑶,对了,记得前段时间,瑶瑶还说要与我一起私奔呢。”

“公子……”

陈可妍面色当即就变了,一脸警惕。

不过她很快软了下来,不惜牺牲色相,甚至主动献吻,央求苏贤赶紧启程,不要招惹她的宝贝妹妹。

苏贤对她的殷勤照单全收,好处全要,占尽便宜,但始终都不松口。

至于陈可妍所说的,将张贵妃弄来南陈的话,苏贤其实不怎么相信,他想见张贵妃,直接去一趟蜀国就行了,何须劳烦陈可妍?

陈可妍见苏贤始终都不松口,彻底没法了,但为了宝贝妹妹,她曲意承欢,与苏贤耳鬓厮磨,不停用夹子音撒娇……

苏贤嘴角始终含着笑,心中的爽快就别提了。

整个灵魂都快要出窍,飘飘欲仙。

最后,见陈可妍即将发飙,他才笑着开口:“其实不用你说,我也早就做好了决定,明日一早就启程出发。”

“果真?”陈可妍大喜。

“当然。”苏贤点头道:“此来南陈,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神都还不知是什么情况呢?再者,李大夫也着急回去。”

“李大夫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为何也着急返回神都?”陈可妍奇道。

“因为,他的夫人们已经赶去了神都,他等着与夫人们团聚呢……”苏贤顺势将李青牛急于生子的情况讲了一遍。

陈可妍听罢,明眸一转,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贤:

“那什么‘先秦导引术’果真如此厉害?公子乃李大夫弟子,怕是也学了此术吧?”

“不错,效果的确惊人。”苏贤大方承认。

陈可妍妩媚一笑,用力抱紧苏贤的腰,侧脸紧贴着苏贤的胸膛,呢喃道:

“公子下次再来,我们的计划想必已经成功,奴家登基之日,就是公子成为我南陈皇夫之时!”

苏贤也将她抱紧,因他身高更高一些,侧脸直接接触到陈可妍的额头,以及鬓角的发丝,他细嗅着陈可妍的发香,迟疑一瞬,终究小声问道:

“等到那时,你便是高高在上的南陈女帝,而我……嗯,已经有了两个妻子,你果真不在意?”

“自然不在意的,公子可以将她们都接来南陈,奴家必以姐妹相待。”陈可妍答道。

苏贤微微皱眉,他怎么感觉,若将唐淑婉与柳惠香送来南陈,就要遭陈可妍的毒手呢?

毕竟人心隔肚皮,苏贤还没傻到对她言听计从的地步。

“再说吧。”苏贤摇了摇头。

“……”

屋外。

剑儿与碧儿两个丫鬟越发焦急。

公主、苏贤,还有那个贱女人,他们三个究竟在里面干什么?

为何一点声响也没传出?

太奇怪了,她们两个在走廊上来回走动,不时对望一眼,再看一眼紧闭的房门,最后同时叹气。

吱呀!

终于,门开了。

两个丫鬟急忙回头一看,公主她们在里面待了那么久,想必已将那个贱女人收拾得很惨。

可是,她们眼中所见的,除去一脸平静的苏贤与陈可妍外,再无第三人。

那个贱女人呢?

两个丫鬟探头,视线在屋内四下扫描。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陈可妍面色略沉,“苏公子还在呢,你们就如此失礼,还不快向公子道歉!”

“奴婢等知错,请公子见谅。”两个丫鬟一头雾水,但还是行万福礼道歉。

“不是什么大事。”苏贤面色平静,摆了摆手,扭头看着陈可妍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去吃早饭吧,饭后还要入宫一趟呢。”

“好。”

陈可妍与苏贤说说笑笑着一起去了,竟提也不提贱女人之事。

剑儿与碧儿落在后面,最后看了一眼苏贤的房间,见没有贱女人的身影,两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浓浓的疑惑。

她们不敢想太多,忙举步跟在后面……

早饭后,苏贤、陈可妍、李青牛等人,入宫去见陈帝,闲聊一会儿,苏贤便说明日启程离开的话。

陈帝自然极力挽留,但苏贤与李青牛都坚持要走,陈帝最终也只得点头同意。

出宫后,苏贤在陈可妍的带领下,去逛了陈帝赏赐的宅院。

那是很大的一座府邸,厅殿楼阁峥嵘轩峻,奴仆无数,苏贤十分满意,今后若来南陈定局,这就是一个家了。

此外,陈帝还赏赐了良田、庄园、商铺、各类奇珍等等,数不胜数,苏贤逛了半日也未逛完……

下午,众人回到吴国公主府,开始打点行装。

至次日一大清早,陈可妍、恬王亲自护送苏贤一行出城,他们先来到长江码头,准备渡江前往扬州。

渡船出发了,穿过雾气弥漫的长江江面,苏贤站在船头,迎风而立,看着对岸的扬州,感叹道:

“大梁,我苏贤又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