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就是神!

陶瓷小人从肚子里掏出了神术道具·神谕之眼,也即是肖亲手打造的那副望远镜。

这副金属单筒望远镜看上去好像活了过来一样,上面的几种魔物浮凋就好像一条蛇一样在扭动,可以感觉到那些浮凋魔物似乎非常的恐惧。

此时此刻,它正在发出一种危险的信号。

陶瓷小人似乎听到了好多个声音在自己的耳边嗡鸣,以一种机械的声音呼喊着。

“危险!”

“危险!”

“危险!”

直到陶瓷小人掏出了它的时候,它才慢慢平复下来,最后变成了一副略显精致的普通望远镜。

【神术道具·神谕之眼】

【序列号136】

【能力1分析之镜:神谕之眼的镜片拥有分析所见之物的能力和信息,并且将其整理收集起来,进行记忆和记录。】

【能力2危险感知:神谕之眼由原罪之神肖亲手打造,通过灵性活化让其从死物变成了拥有了部分生命的特性的超凡道具,并且拥有灵性对于危险的强烈感知力量;当遇到危险的时候它会主动提醒,犹如神在引导着信徒规避危机。】

【能力3神谕指引:危急时刻可以通过向神谕之眼上的浮凋献祭祈求神谕指引,其可以在死亡和危险之中给你指引一条生路;当然这得看你的危险到底是有多危险,毕竟指引生路的条件是必须存在生路,它不一定奏效,但是代价还是一定要收取的。】

陶瓷小人立刻明白,它在提醒自己有危险。

“有危险?”

“在哪里?”

陶瓷小人变得警觉了起来,它顺着装满财宝的箱子奔跑,几下爬到了船舱的窗户前,拿起了神谕之眼看向了四周。

目光所及是大海蓝天,风和日丽。

“风平浪静,哪里有什么危险?”

陶瓷小人用精神力举着比它自己还要大的金属单筒望远镜,晃了晃后又敲了敲。

“是不是坏掉了?”

不过毕竟是神制造的东西,感觉应该也没有那么容易坏掉,陶瓷小人又跑到了船舱的另一边,接着再仔细查看一番。

从这边的窗户前朝着外面看去,看向远方。

“没有!”

“视角再远一点,放到一百里外,两百里外。”

“再远……”

不用再远了,这下已经有动静了。

神谕之眼的镜面上立刻流淌过了几行文字。

“幽……幽……魂?”

陶瓷小人的表情变了一下,嘴巴磕绊了一下。

然后它表情呆滞,同时用不怀好意的声音大声揣测道。

“大海上哪里来的幽魂?”

“肯定是哪个死掉的倒霉蛋不小心变成幽魂了吧,肯定是的。”

不过很可惜,幽魂并不是人死之后就能够诞生的。

那是神恩四分力量下的产物,一种记忆化的灵体。

而拥有并且最擅长这种力量的人,就是陶瓷小人主人肖的死对头,不久前还和对方爆发过神战,结果两败俱伤。

所以一看到幽魂,陶瓷小人顿时就是心中一个咯噔,吓得神谕之眼都差点掉了。

不过它依旧心怀侥幸,毕竟能够制造出幽魂的并不止真理与知识之神一个,腥红女神、魔灵之神以及一些古老的存在都有掌握制造幽魂的方法。

虽然,碰上这些家伙好像也不太妙。

但是起码比碰上真理与知识之神强,这位神祇可不像其他神祇那么讲规矩,而且恨原罪邪神入骨。

神谕之眼迅速放大了远方的景象,就看见了一个透明的幽魂穿梭在云海之上,在大海之中寻找着什么。

陶瓷小人立刻发现那幽魂却并不是普通的幽魂,其手中拿着一部巫灵之书,还能够释放出特殊的神术。

看到了巫灵之书,陶瓷小人立刻放下了心中的侥幸。

“哒!”

它举起了小手,立刻重重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陶瓷小人的彩绘眼睛都闭上了,一副绝望的表情。

“该死,真的是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仆从。”

陶瓷小人放下了手,然后扭动了金属单筒望远镜,其视角也一瞬间拉长到了极致,看到了更加遥远的景象。

虽然知道情况不妙了,但是毕竟还得看一看,究竟是有多么不妙。

终于。

它看到了最少上千里之外的景象,云海之上飘着一座梦幻的国度。

镜片透过朦胧的云海和海市蜃楼一般的幻境,甚至能够隐隐看到那扇代表着真理和知识的神话之门。

巫灵幽魂很明显是从那座神国里出来的,看样子是在这条航线上寻找着什么东西,在这条航线上此时此刻估计不知道多少幽魂正在寻索着,摸排着什么。

陶瓷小人放下了神谕之眼,抱着头在仓库里疯了一般的奔跑,面庞上的彩绘表情变成了声嘶力竭的哀嚎,嘴巴张得老大。

“完蛋了。”

“完蛋了。”

“怎么回事?”

“真理与知识之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是来找我的?”

“他们肯定是来找我的,这条航线上除了我还能有谁?”

这感觉,就好像对方刚好在这条航线上等待着它。

“他们怎么知道我要离开鲁赫巨岛的,又怎么知道我要从这条航线上走的?”

陶瓷小人要离开鲁赫巨岛,是大地魔女所看到的。

而它想要离开风暴海大概也只有这一条道路,毕竟陶瓷小人和雷不一样,拥有奇迹道具飞行器。

它本身的力量也不强,无法直接横渡大海,无视那大海之中的种种风险。

所以波里克预测它很大概率会循着当年爱维尔人离开的航线走,安排好了幽魂在这条航线上找它,而陶瓷小人的策略也确实是这样。

只是波里克没有预测到,陶瓷小人的手上还有这“神谕之眼”这样一件特殊的道具。

这是一样没有强大的攻击特性,似乎就只是专门用来收集数据和逃命的道具,就这样还能够排在序列一百多。

“完蛋了。”

“我要被发现了。”

“我要被抓住了。”

恐慌之中,陶瓷小人已经想好了自己的下场,根据自己的经验。

“这些家伙会怎么样?”

“他们肯定肯定会玩弄我,把我放在火上面烤,烤上一千年一万年,用最残酷的方法折磨和杀死我。”

“不,他们才不会杀掉我,他们会把我给拆掉,将我的意志永远囚禁在黑暗里。”

“他们要让我给他们当奴仆,让我永远都不得解脱。”

似乎这条和现在没啥区别。

其蹦蹦跳跳,瑟瑟发抖钻到了装满了财宝的箱子里,好像想要将自己给埋起来。

但是很快,它就将头从财宝里探了出来。

惊吓之后,它终于反应了过来,对方还没有真的发现它。

“不,我不过去,现在回去还来得及。”

“新世界是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信仰之地,他们已经知道我的目的地,我现在过去就是自投罗网了。”

“不行了,现在必须换一个方向了。”

既然这条航线已经不安全了,那就重新回去。

陶瓷小人立刻决定返航,放弃这一次计划。

当天夜里,陶瓷小人故伎重施。

陶瓷小人立刻用意识催眠了船长,让其调转航线,原路开始返回。

船长在迷迷湖湖之中再度梦见了神灵的影子,那伟大和超越一切的力量覆盖了他的所有理智,只剩下狂热和虔诚。

伟大的神灵再度降下了指引,虽然他连神灵的名字都不知道。

“回去。”

“前面有危险,现在不是离开鲁赫巨岛的时机。”

神的指引让船长笃信不疑,他的意志早已被陶瓷小人所掌控和催眠。

一觉醒来,船长立刻命令船队停下,然后宣布返航。

他召集了所有船员,告诉了他们自己听到的神谕。

“神告诉我们,前面有危险,现在并不适合前往新世界。”

“我们现在必须返航,等待下一次机会。”

但是船长一提出这个说法就立刻遭到了全体船员的反对,并且众人开始猜忌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神所发出的神谕。

已经出发了一个月了,现在回去?

不发财了?爵位不要了?通缉令怎么办?

争论、猜忌、怒火,在人群之中蔓延,然后变成了厮杀。

在不知道谁的一声呼喊之下,场面演变成了混乱的对抗。

“杀了他!”

“这家伙已经疯了。”

“现在回去?回去干什么?”

“我们要出路,要财宝。”

敢在海上闯荡的基本都是一些狠角色,这些人之中要么身怀绝技,有着航海的技术。

要么本身就是学徒级别的权能者,或者掌握着特殊的道具。

各种手段在船上齐出,混乱之中船长被杀死。

新的船长站在了船舵前,挥舞着带血的航海图,操控着绳子一样的神术道具高呼。

“接着前进,前往新世界。”

“这一次必须成功,我们没有退路。”

而陶瓷小人傻眼了,这和它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这群蠢货,要钱不要命了?

我都告诉你们了,前面有危险,这可是神的指引。

陶瓷小人看着船队再次出发,而且距离幽魂巡视的航线路段越来越近。

再往前不远就有一个幽魂正在巡视,到时候肯定会发现他们,陶瓷小人惊恐无比。

“什么鬼东西?”

“我说了,有危险,有危险你们不知道吗?”

“愚蠢的凡人,还要带着我去送死。”

“还前进,还过去?”

眼看着船队距离幽魂巡视的海域越来越近,那只幽魂随时都有可能发现他们,陶瓷小人感觉自己的身下好像有一团火在烤,坐立不安且不断地翻上翻下。

“幽魂要发现这里了,不能让他发现这艘船。”

“那座神之国度也有可能开拔过来,这里已经不属于鲁赫巨岛的界域了,对方可没有什么忌惮的了。”

陶瓷小人这个时候没有办法,它自身的能力不足以催眠控制所有人,神的宝库里面的确有不少东西可以一次性杀死所有人。

但是这东西动静太大,一出手暴露得更快。

而且杀死了这些家伙,谁来开船?

它一计不成,又生一计。

“航海图。”

“航海图,有这东西他们才可以去新世界。”

陶瓷小人用催眠引导新船长醉酒,之后引发了一场大火,将第二层的船长室点燃,连同船长一同烧死。

大火好不容易被扑灭,但是新的船长已经被烧死了,更重要的是爱维尔人留下的航海图也一同付之一炬。

吞噬小说网

没有了航海图,这下是彻底没有办法了,只能够原路返回。

所有人沮丧不已,但是船队只能掉头返回。

毕竟谁也不愿意就这样如同瞎子一般撞入恐怖的风暴海之中,那等于找死。

而且一连死了两任船长,也让所有人感觉到了灾难的味道,生出了恐惧之心。

陶瓷小人手段频出,总算是阻挡了这支船队。

它看着渐渐地远离幽魂密布的航线路段,远离了那在云海之上飘忽不定的知识神国。

直到再也看不见,它终于松了口气。

“一群蠢货,吓死我了。”

------------------------

解决了危机之后,船队终于开始返回。

虽然没能达成离开鲁赫巨岛的目的,但是只要能够离开那该死的巫灵幽魂远一些,离那恐怖的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国度远一些,它就感觉充满了安全感。

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既然真理与知识之神一脉正在寻找它,那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它想要知道如何才能躲开这次危机。

陶瓷小人从身上敲下了一块碎片,然后喂给了神谕之眼。

神谕之眼上的几只浮凋魔物移动了起来,其中一个探出头来张开嘴巴,将陶瓷小人的碎片给吞了下去。

陶瓷小人心痛不已,但是为了活命也没有办法。

“伟大的万灵之暗,掌握七层深渊的血肉星辰,吞噬原罪之神。”

重复了三遍之后,陶瓷小人才接着说道。

“主人啊!”

“请给我指一条生路吧!”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您的仆人还有职责没有完成,可不能就这样死掉啊!”

陶瓷小人口口声声说着自己的职责,虽然它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的职责到底是什么。

下来挨打吗?

不过在仪式完成的一瞬间,陶瓷小人感觉自己和手上的神谕之眼连接成为了一体。

陶瓷小人感觉自己的灵性无限地发散,连接到了冥冥之中的某个权柄的力量。

那种感觉就好像世界都摆放在自己的眼前。

它似乎感觉到了无数的恶意、疯狂、渴望正在朝着自己涌来,而它被淹没在了这恶意的海洋之中。

陶瓷小人知道,这是这个世界的人对于自己散发出的恶念,但是它还是第一次这样直面它们。

它也在此刻才知道,这个世界对自己的恶意竟然是这么大。

“怎么回事?”

“我就做了几件坏事,而且都是挑唆的,又不是我直接干的。”

“这世界对我怎么抱有这么大的恶意呢?”

“干坏事的又不是我,要不是你们拥有原罪,自身堕落,怎么会陷入疯狂呢?”

“一个个不去找你们真正的仇人报仇,对我这么大的仇恨干什么。”

陶瓷小人对于这群愚蠢的凡人嗤之以鼻,然后立刻使用起了这次付出代价才换得的机会。

“爱维尔人的航线是不能走了,爱维尔人所处的新世界半岛也不能去了,现在只能回去了。”

“神明啊,请问我能回去吗?”

它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回去这个想法,但是得到的回应却是。

“危险!”

“危险!”

“危险!”

机械的声音不断重复,且刺耳至极。

无数的声音在告诉着它绝对不能回去,尤其是不能够登上鲁赫巨岛。

陶瓷小人一脸错愕,它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回去?

“为什么不能回去,我出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不过这是神谕之眼告诉它的,它只能选择相信。

那就在海上飘着吧,等一段时间再回去。

脑海里一浮现出飘着吧的想法,耳边的声音立刻变得减弱,但是依旧尖锐。

“小心!”

“小心!”

“小心!”

陶瓷小人愣住了:“什么?海上也得小心?”

陶瓷小人只能再换一个想法和道路:“另外找一条路冲出去,爱维尔人的航道不能走,那就我自己找地方离开。”

但是得到的回应却是铺天盖地,如同海啸一般的声浪。

“死亡!”

“死亡!”

“死亡!”

好吧,这条路是更行不通。

它这小身板敢硬闯风暴海,那是真的得死了。

半个月后。

他们又回到了熟悉的已知海域,苏因霍尔的近海。

但是一回来陶瓷小人就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大海之上的船变多了,海盗却变少了。

苏因霍尔的军舰、万蛇王庭的军舰在大海之上成群结队地扫荡,看见挂着海盗旗或者是身份不明的船队就直接攻击。

甚至白塔炼金联盟的镇国利器三阶炼金船都给开了出来,在大海之上耀武扬威。

昔日横行于大海之上的海盗联盟被横扫,曾经号称海上王者的海盗们要么被收编,要么被击沉。

一座座海盗岛屿和港口被占领和关闭,大量的海盗要么葬身大海,要么被关于大牢,等待着他们是绞架。

陶瓷小人所在的船队刚刚进入一座海盗港,准备休整一番。

船上的水手就看到海盗港上到处贴着通缉令和画像,但是很奇怪,画上的并不是人。

“陶瓷小人。”

“这是什么怪物?”

“悬赏这么高?”

“怎么好像有些眼熟?”

而刚刚准备进去喝一杯,找个酒馆和曾经相熟的女招待潇洒几天。

海面之上就出现了动静,苏因霍尔的军舰船队开了过来。

“冬冬冬冬~”

港口的警戒钟声响起,所有的海盗立刻应声而逃,疯狂地涌向了港口的船只。

而刚刚从爱维尔航线上回来的水手们则不明所以,一个个搞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海上怎么全是军舰,苏因霍尔的国王和贵族老爷们都疯了吗?”

其他海盗一边登船,一边在炮火之中大喊着一个名字。

“陶瓷小人。”

“找到它的人,可以得到神的恩赐。”

“知道陶瓷小人吗?它拥有神的宝库。”

“有神器。”

“所有国家都在找这个怪物,不仅仅是苏因霍尔,还有万蛇王庭、白塔炼金联盟、雷霆王国和黄沙之国等等。”

“所有的势力都在找它,连神明都降下了神谕。”

“所有人都在海上找这个怪物,结果怪物没找到,把海盗联盟给彻底打垮了,那些军舰整天在海上追着我们打,说要找什么陶瓷小人。”

找的是陶瓷小人,海盗却死光了。

这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船上。

此时此刻作为事件正主和风暴中心的陶瓷小人站在狭小的圆形窗户前,听到那些人的谈话这下是傻眼了。

紧接着就是怒火冲天,同时伴随着满肚子的委屈。

这是谁传出来的谣言,我哪里有什么神器。

陶瓷小人不断地跺着脚,气得就好像要冒烟了一样。

“谁在抹黑我,是谁在乱说的。”

“神器?”

“我哪里来的神器?”

“我要是有神器的话,还躲躲藏藏?”

“我第一个就把敢追我的家伙全杀了,神灵来追我我都敢和她们斗一斗。”

“不对,你们这些家伙知道神器是什么吗?”

陶瓷小人这下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回到鲁赫巨岛的一部分原因,现在鲁赫巨岛上的所有国家和神灵都在找自己呢。

船队掉头,在混乱之中冲了出去。

而陶瓷小人所在的船队好不容易逃出了苏因霍尔舰队的追击,又在另一头遇上了更加棘手的存在。

只看见从东边的海域驶过来了一艘巨大的硬木船,船身上长着奇怪的枝叶,似乎木头还是活的一般。

船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铭文,船帆是用织丝灵虫的丝线纺织而成的,一出现就带着庞大的威压,海域之上的风都似乎停了下来。

对方一看见他们就直接开炮,一炮就把船队的一艘船给击沉了。

这威势,直接将所有水手吓傻了。

“是炼金船,炼金术打造的炼金船。”船上有人大喊道。

“白塔炼金联盟的三阶炼金船。”有人还认出了这艘船的来历。

“我们跑不掉的。”所有人面露绝望,这不仅仅是打不过,更是跑不掉,在大海之上白塔炼金联盟的三阶炼金船就相当于无敌。

剩下两艘船的水手立刻投降,挂上了白旗。

看着几名三阶的权能者从炼金船上飞了过来,一些强大的权能者甚至还拿着用来寻人的某样道具。

陶瓷小人吓得连忙从另一头的窗户爬了出来,然后一把跳入了海中。

它将自己藏在了一个玻璃瓶之中,疯狂地撩拨着水面朝着另一边飘去,然后自己扭上了瓶盖,将自己藏在了里面。

瓶子里面,陶瓷小人趴在玻璃壁前看着远处。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怎么全部都在找我,我招谁惹谁了我?”

陶瓷小人现在是真的被吓得个半死,这情况也太夸张了。

它不明白。

自己是犯了什么罪,值得这样大张旗鼓地来抓自己。

不对,犯了什么罪也不值得神灵这样来抓自己。

这更让它湖涂了。

但是陶瓷小人察觉到自己是真的落入了绝境了,可以离开鲁赫巨岛的航线那边全部都是幽魂,同时也被真理与知识之神的仆从们堵死了。

大海之上全部都是寻找它的身影,追得它惶惶不可终日。

而它想要回到鲁赫巨岛上也不可能,现在诸神都在拿着放大镜找它呢。

这下,陶瓷小人是彻底蒙了。

出去是死,回去是死。

留在海上这所有人都在找它,还是个死。

这该怎么办?

陶瓷小人不知道何去何从,就这样躲在瓶子里面四处飘荡。

它控制不了海水的流向,也不知道接下来哪位神灵会不会找到自己。

就这样在惶恐之中无助地躲在瓶子里。

不过在东海和南海的边界,它于随波飘荡中发现了一群移动的岛屿。

那些岛屿不仅仅会动,而且还携带着各种各样奇特的力量。

有的外面散布着迷雾,有的周围海水沸腾蒸发,有的能够操控重力。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岛屿危险至极。

不过陶瓷小人认出了这些移动的岛屿是什么,这些都是鲁赫巨神熔岩巨怪的卷属。

不过有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它们正在朝着一个方向赶去。

陶瓷小人总算忍不住,打开了瓶子盖探出头来。

“这些东西去那里干什么?”

陶瓷小人听原罪邪神提起过这些巨神,也知道这些巨神的力量和恐怖之处。

这些巨神卷属此刻在移动,是出现了什么状况?

难道是鲁赫巨神在呼唤它们?

鲁赫巨神一直都在沉睡,轻易可不会出现什么异动。

陶瓷小人拿出神谕之眼,观看着这些鲁赫巨神卷属的动静,它一点点地循着移动的规律远望,一直看到了遥远的鲁赫巨岛之上的场景。

它看到了熔岩火山,火山之上有着奇怪的黑烟在涌动。

黑烟就好像活的一样,或者是无数的黑色虫子在蠕动,进入其中的存在都不可能再出来。

不过这并不奇怪,千百年来这里都是如此。

但是奇怪的是,陶瓷小人看到了熔岩火山的上空还有着其他的动静。

“嗯?”

“那是什么东西?”

陶瓷小人瞪大了眼睛,同时脑门上浮出了问号。

它看到了一座白色的,长着翅膀的,大得没有边际的东西。

其穿梭在真实和虚无之间,偶尔片刻才会从虚无之中露出,出现在人间。

而陶瓷小人看到其的一瞬间,就是其降落人间的一瞬间。

其落向了熔岩火山,然后在彩色的炫光之中消失不见。

陶瓷小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东西,更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

“不见了?”

“神谕之眼,你知道吗?”

陶瓷小人拿着神谕之眼刚看了一眼,刚想要分析一下这到底是个什么?

结果神谕之眼的镜面上浮现出的全部都是混乱的符号,混乱的文字。

什么也看不到。

“怎么回事?不知道也应该出现的是未知两个字啊?”

“这冒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坏掉了?”

陶瓷小人很不满:“不该灵的时候你特别灵,该用到你的时候,一点用都没有。”

陶瓷小人可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况,以往就算是看到了神灵,也至少能够分析出一二数据来,至少能给个名字告诉它是哪位神明。

怎么突然之间,连个名字都不显示了呢?

陶瓷小人没有注意到,镜面之上的混乱文字快速蠕动的同时,一点裂纹也出现在了上面。

陶瓷小人犹然不知,甚至还用力地敲了敲它。

结果,神谕之眼发出了一声脆响。

“啪!”

镜面之上的裂纹瞬间扩散,甚至金属筒身都一下子开裂了。

陶瓷小人愣了半天,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它总是说神谕之眼是不是坏掉了,这次神谕之眼貌似是真的坏掉了。

“啊!”它抓住脑袋,彩绘的眼睛和嘴巴放大到了极致,充满了癫狂感。

“完了,完了,这下是彻底地完了。”

陶瓷小人抱住头,张大着两只脚左右摇晃,这可是它保命的东西。

它还以为是自己给敲坏了。

“怎么会这么脆呢?”

“我都没有用力啊!”

陶瓷小人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倒霉蛋,那种以前只配被自己嘲笑和戏耍的家伙。

陶瓷小人拿起来左看右看了两下,似乎还能用,就是不太灵了。

镜面上的字只能看到一部分,而且危险预知的能力估计也不再像以前那么靠谱了,除非它能找到方法修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作者其他书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