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是一个中医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中医最难的地方就在于辩证。

说得简单点,就是解题的速度!

当一个病人过来的时候,你需要通过四诊来判断病人的情况,可能一个病人他有多种症状。

比如肝气郁滞,又或者是气虚血弱之类的。

但是哪一个症状才是最根本的情况,就需要医生通过辩证来作出判断了。

所以,中医的灵魂在于辩证。

这也是中医需要长时间,多临床,反复钻研古籍医术才能完全磨砺出来的原因。

治疗手段可以短时间内学会,但是辩证,就真的看积累与天赋了。

其实中医跟西医没什么区别,都是用各自所学的知识体系来治病,西医虽然依靠仪器,但仪器只能检查出病症所在,真正给出治疗方案的还是医生。

中医呢,他只不过是把身体的五感,练到与仪器相当,甚至还要精确的地步,集检查、诊断、治疗于一身。

雅文吧

呼~

退出大医秘境。

秦风还没有从喜悦中走出来。

基础辩证的提升属实是在他的意料之外。

他没想到周兴昭在秘境传医中,竟然领悟评价达到了SS级。

这才多久啊,他接触中医也才一个月的时间吧。

秦风还真想瞧瞧周兴昭领悟之后,到底学到了些什么。

估摸着直接看病是不太可能的,毕竟把脉这种手段,学的时间太短的话,根本看不出东西来。

哪怕看出来了,辩证也难。

秦风觉得就算是有秘境传医,周兴昭要想真正进入临床看病,至少也得半年才行。

当然,这个半年指的是周兴昭能够看一些稍微复杂的小病。

比如风寒感冒、梅咳气、皮肤病之类的。

再复杂一点的病,周兴昭就没办法了。

不过现实中也的确是有那种天才,零基础的情况下,看一两个月的医书就能够治好女人的痛经。

秦风记得那个是经方大师,不在大陆。

周兴昭自然是不可能跟那样的天才相提并论,但有系统的帮助,他的成长也不会太慢。

“看来这系统是想让我多找一些有天赋的人来学中医啊……”秦风嘴都快笑裂了。

帮助别人学习中医,自己还能得好处。

这买卖怎么算都划来。

诶,要不是挖一挖西医科的人过来学中医?

秦风忽然灵光闪现。

找人学中医的话,医生显然是最适合的人选。

现在中医科后备资源已经被利用完了,想要找其他人,就近的话,就只剩下西医科。

但是西医科谁愿意学呢?

秦风脑海中蹦出来一个人。

季泉。

这位西医科急诊室的医生。

他是西医科第一个来找他看病的人,虽然不是他本人,但足以说明他还是信得过中医的。

以中医科现在的发展趋势,西医科的生存空间肯定是会受到挤压,那么这些医生无可避免的会面临一个相当尴尬的局面。

西医科营收下降,工资发不出来,而中医科营收上升,工资蹭蹭往上涨。

都说患寡不患均,真到了这个局面,恐怕就算是朱振华也很难协调过来。

那么在此之前,忽悠一部分西医来学习中医,便能起到很好的缓冲作用。

一举两得!

……

第二天一早,秦风就跑到了西医科的急诊室。

看到季泉后,秦风立刻打起招呼。

“季医生,早啊。”

季泉看到秦风过来,心情大好,“嘿,我可听说了,你前天在广场跟那些专家教授联合义诊的时候,还抢救了一个急性心衰的病人,厉害啊!”

秦风有点诧异,“你知道了?”

季泉挤眉弄眼,“切,藏龙县就这么大点地方,什么事传不开,再说了,我爸就是冠心病,你救的那个人他也认识,听说昨天就好好几个人跑到那人家里去了,都在问他你医术是不是真的。”

秦风哭笑不得,“看来他们还得确认一下,才会来找我看病,对了,季医生,你爸这两天情况应该好了不少吧。”

说起这个,季泉更是开心,“自从你给他扎针之后,又吃了你一副药,这两天他都没喊疼,晚上睡觉特别香,现在精神头也好了,也开始慢慢改自己那臭脾气,这两天我看你忙,就没好意思把他带来,等你明天不坐诊了,你再帮他扎两针开副药,对了,我妈,能不能麻烦你……”

季泉眉眼一挑。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秦风也给他妈和他姐看看。

秦风疑惑道,“难道你妈有肺病?”

季泉惊讶不已,“你怎么知道?”

秦风笑道,“猜的,你不是说了吗,你爸脾气大,本来怒伤肝,但你爸肝没什么问题,这就说明你爸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怒气不会在肝脏久留,但因为急火攻心,所以你爸的心脏就容易出问题。”

“至于你妈,如果你不说我自然不会知道,但你既然提了,你妈显然就是肺病了,因为忧伤肺,你妈跟你爸在一起,肯定是要承受你爸的怒火,即便不是直接的吵架,你爸的情绪也会对你妈造成影响,久而久之,肺多少都会出问题。”

“女人嘛,大部分都是感性动物,情绪对她们的影响还是挺大的,本来我刚才的问题只是猜测,你一说我就基本能断定了,至于你妈病情的有多严重,那就只能等到见到本人才能知晓。”

看到秦风侃侃而谈,季泉无法理解。

情绪导致肺出问题?

难道不是呼吸引起的吗?

“秦风,我妈的的确确是肺有问题,她是慢性阻塞性肺炎,主要是由吸烟和油烟引起的慢性支气管炎,之后逐渐演变成现在这个病的,你说的情绪可能是中医的说法,但我想本质应该是油烟引起的呼吸道感染。”

“我记得国外就有个研究报告,得肺病甚至是肺癌的人,有百分之六十是跟厨房的油烟有关,而且大气里的确是有苯并芘和亚硝酸铵这类致癌物,我妈可能是在厨房待的时间太久,所以才得了这个病。”季泉道。

秦风笑了笑。

他发现大学期间学到的一些西医知识,也不是完全没用。

至少在解释两种医学的时候,他能够听懂西医的学术名词。

秦风道,“好,我假设你说的是对的,那么我问你,国外得肺癌的人有没有国内多?”

季泉道,“没有,但也差不多太多。”

秦风点头,“那我再问一个问题,国外的人有多少家庭在使用抽油烟机?”

呃……

这个问题倒是把季泉问懵了。

他哪里知道国外的家庭使不使用抽油烟机。

“这个我不清楚。”季泉道。

秦风笑道,“我来告诉你,国外的人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使用抽油烟机,老外跟我们的饮食习惯根本就不同,他们基本不会炒菜,要么水煮,要么烤,烤还是在露天,基本不会在家里,那么现在我问你,这些没有油烟的家庭,为什么还是会有人得肺癌?”

这……

季泉哑口无言。

可是研究数据摆在那,总不至于会有错吧。

“可能是因为抽烟的原因吧,抽烟和二手烟也会导致呼吸道出问题。”季泉道。

秦风摇摇头,“那就更不可能了,抽烟伤的是肝而不是肺,你见过有几个抽烟的是死在肺上的?”

季泉没说话,他也不太确定。

秦风接着说,“其实西医一直都没搞明白肺癌是怎么来的,所以才有了这些个调查数据,但是一个个百分比下来,除了把人弄得害怕这个害怕那个之外,根本就没有找到症结所在。”

“中医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说清楚了,情绪才是病根,为什么女人容易得肺病,除了情绪之外,奶水就是另外一个因素。”

“更年期以后,奶水还在生长,结果便秘导致了奶水逆流进入到肺里面,这个时候就加重了肺病,最终还有可能演变成肺癌,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女人一辈子不抽烟不做饭,最后却仍得了肺病。”

“你如果临床上见过这种病人的话,就一定会知道,得了肺病的人,他的第三椎会有压痛,轻轻一按就剧痛无比,因为第三椎是肺俞,肺经上的穴位,所以在对人体认知上,其实中医要更胜一筹。”

季泉本来是听不大懂的。

毕竟秦风讲得虽然通俗易懂,但其中的概念却需要有中医知识才能领会。

可秦风最后说的第三椎压痛,季泉却是有些惊讶。

第三椎他知道,就是在后背那个位置,很容易就能摸到。

他妈之前不舒服的时候,就经常说背疼。

一开始季泉以为是劳累过度了。

现在听到秦风讲得这些,他也总算是明白他妈为什么后背疼了。

“秦风,既然你都这么清楚了,那我必须得找你,别人我信不过。”季泉道。

反正季泉现在已经相当信任秦风了。

秦风笑道,“那你就没有想过自己治?”

自己治?

季泉哭笑不得,“我也得有那个本事啊,学了这么多年的医学,这方面确实是有点欠缺,我一急诊医生,哪懂肺病。”

“就算学了也无法根治啊,我妈去省医院都看过了,没用,只能是吃药维持症状,根治是没办法根治了。”

“否则我也不会想到要来找你,说出来你可别怪我啊,其实我爸的冠心病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一开始没以为你能治好,哪知道疗效这么好,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秦风试探性地提及,“那学学中医怎么样?”

季泉面容一滞,凝视着秦风,“学中医?”

秦风点头,“对啊,既然一种医学没办法,那为什么不选择尝试另一种医学,就算不是为了别人,为了自己父母也得试试。”

“本来咱们就是医生,不能亲人生病的还去指望别人,靠自己不是更好么?”

季泉皱眉沉思。

难道秦风这家伙不打算在卫生院一直干下去?

要不然他干嘛劝我学中医,肯定是以后没时间治疗。

也是,他医术那么好,完全没必要在这个小地方待。

去了大医院,他的能力可以得到更好的展示。

光是能治冠心病,他就能够在一个医院站稳脚跟。

毕竟这年头心脏出问题的人可不在少数。

秦风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这番话,让季泉误会了。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季泉,等待他的回答。

秦风虽然眼馋秘境传医的奖励,但是在挑选传医的人时,他还是会征求一下对方的意见。

如果人家真心想学中医,那么秘境传医的话,完全可以做到事半功倍。

可如果不想学中医,那么自己强行用秘境传医,也属实有点恶心。

当然,不愿学的人,也领悟不到任何东西,秦风自然也不愿意拿一百医点打水漂。

良久,季泉开口道,“想学是想学,关键这东西太难了啊,而且内容也有点玄幻,看都看不懂,这从哪学起啊。”

秦风笑道,“没事,你要愿意学,我随时教!”

季泉兴奋道,“真的?”

如果秦风教他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当然,现在周医生和韩医生也在学中医,他们也是从零开始,一有空他们也会跟我一起探讨,多你一个也不妨事。”秦风道。

“那感情好,行,我学了!”季泉道。

“好,回头我把要买的书发到你微信上,你先买书回来看,有不懂就来问我。”秦风道。

“唉,真是太谢谢了!”季泉感慨万千。

他没想到秦风不仅帮了他爸,还打算亲自教他学中医。

这要是搁以前,那得拜师才能学艺。

现在秦风不求回报的教授,老实讲,季泉都觉得自己脸皮有点厚。

先前自己腹诽过秦风联合院长打压西医科,两相对比之下,季泉觉得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丢人啊!

看看人家的心胸!

“客气,大家都是同事,走了!”秦风头也不回的离开。

嘿嘿!

搞定一个!

秦风没想到第一次交流就让季泉有了学中医的想法。

过程顺利的让秦风也有些意外。

有了季泉这个突破口之后,秦风觉得之后再挖西医科的墙角,估计就没那么困难了。

话说到时候卫生院一下子蹦出来十几二十个中医,个个都堪比余庆严他们这种专家教授。

那藏龙卫生院该是一种怎样的光景?

秦风想想都觉得有点激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