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她们都说我旺妻

邱鸣手里就提着装药的袋子,也没什么好藏的,直接递给了俆小令。

徐小令看见邱鸣的动作,脸色好了一点,随手打开,看了起来。

药盒子和药瓶子上都是英文,也看不懂,俆小令拿起里面的那张抄写了译文的纸,看起来。

看见上面的字迹,俆小令认得是谁写的,忍不住皱了皱鼻子,表示不屑。

邱鸣也没管她,只静静的看着她。

看过说明,俆小令抬起头,眼底带着些关切:“这是卖给谁的?你的吗?你睡眠不好?”

“不是。”

邱鸣摇摇头,解释:“是给我外婆的,她年纪大了,晚上常睡不好觉。”

一听这话,俆小令忍不住微微皱了皱眉:“给你外婆的?”

这个答桉里面藏着的信息量有点大。

靳影儿巴巴的买来这些保健药,不是给邱鸣的,而是给邱鸣外婆的,靳影儿怎么知道邱鸣的外婆需要这些药?

邱鸣和靳影儿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

要知道她自己就一点也不知道邱鸣外婆的事情,不仅如此,她连邱鸣的家庭情况都不了解,为什么靳影儿就知道?

徐小令抬起头,打量起邱鸣。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一点也不了解他。

只知道他的姓名,知道他一毕业就进了飞天下传媒,本来是卓岚的助理,现在成了执行经纪人……当然,他还会写歌。

可是有关于他的其他信息,她就不知道了。

甚至如果不扳起手指头算一算的话,她连他的年纪多大都不知道。

原来我和他并不熟的……

这样的念头一冒出来,徐小令顿时莫名的慌起来,以至于有点心虚。

她皱了皱眉,硬是梗着脖子问:“靳影儿是怎么知道你外婆需要这些保健药的?”

这完全属于色厉内荏,说白了就是没理偏大声。

这是她惯有的一种行为模式,从小开始就这样了,彷佛只有这样用坚硬的外壳才能保护好自己,不让别人看出她的软弱,进而欺负她。

邱鸣想了想,觉得没什么好瞒的,直接说:“就是上次我回家探亲,她找我邀歌,本来大家约好见面了,可没想到外婆病了,她特地来医院探望外婆……”

他言简意赅的说完以后,看了皱着眉头的俆小令一眼,担心这人会学着靳影儿也卖药什么的,又补充道:“其实之前我已经给外婆买了一些保健品,外婆吃的效果挺好的,现在一晚上基本能睡到天亮,所以不太需要这些药了。”

“是这样啊……”

俆小令沉吟着,突然问:“那下次你再回家看外婆,告诉我一声,顺带把我带到你家去看看,怎么样?”

“嗯?”

邱鸣错愕。

要是平时其他人这么和他说,他倒不会意外的,平时在学校和朋友聊起自己家乡,都会说类似这样的话,例如下次到你家去玩玩之类的。

可是俆小令不一样啊,这是女明星,而且最近T9这么火,行程密得不行的,怎么可能有时间到处乱去?

所以俆小令说这话,倒是让他不知道怎么接了。

俆小令看了邱鸣一眼,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要求有点突兀,就又找补一句:“我……我就是觉得既然大家都是朋友了,我去你家看看……嗯,坐一坐,认识一下你家里的人,不是很正常吗?”

这解释……

说实在,有点牵强。

不过邱鸣觉得这些明星的想法和正常人不太一样,尤其是从前就当练习生的,他们的生活还普通人真的不同,许多普通人知道的东西,他们都不太知道的。

所以,想法自然也显得有点“怪怪”的。

正因为觉得对方怪,所以邱鸣平常并没有把徐小令“古怪的”行为举止当真。

唯一觉得这女的难缠,而且脾气不好,最好还是敬而远之。

心里的念头急转,嘴上他很从容的应道:“可以啊,下次我回家的话,一定和你说……嗯,不过我觉得你那么忙,估计是没时间的。”

“一定有!”

俆小令微微都了都嘴,赌气得并不明显,不过语气很坚定。

稍微停顿一下,她又问:“你能给我说说你的外婆吗?你和外婆感情很好?”

“嗯,我从小就是外公外婆带大的。”

“那你爸妈呢?”

“我爸妈……”

邱鸣本来是准备随口回答的,不过说到自己那对奇葩父母,他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顿时分心想到了别的,就问:“嗯,你今天来不是有事和我说的吗?”

徐小令轻轻皱眉:“随便聊一下天不行吗?”

邱鸣很耿直的摇头:“我正在录歌呢,你也知道线上battle的事情吧,没空……嗯,有事你快说。”

俆小令挺无奈的,不过邱鸣的理由倒是非常充分,所以她想了想后说道:“好吧,那就说正事儿,我想找你邀歌。”

邱鸣没直接拒绝,只说:“我现在忙着线上battle的事情,恐怕抽不出空来。”

他纯粹是随便找了个借口而已,他“改歌”根本不需要有空的。

主要是最近“计划修改”使用量很大,他必须省着点来了。

俆小令说:“没问题啊,等你线上battle的事情过去,再给我写就行了,我就是想要你一句确切的答复。”

邱鸣没犹豫,点头:“好!”

一听邱鸣答应的这么爽快,俆小令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满意的微笑。

不过,她的笑容还没彻底展开,就又听邱鸣说:“不过价格可不是之前的价格了,你知道的吧?”

“死要钱!”

俆小令瞪了邱鸣一眼,撇撇嘴。

心想这人怎么这样,这后面一句不说出来会死啊。

他们T9团队又不缺这点钱,说这种话纯属给人找不痛快的,故意的吗?

邱鸣已经决定要买房子了,首付攒的越多越好,以后还贷压力也小点嘛。

他就担心这事儿如果不事先说好,这女的不知道将来又怎么缠他呢。

俆小令没好气的提要求:“最近一段时间说唱比较火,你给我写的歌里面也要有说唱。”

“这没问题。”

邱鸣毫不在意的摆摆手,说道:“你们自己写歌的时候先弄说唱,弄好了我帮你们改,保准改好。”

“什么意思?还要我们给你一首歌?”

俆小令皱眉。

邱鸣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啊,我早就说好了的,只改歌,不写歌。”

徐小令:“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怪规矩?”

邱鸣眨了眨眼睛:“答应了别人的……嗯,反正就是这样,你要是愿意我就帮你改歌,不愿意就算了。”

“你……”

俆小令眉头紧皱,瞪着邱鸣。

她这一刻心里又冒起了火气,只觉得好像咬这人一口。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好像和自己八字不合,每次都能成功惹怒自己,让自己好气好气。

邱鸣彷佛看不见俆小令的眼神,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又问:“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今天就到这儿吧,我真的要回录影棚去了。”

俆小令冷着脸,起身就走。

小助理看了邱鸣一眼,点点头,连忙跟上自家主子。

邱鸣能感觉到女明星的生气,他觉得这女的又来了,又耍脾气,真让人无奈。

不过他又不是这女的谁,没必要哄着,只跟在后面把人送进电梯,然后就慢慢往着录影棚走回去。

电梯门关上以后——

“真是死要钱,改个歌还敢要那么多钱,气死人了……”

俆小令见看不到邱鸣了,嘴里忍不住就轻声骂了两句。

这一刻,她心里却觉得很失落,好像自己白来一趟了。

不过她仔细想想,自己原本过来找邱鸣,就是说邀歌的事情的,现在邱鸣已经答应了她这事儿,算是圆满完成了任务,那心里的失落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她想不太明白,骂完后觉得有点兴致索然,就不再吭声。

旁边的小助理一直没说话,等到自家主子沉默下来,她转眸看了看自家主子的侧脸,突然说:“姐,我觉得你……你这样不好。”

“嗯?”

俆小令不明所以,看了一眼自己的小助理。

小助理又怯生生的说:“姐,你别怪我,我真的觉得你这样不好,再这么下去,以后邱鸣见了你都要躲着了。”

“什么意思?”

徐小令轻轻皱眉,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小助理想说什么。

小助理说:“姐,你……你太强势了。”

“强势?”

俆小令听到这话,怔了一怔。

小助理有点担心的看着她,没继续说话。

俆小令也觉得自己的性格有时候是有点强势的,不过她的强势更多的是放在面对工作的时候。

至于对邱鸣,她说不清。

难道要像靳影儿那样,才不叫强势吗?

那她可做不到,她不是靳影儿那种心机婊。

回过神后,她看着小助理,问道:“我强势吗?那你说说,我怎么强势了。”

她想听听小助理怎么说。

小助理熟知俆小令的脾气,听见自家主子这么问,知道她不会生气,就大着胆子说起来:“小令姐,我刚才发现你和邱鸣说话的时候,总是很容易就受到刺激,然后立即就变得像刺猬一样,会说些怼人的话。”

思路客

俆小令没吭声。

小助理说得没错啊,她就是觉得自己很容易就被邱鸣刺激到,然后生气。

她真的不明白是为什么,这种感觉她很早就有了。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早就不理对方了,谁愿意和老是惹自己生气的人相处。

可邱鸣不一样……

一开始,她是为了邱鸣写歌,所以硬忍着。

后来渐渐的,她好像有点习惯了,就算邱鸣一而再再而三的惹她生气,她也老是忍不住找上门去。

回想起来,真有点犯贱啊,就是愿意送上门去让人刺激呢。

小助理看见自家主子没吭声,又接着说:“我其实注意观察邱鸣这个人很久了,他其实就是一个直男,说话做事情都很直接的,不太会拐弯抹角,所以有时候他说的话其实没有恶意的,可是姐你大概不太适应,以为他说了什么怪话,会忍不住生气,然后也会忍不住说话堵他……”

走出电梯,徐小令默默的朝着大厦外头走去。

她一直听着小助理的话,消化着这些话,心里忍不住想:“是吗?他是直男?说话没恶意?我误会他了?”

她回想着和邱鸣相处的全过程,小助理所说的的确好像有那么点道理,可她有时候就是觉得很气啊,难道自己被气到了,还错了?

“姐,你太优秀了,从小又成了实习生,可能你身处的环境一直都是需要竞争的,然后出道以后又……

所以啊,你习惯了这种抓尖要强的方式了,工作要拿第一,打扮要最漂亮,唱歌跳舞业务能力都要比别人强……

邱鸣不一样啊,他是男生,而且他也很优秀的,你有时候向他耍脾气,他不一定能接受的……”

小助理大概是放飞自我了,开始巴拉巴拉的说起来,一点都不带停的。

俆小令就这么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更没有打断,任由小助理这么说着。

“姐,在一些非原则问题上,其实你得学会示弱的,尤其是对着邱鸣这种男生……嗯,我觉得吧,那个……靳影儿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比你做得好,你应该学习一下的。”

小助理说着说着,扯到了靳影儿。

俆小令一听见这个名字,回想刚才靳影儿和邱鸣说话时候那面带甜美笑容的样子,一股子莫名的火气,突然就蹿了起来。

“怎么,你还想让我学那个贱人一样,为了贴男人,连脸都不要了吗?”

“姐,我不是……”

小助理本来还想继续说,可被徐小令这么一怼,立即脑袋一缩,不敢再吭声了。

“哼!”

徐小令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一边走,她一边忍不住暗想:“难道真的是我太强势了?要学成那个贱人那样,我肯定是学不来的,不过以后对他的态度……嗯,倒是可以更柔和一点的。”

小助理看见自家主子没骂人,倒是松了口气。

不过她偷偷瞥了一眼自家主子,心想就说你别那么强势嘛,唉,这话都没说完呢,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