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赛博时代的魔女

直哉不用费劲开门,很快看到室内墙面上的快递柜亮起绿灯。

“知道了!”青津直哉向智能荧幕快速回了一声。

他没急着去取快递,而是走向窗户,望着周围一片繁荣动工的景象。

尼斯托公司将大量资产注入实体经济,转化为发展动能,正以巨大的毅力改造一切,眼前的景象是他所陌生的欣欣向荣。

熙熙攘攘,一个个鲜活的人被尼斯托公司重新聚合,回到生产秩序中来。

真奇妙。

他所耳熟能详的帮派分子和罪犯正在接受劳动服役,作为往日罪孽的惩戒,罪大恶极的头目被枪决,罪桉存疑的则被收押,等待审讯。

其他人们,包括郊区游民、拾荒者、城市贫民、失业人口与浪人重新得到聚合,得到工作,布下规划,将上京郊区的破烂地带重建起来,就地重构家园,令他们能清晰看到自己的家园如何一日日改善状况。

公司通过信息中心来为其提供工作建议,在不同的尼斯托工业单元中调配人力。

大部分人知识技能水平极低,从事粮食生产、建筑力工和简单技术工作,稍有学识与技艺的就会得到重用,步入技工与工程师岗位。

在直哉眼前,尼斯托园区正在快速搭建,规模比他昨天看到的又扩大了至少20%,每一个园区都包括数据服务中心、大型工厂、环境监测站、自动医生站、仓库、物流区、公园等必配设施。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附着在精美园区外的是简易工坊、小商店、义体医生和垃圾回收站等微型个体商户,他们对加入尼斯托公司毫无兴趣,只是在这里跟公司成员做生意。

像这样的园区还有数十个,竭力容纳失业者,拯救无路可走之人,将他们从死亡和饥饿线上拉回来。

红火的、热闹的建设,快速地改变底层的生活环境。直哉记得这里半年前还是凶杀频发、帮派抛尸、枪战不绝的混乱地带,现在却截然不同。

过去的事情仿佛翻过篇章,一些失去的东西被捡了回来。

直哉看到一队队衣衫褴褛的男男女女领到新的工服,他们原先在身上装满植入物,画满刺青和涂鸦,头发也是乱七八糟,可一旦穿上崭新、体面的新衣服,简直就像复活过来一样,随后又在信息中心中得到工作分配。

他只觉得这个企业很奇妙,充满活力,将退化成兽类的人们重新拉回工业文明的世界,为周围带来崭新变化。

加入尼斯托公司,实际上是给了每个人喘息的机会。他们得到的不仅是工作,也是财产、尊严和整个体系组织的支持。

另外,新希盛公司被击败后,其数量丰富的高级工程师、技术专家和科研魔女等也陆续恢复工作。传言他们还有更多雄心壮志的科研与发展方案,势必要在技术方面补足短板,弥补和真正巨型企业之间的差距,还意图开发藏在海域深处的资源。

这些履历优秀、能力出众的人员居住在希盛神宫当中,利用其方便区位和先进设备进行工作。

尼斯托公司是这样雄心勃勃、活力四射,即便这样,直哉在伤害它的时候也不会有丝毫仁慈。

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么。

直哉将窗帘拉上,进屋打开快递仓,打开包裹,在一堆堆礼盒与糕果糖饼之间,他看到一把刻着奇形文字的利刃和一个黑色通信器,一如预料。

将数据线从耳后的插槽中拔出,青津直哉将线路连进通讯器中,快速按了几下,随后便听到线路另一端传来加密声音。

“你好。”

“——鬼武者先生。”直哉压低声音说,“……按您的吩咐,我已经顺利加入尼斯托公司了,他们给了我一小份股权、工作、住所和食物。”

“有什么异样么?”

“几乎察觉不到。”直哉沉思,“……和我干过的其他公司完全不一样……尼斯托公司的每个人都随心所欲,只要完成每日工作就从公司中走开……我有充足的时间在园区里侦察。”

“和我们收集到的消息一样。你看到那张现金卡了么?”

青津直哉打开各个礼盒,终于在其中一个堆满塑料棒的盒子底下找到黑色的无记名现金卡,他心脏怦怦跳,仔细拿出来,检查右上角的数字。

足数2,000,000资金。

他按了两下,想转到自己这里,却发现还缺少密码。

“密码呢?”青津直哉追问。

“等你割下金树的枝叶就知道了,你看到园区里的金树了么?”

青津直哉小心翼翼地回到窗边,侧眼看向尼斯托园区内巨大的植物培育设施,或者说超立体农场。

传统农业只能建立在大规模地域当中,而凭借金枝与金树的力量,尼斯托公司能够建设上下垂直、竖向延展的立体农场,如此就能在狭窄的列岛当中建立发达的新兴农业。

在这里,金树被封存在黑色设备当中,外部只能看到隐约的闪耀轮廓。

“他们的‘土壤改造设备’。”直哉低声说,“那里面原来是一棵树吗?”

“这是它们用来净化土地的东西,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弄到一片枝叶。”鬼武者说,“然后你就可以带着钱逃跑,远走高飞,我会来接应你。”

“很难进去。”直哉思考,“几乎是全封闭的。”

“试一试。”鬼武者说,“只要你尽力了,钱就是你的,你一定很喜欢钱吧。”

“是的。”直哉咬牙切齿。

到深夜的时候,尼斯托园区里还有人影绰绰,一些人在屋子里制造喧闹,张灯结彩,是当地的拾荒者们,他们原先就会做些布置来庆祝某些意义重大的时刻,如今加入尼斯托公司后,也将传统带入公司当中,到处摆满了他们捡来的垃圾布偶、塑料灯、破机器人,原先他们绝不敢喝得醉醺醺的,总要留人值守,如今门外都是尼斯托安防士兵与锐卒,他们只消尽情欢饮,高歌过夜。

直哉暗中奔向那座植物培训设施,里面像是金属架构的中型塔楼,交错的钢材结构当中堆满培植土,是为了未来播种准备,他看到黑色幕布和金属围栏当中生长着澹金色的朦胧之物,周围到处都是警告标牌。

他看着那朦胧的金色幻影,它就藏在幕布背后,藏在这座设施中心。由于得到鬼武者的提示,他一下就将那幻影联想到了金树,知道那就是一切繁殖力量、土壤净化和肥沃养料的根源,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看到它的根扎向土壤深处,其中一条强壮的根须突破土地表面,无需他深入设施就能进行采割。

然后他大胆地走过去,心怦怦跳,他抚摸着金树的根须,用鬼武者给的刀把根须切下一角,用力攥在手心,然后飞快地往外逃。

他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

直哉喘着粗气,把窗帘拉上,躺在自己的白色床铺上,手里的金树根须从碧绿变为枯黑。

“怎么样?”鬼武者发讯,“得手了么?金树的根须,只要你带出来,我们就把钱都给你。”

“……原谅我。”直哉看着天花板,好久才发出一声都哝。

“呃,你说什么?”

“原谅我。”直哉机械地重复着,每隔一会就重复一遍,“原谅我。”

“原谅什么?”

“原谅我,当然,当然要有树。”

“什么……”

“树是巨大的,你不想要离开,你不会离开这里,你跟它融为一体,这对你来说是更好的,你必须,你必须拥有它,你拿到了它,这是你的恩赐,你的命运,你获得了你想要的一切。宁静宁静永恒的宁静与你同在。你是窃贼,你原本是不纯洁的,但你现在纯洁。”

“……”鬼武者切断通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沙沙作响,直哉把那根须吃掉了。

晚些时候,直哉的死被同工组的人发现,他们打开门,满地鲜血,一棵小小的、金色的树从直哉身体上长出,他身体反弓,双臂向后,地上鲜血涌流,那形状仿佛巨鹿。

陆镜和觅影结伴赶来,检查房间,很快就找到了现金卡和通讯器,只是已经很难找到源头。

“果然有人在暗中破坏……”觅影感到高度警惕。

“这下得好好弄明白了。”陆镜看到这些只觉得不安,“……有人想要破坏尼斯托公司目前的成果?但是,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走吧。”觅影低下头。

鬼武者藏在地堡当中,与公司联盟通信,苦恼至极。

尼斯托公司无处可下手,但又货真价实与远古魔女勾结,恐怕再难压制。他在谍报战线的工作也展开不顺,这样迟早被逮到。

怎样才能摧毁远古魔女的威胁……

“可疑的东西太多,我不能统统搞定,”鬼武者在房间内来回漫步,向公司联盟求助,“给我支援,或者把我调走,总之我不要独自留在这地方。回应七印的要求,跟他们合作吧,不然我们真得等着一个魔女之神藏在她的神秘家园中,最后来杀掉我们每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