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穿成极品老妇,逃荒路上发家致富

周小云审视着凌大鹏,微眯了眼,太不对劲了,自己不过问了一句话,他竟然说了这么多。

“大鹏,我……我没有……想说什么,就是闻着特别香,还想着让你给我买个香膏呢?”周小云心里藏的住事情,换了神情,温和说道。

“啊?”凌大鹏愣了下,但随即心里也松了口气。“媳妇,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我明天就去上工了,教司坊你知道吗?朝廷礼部管得,里面有乐工,还有乐人,娘的酒楼开张那天,歌舞助兴的都是教司坊的人。”凌大鹏解释道,“我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吗?”

朝廷礼部?周小云一愣,她不懂这些,但是管家的啊,提着的心就放下了。

“酒楼开业那天,我虽然没去,但是听说非常的热闹,原来是教司坊啊,那你去吧,在官府的地方做事,就算只是一个伙计,也算是体面的。”周小云语气明显好转了很多。

凌大鹏也松了口气,但随即又有些觉得莫名其妙,他就是去了一个女人比较多的地方做事,为啥心虚呢。

陶宛娘知道凌大鹏在富乐院做事,已经是几天后了。

“鲁掌柜,这事哪里听到的,保真吗?”陶宛娘皱着眉头问鲁能,凌大鹏知道富乐院是什么地方吗?

“陶掌柜,千真万确,王府管事跟富乐院还是有往来的,正好看到二公子了。”鲁能说道,“问了人,知道二公子在那边做乐库的伙计。”

陶宛娘立马想到了被自己赶出酒楼的师师,教司坊分为好几块,授乐的在本坊,还是拿朝廷俸禄的。但是富乐院的,是官妓和乐工所在。朝廷要员若是家中摆宴,都是从富乐院要人,就如上次酒楼开业,瑞王妃就让人向教司坊安排的。

“既然是他自己找的活,我也不去多管,总比在家里不做事好吧。”陶宛娘说道,既然没来找她,那日子就是过得下去的。

鲁能也不好评论什么,见陶宛娘自己都不过问了,他就不说了,大男人,总知道分寸的。

“这能共事的厨娘就没有人选吗?”陶宛娘问道,“偌大一个京城,总不会没有一个厨娘吧!”

“在寻觅呢,主要是我们摘星楼生意红火,这想来的大厨还挺多的,但是也怕有人滥竽充数,所以王府那边要先筛选一下。”

陶宛娘点了点头,这样倒是可以,与鲁能又说了些别的,就准备回厨房做事了。

凌云洲突然神色凝重地走进了酒楼,看到陶宛娘,喊了声就走了上前。

“大鹏在富乐院做事的事情,你知道了吗?”凌云洲沉着脸问道。

“刚知道,又如何?”陶宛娘反问,“我还要去厨房忙,你有什么事,待会再说。”

《仙木奇缘》

“忙什么,有什么比儿子的事情还要紧急吗?”凌云洲语气不耐般说道,“他不是在你的酒楼里做跑堂的,好端端的,怎么去了富乐院?”

酒楼还有客人来往,陶宛娘不想当着别人的面跟凌云洲谈事情,加上这酒楼客人也有朝廷要员,她不想被人跟凌云洲绑着一起啊!

“同我过来。”陶宛娘沉着脸将凌云洲带进了无人的房间。

“凌大鹏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他要干什么,我难道还要事事过问?”陶宛娘直接开口道,“你既然关心,那你自己去管这事不就行了?”

“他怎么不在酒楼了?”凌云洲反问道。

陶宛娘三两句把事情给说了,最后不耐烦道:“就是我把他赶出了酒楼,他既然心思不纯,就先去外头吃吃苦再说吧。”

凌云洲皱起眉头来,他不是跟凌大鹏说过吗,要是不孝,他也可以不要这个儿子的。

看陶宛娘面色有些疲惫,他突然语气缓了些。

“宛娘,你在这边很辛苦吗?”

陶宛娘莫名打了个哆嗦,这男人,突然好声好气的,让她立马有些抵触起来。

“这酒楼有我一半的,我给自己赚钱,不辛苦!你要是觉得大鹏那里做事不合适,那你自己去管吧!”

“不是你说的吗,让他先在外头吃些苦头。”凌云洲有些气恼,这儿子居然敢不听陶宛娘的教诲。“他能在富乐院做事,就让他做吧。”

“哦,你就不怕被人知道他是你儿子,丢了你的脸面?”陶宛娘故意道,若非如此,他至于跑过来问这事吗?

凌云洲却是摇了摇头,直白说道:“我虽然也想两个儿子有出息,但是他们并不喜欢在将军府,我这人自己也是农夫出身,又怕别人什么闲话。”

“你想得开就好,那无事了,你可以走了。”陶宛娘不耐烦道,“我还要去做菜!”

“来都来了,我怎么能不吃个便饭。”凌云洲不由说道,“你自顾去忙吧,我去前面看看,点几个菜。”

“那……自便!”陶宛娘也不客气,说完,自己先走了出去。

在富乐院做事的凌大鹏,从一开始的拘谨,到慢慢的适应,再到如今,也算是混熟了。比起酒楼的繁忙,这乐库的伙计,那就太轻松了。

傅管事人也和气,教了他不少东西,也跟他说了不少事。

“大鹏啊,今日礼部尚书家有宴席,你需要同其他人一起将一些乐器送过去,晚上要晚点回去了。”这日,傅管事同凌大鹏说道,“到时候,师师同其他几位姑娘都要过去献艺。”

“啊,那我不是不能回家吃饭了?”凌大鹏有些担忧。

“放心吧,少不了你吃的。”傅管事说道,“怎么,不想跟着去见识一下吗,礼部尚书的府上,没去过吧!”

“没去过,礼部尚书官职很大吗?”凌大鹏好奇问道,“跟大将军比呢?”

“那自然是不一样的,你怎么说起大将军来了?”傅管事好奇问道。

“嘿嘿,我去过。”凌大鹏笑笑,很想说自己就是凌大将军的儿子,但是还是没那个胆子。

“哦,你竟然去过大将军府?”傅管事诧异看着凌大鹏,“你之前不是酒楼跑堂吗?”

凌大鹏笑笑,不再多说,心里想着自己这晚饭回不去了,可也没跟媳妇说啊,指不定又要被媳妇埋汰一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