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影帝:每个角色偷练一万次

徐横舟最终还是决定试一次。

他想到就做,直接找了个角落,搬了张椅子坐下,微微合上眼睛,在外人看来是在闭目养神,实则直接进入了系统训练场。

先是就这个角色做了几次寻常的表演训练,铺垫了一下之后才购买了角色体验碎片,直接使用了……

很快,徐横舟就进入到了角色的世界当中。

他此刻代入张春和的视角,望向那些表情麻木又疲惫,但却都好言好语,捧着自己夸,说“他不愧是倍受器重,一定能够在上官面前说的上话”的泥瓦匠们。

想着工期也告一段落,他们总算是在朝廷规定好的工期中完成了任务,自己也在上官那边得了个好。

不如就应了这些匠人们的请求,让他们回家探亲去。

也算是全了自己的威信。

再者说,在这之前,因为长期赶工,已经有好几个匠人因劳累重病不治身亡了……

他也怕再把这些泥瓦匠们押在这里,待到下一期的任务颁布下来,恐怕他们也没有那个心力去赶工了。

于是几番斟酌下来,他便大手一挥,让这些泥瓦匠们回家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朝廷竟然压榨至此,下一段任务来的如此之快。

几乎是他刚许了泥瓦匠,让他们回家之后,就有宫里的大人请来派旨,然后正好撞上了这些一哄而散收拾行囊就要回家的泥瓦匠……

张春和觉得自己很冤。

徐横舟代入张春和的视角被押上断头台的那一刻,也觉得自己挺冤枉。

他之前其实也在训练场体验过一些生死场景。

但总归来说,砍头这种死法确实是让人感到心惊胆战。

尤其是被压着上了断头台,脖子往前伸,冷寒的刀锋在你的脖梗子附近来来回回试探角度,这种太过于敏感的,对于自己下一刻就要被砍脑袋了的觉知,实在是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但好在那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除了一瞬间的疼痛之外,倒是没有太多的感觉。

思路客

也就是那一瞬间,徐横舟立刻脱离了角色体验碎片,回到了训练场中,脸色略微有些发白。

他又在训练场中把张春和这个角色的表演给练了几遍,专心极了,试图让自己把刚才那种直面死亡的心季感给压下去一些。

等他脱离系统训练场,回到现实世界中的时候,虽然心头还是有一种大恐怖在,但是已经掩盖下去很多了。

他又拿着剧本再次细细地研读了几遍之后,工作人员便让他去片场。

徐横舟到片场的时候,不仅看到何群导演了,还看到了《茶馆》这部电视剧的男主演陈宝国。

《大宅门》、《公安局长》、《汉武大帝》……

这位电视剧大老出演了一部部耳熟能详的电视剧,演出了一个个国民度极高的角色。

可以说是一位非常资深的实力派演员,一个名副其实的老戏骨。

更别说他自从出道以来,拿了无数的奖项,可以说是视帝大满贯的获得者。

徐横舟反正是对这位陈宝国老师的印象特别深刻。

他还没还没来得及向陈宝国这位在业内德高望重的演员打招呼呢,结果对方就抢先一步冲他点了点头,笑得极其亲切:

“徐横舟,我叫你一声小徐吧。”

徐横舟还不知道该对这么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做出什么反应。

何群导演就直接接了陈宝国的话:

“老陈啊,你这口头上叫的这么亲热友好。

乍一听,如果我不清楚这前因后果的。

还真是看不出来今天没安排上你的戏,你非要过来片场,到底是为了要过来鼓励一下徐横舟这个影视后辈呢。

还是艺术节将近,你来刺探一下徐横舟这个话剧新星的表演敌情来的了,毕竟到时候你们可是要同台竞技的。”

陈宝国听到何群这一大段绕着弯打趣他的话,依然是那副亲切友好的态度,看徐横舟就像看一个出色的晚辈:

“何导这人就爱胡言乱语,我是听陈建宾,也就是你陈老师说起了你,正好艺术节将近了,又有这个机会,有些好奇,就过来看看。”

何群就“啧”一声,把眼神抛给徐横舟,一副“你看我没说错吧,就这还不是打探敌情呢?”的表情。

徐横舟听了何群导演和陈宝国老师两个人这么一番有来有往的对话,终于是明白了些内容。

他之前就听说人艺非常重视这次的艺术节,会把那些镇院之宝全给请出来,力争下这次艺术节的最高奖项。

现在看来,陈宝国老师是要被请出山了!

而且打探敌情?

这是真把他当做同台竞技的强力对手来看了?

他的话剧实力难道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吗?

不至于吧,不至于吧,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膨胀了!

徐横舟在心里面乱想,却也不忘体面地和陈宝国老师握了手,打了招呼,说了一下自己对接下来艺术节的展望以及对马上要进行拍摄的这段戏的理解。

再然后开始上升高度了,讲起了国家文化方面的发展大势,讲各种文化产业链的发生发展融合以及变化……

何群在一边听着越听越觉得离谱。

也不能说这两个人说的不对。

但是吧,这大白天的都还没喝上呢,怎么就聊的这么嗨呢?

他看了看时间,无情地打断了徐横舟和陈宝国两个人越聊越深入的谈话。

“准备一下进场拍摄!”

徐横舟回过神来看一眼准备好的现场,以及那些开始围挤在断头台前的“老百姓们”,尽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把整场戏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走入到镜头中。

当他听到导演喊开始拍摄那一刻,整个人都进入到了张春和的状态当中。

当断头台上侩子手举起砍刀的时候,张春和却还有话说:“啊!我想不明白……”

陈宝国和何群在摄像机后面看着徐横舟的表演。

何群时不时的点评一两句:“不够夸张,这个情绪要再满点就好了。”

陈宝国反而和何群态度相反:

“你就是看话剧看太多了,你倒是清醒点,你拍的可是电视剧,演员就该收着点演,我看小徐就演得不错。”

陈宝国与何群导演在老宅门这部电视剧的拍摄过程中就有过深入的合作,所以非常熟悉。

可以说是多年好友相处起来也非常轻松,嬉笑怒骂,不带一点架子。

他知道何群虽然是电视剧导演,但是本人极其爱话剧,早些年就一直想做话剧导演。

但奈何他在电视剧导演上的天赋更为出众,拍的第一部处女作就得到了业内的众多好评,以至于在众多人的期待下,他不得不放弃自己没什么水花的话剧导演事业,转投电视剧导演的方向。

但这并不妨碍他有一颗话剧导演的心,所以他拍摄的所有电视剧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人物的鲜活程度。

而何群最喜欢的一部话剧就是《茶馆》。

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向上级部门去申请争取《茶馆》这部话剧改编创作成为电视剧的项目能够落地成功。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争取,终于,这个项目总算是通过了,并且正式立项,而且也幸运的让他成为了这部电视剧的导演。

所以他对这部电视剧是极为重视的。

这会儿听到陈宝国这么说,他从心底其实是认同的,他也觉得徐横舟演的不错,但这并不妨碍他精益求精。

何群见这场戏拍完了,拿起话筒冲着现场中央的乐徐横舟道:“再拍一次,这一次我要看到更强的一些情绪出现在镜头里。”

徐横舟听到何群导演的要求,立刻在脑中复盘了一遍刚才的表演,想了想可以增添哪些细节让自己的情绪更加凸显出来。

很快,找到了切入点之后,他就冲着何群导演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何群导演也没有再次确认徐横舟能不能给出他想要的东西,直接就喊了开拍。

刚才那一场戏下来,他已经对徐横舟有了一个基础的信任度。

他相信以徐横舟的演技应该能够给到他想要的东西。

果然,这一次表演并没有让何群失望。

徐横舟这一次的表演确实是更加突出了某些情绪,而且是在电视剧的范围内进行突出,并没有像话剧那样极度夸张。

何群从镜头里看到徐横舟表现之后,便转过头朝陈宝国示意,让他也一起看徐横舟的表情,说话的语气多少有那么一点得意:

“你看看我就说这个情绪应该再往外放一些吧!”

陈宝国一直就在监视器后面看着,当然也看到了徐横舟这一场的表演,他略微点头也不在意何群的挑衅,反而是开口说道:

“我倒觉得徐横舟应该可以表现的再好一点,情绪也可以再往外放一点。”

何群没想到陈宝国居然没有抬杠,反而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点了点头,又拿起喇叭冲着场中的徐横舟道:

“再拍一次,刚才的情绪已经到那个点了,但是我需要再饱满一点,不过得把握一下度,也不能太过了。”

这喇叭喊的这么响,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导演的要求。

感觉何群导演这要求就跟那些教人做菜的菜谱似的,这个少许那个一些,还有酌量添加的……

听着就不好把握。

在场众人不由为徐横舟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道这位最近在网上挺火,也说是挺有演技的新晋影帝,能不能接得住何群导演的这一波攻势了。

徐横舟其实反倒没有大家所想的那么心焦,他发现自己从一开始接触演技这种东西的时候,对于情绪上的把控就总是比肢体上的把控要来得容易得多。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天赋吧!

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在感知小刘的情绪时,总有些时候却像缺根筋似的……

但感知角色的情绪确实是他擅长的东西,他几乎是很圆润顺滑的,就把何群导演所要求的真是给演了出来。

因为何群导演没有再让他拍摄第四次。

这段戏拍完了,接着要倒回去拍张春和这个角色前期的一些片段。

这些片段就好拍多了,基本上不太需要感情,全是技巧。

重点是把人物角色的鲜明特色给演出来。

因为张春和这个角色的戏份,在《茶馆》这部电视剧中非常少,所以一天的时间就拍完了。

当天晚上,他就又坐了飞机,从横店回到京城。

回到京城收拾了之后,徐横舟躺在床上先谨慎地想好待会儿要说的话题,然后才一个电话给刘亦茜打过去。

刘亦茜这会也刚好结束今天的拍摄工作,实际上,她这部《杜拉拉升职记》已经拍了不短的时间了。

因为打算让这部电视剧早于电影上映,所以她自从进组开始,基本上就天天加班到凌晨一两点,时刻不停地进行拍摄。

按照当前的拍摄进度来说,可能明天她这部电视剧就可以杀青了。

徐横舟对这个情况也有所了解,所以他问的就很直接:“你这部电视剧拍完之后,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吗?是待在京城这边,还是要去别的城市?”

刘亦茜的回答却有些含湖:“还不太确定,要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徐横舟没有多想,就打算把自己之前想好的话题拿出来说:“你生日马上就到了,生日前后能够挪出时间来吗,一起去旅游啊!”

之前刘亦茜就一直说过想要出去旅游,但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有太多的工作安排了,时间上凑不到一起。

所以旅游这件事情就一直是在一个计划中的事情,总是不能成行。

如果是之前徐横舟提出这个想法的话,刘亦茜一定会非常开心地就答应下来。

这会儿她却直接拒绝了:“拍完这部戏之后,我接下来还有别的工作,可能未来一段时间都会非常忙,恐怕不能去旅游了。”

徐横舟听到刘亦茜这么说,有点失望,但是鉴于当前的情况,他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

又说了一会儿话,互道晚安之后就挂了电话。

刘亦茜挂完电话之后就狠狠地瞪着手机。

她本来以为徐横舟听到自己拒绝会说些什么呢,结果居然什么都没说。

他完了!

她立刻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好闺密舒畅,开口就是怒意冲冲的:“本来我还想着要不要这么做的,但是徐横舟他居然这么对我,他完了他完了,我不会再心软了!”

也就这几天,舒畅听刘亦茜说这话,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敷衍道:“行行行,你不心软,你不心软。”

她完又感叹了一下:“你真的要这么做吗?我总觉得你们不像是在谈恋爱,像是在拍谍战片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