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团宠小福宝:我靠空间在荒年无敌了

不等阿赤说话,池棠就说:“我明白,你去吧。”

虽然孟括说的已经很清楚了,可是对于阿赤来说,自然是不愿意相信的。

所以孟括在阿赤下跪的一瞬间,便明白了对方想要做什么。

“多谢小姐!”

阿赤立刻飞身就走!

孟括十分虚弱,却还是硬撑着来见池棠,就是为了感谢她的救命之恩。

“棠棠,真的谢谢你,日后你但有所求,孟括必豁出性命报答你!”

这段时间过得有多苦,自己受了的罪有多疼,孟括对池棠的感激就有多深。

真的,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

“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两是什么关系啊。对了,宸一哥哥呢?”

池棠只客气了一句话,就迫不及待的问起了霍宸一了。

实在是担心啊。

孟括也没计较:“宸一在前线,他说要亲手讨伐霍明朗!”

池棠:……

她差点都忘了,霍明朗是宸一哥哥的亲爹。

如果不是陛下真的疼爱霍宸一,就只凭着两人的父子关系,那是已经……

“朝里大臣们能同意?”

池棠十分好奇。

毕竟对于外人来说,血浓于水,到底是亲生父子,总会怀疑宸一哥哥的。

孟括虚弱一笑:“没有人反对。”

这些年来,霍明朗是如何对霍宸一的,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然后霍宸一的亲生母亲端慧长公主殿下还在京城里。

以及陛下对霍宸一的多年疼爱,谁还看不清楚怎么回事?

陛下都没担心自己的万里江山,他们瞎操什么心啊?

反而容易里外不是人。

“这次可真是让人意外啊。”:

“哦,对了,你们不用担心星星。宸一遇上星星了,星星一切无碍。”

只是也参军了。

且不愿意跟在霍宸一身边。

这话他就没说了,免得老人家担心。

“真的?括儿你看见星星了啊?他怎么样啊?可有受伤?”

“没有没有,好得很,还又长高了,壮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孟括:“大嫂,就算星星不用去前线,他到底是当兵的,也不可能现在就回来啊。那岂不是成了逃兵?”

“我没这个意思,就是想星星了。”

池大嫂讪讪的。

她自然是也不想让儿子背负着逃兵的名义。

只不过还是担心……

这颗心,总是矛盾的。

“我懂,可怜天下父母心么,我……”

“既然知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那你为何回来不先去看看你的父母?”

孟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气冲冲赶来的县主打断了!

县主面容上是掩藏不住的怒火。

天知道她才知道了儿子几经生死!然后正忧心忡忡的想要看看儿子怎么样了,却被告知没在家里!

都快要把她急死了!

“母亲,你怎么来了?”

“废话,你受伤回来却不回家,我能不担心吗?”

县主压着怒火,上前查看孟括的身体情况。

这一看,脸色就语法不好了。

“母亲,我是有……”

“行了,什么也不要说了,赶紧的先回家吧。我已经找来了一个太医为你诊治。”

说着,不由分说就让人架着孟括往外走。

什么家国天下。

对于县主来说,儿子还这么小,就不应该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要不是担心这话说出去被人说给陛下听,会带来灾祸的话,县主早就说了。

“母亲,母亲!”

孟括坚持停下脚步,先是看了一眼母亲,才回头对池家众人说道:

“棠棠,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说过的话是真的!”

“婶子伯伯,等我伤好了再来看你们。”

听着儿子的话,县主眼中带着不屑。

一个小娃娃能有什么救命之恩?

一直到离开,县主都没有多看池家一眼!

送走孟括之后,池婶子厌烦的说道:“要不是为了括儿,我都懒得和他那个娘多说一个字!我欠了她的吗?”

“人家是县主娘娘,你就多让着点呗。”池老伯倒是没什么反应。

也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本质区别吧。

在这种“小事”上,男人从来都不觉得是问题。

哪怕察觉到有点点不妥了。

“县主娘娘怎么了?有什么好神色的?人家长公主殿下都没她牛气!

再说了,我还是郡主娘娘的亲娘呢!我和她显摆了吗?”

池婶子厌恶的争辩道。

有身份怎么了?

京城里几个人是没有身份的啊?

两家孩子还处的这么好,至于这么鼻孔朝天吗?

烦人!

“对,我娘还是郡主娘娘的亲娘呢!娘,下次再这样了,你也学她那样,不搭理她!用鼻孔看她!”

yqxsw.org

池棠笑嘻嘻的说道,果断的站在老娘这边。

别人不计较,是别人大度。

但别人计较,也不能说是别人小气。

因为是你自己本身做的就有问题。

“还是我闺女贴心!就你这糟老头子,一点用也没有!我能指望你点啥?”

池婶子对池老伯十分嫌弃。

不过对于闺女的话,她却只是笑笑。

“我可做不来用鼻孔看人的事情,再说了,我也不能不给括儿面子啊。我对他娘那样,为难的不是他吗?”

“还是我娘心善啊,甜瓜母亲就没想过这点。”

池棠说。

可县主是真的没想过吗?

不,她只是因为孟括没回家先来池家而生气罢了!

高傲如她,自然不会给池家好脸色了。

回到孟府之后,县主就发威了。

“孟括我告诉你,你姓孟,不姓池!还知不知道谁是你娘了?”

“你是。”

孟括淡淡的回应。

对于刚刚的事情,孟括一个字都不想和他娘分辨了。

已经说了是救命之恩了,难道就不应该先去感激人家吗?

母亲是真的不知道吗?

既然不是真的不知道,那他又何须再说多什么?

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你这是什么态度?和池家人有说有笑,对你亲生母亲就如此冷淡吗?”

“我好累,先休息会。”

“休息什么?先让太医给你看看,上药再说。”

县主气的直发抖,却还没忘了先关心儿子的身体。

孟括如同一个牵线木偶一样,由着县主摆弄。

等上完药,吃了东西,喝了药,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孟括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了。

“少爷,天牢那边传来消息说明小姐想见见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