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重生南非当警察

罗季翁·雅可夫列维奇·马力诺夫斯基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表现出色,被授予元帅军衔。

第二次哈尔科夫战役初期,俄罗斯军队损失惨重,马力诺夫斯基遭到大胡子的质疑,被调往西南方面军,他迫切的需要证明自己。

“南部非洲人在干什么?他们都是胆小鬼,懦夫——”马力诺夫斯基又生气又恐惧,如果他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布达佩斯,那么就会遭到大胡子的进一步质疑,基本上可以预定去西伯利亚的火车票了。

“南部非洲远征军的主力部队尚未抵达预定位置,他们至少还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向布达发动攻击。”马力诺夫斯基的参谋长尹万·尹万诺维奇还算冷静,辱骂并不能解决问题。

“这是贻误战机,南部非洲人总是这样,英国人和美国人也是这样,他们的目的是让我们和德国人两败俱伤,从不考虑我们的情况——”第47坦克师师长库德里亚士怒发冲冠,这一次进攻损失的IS-2坦克,都是来自第47坦克师。

IS-2是以大胡子的名字命名的坦克,意义非比寻常,如果只是损失几十辆T34,库德里亚士不会放在心上。

IS-2必须谨慎使用,如果赢得胜利也就算了,现在损失几十辆IS-2,却没能攻入佩斯,甚至没能攻破德军阵地,这就无法交代了。

“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的目标是击败德国人,收复布达佩斯,这一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完成!”马力诺夫斯基元帅不在乎损失,哪怕损失再大,只要能完成战略目标,那也是值得的。

说起来让人难以启齿,即便到现在,俄罗斯军队高歌勐进,德军节节败退,但是在具体战场上,俄罗斯军队的损失依然远大于德军。

说白了德军就是被俄罗斯人活活用兵力优势推死的。

今年以来,俄罗斯发动了七次大规模攻击,消灭德军近120万人,自身损失在240万人左右。

巴格拉季昂行动,德军损失27万人,俄罗斯损失31万人。

更早的第聂伯河战役,德军损失120万人,俄罗斯损失260万人。

即便俄罗斯大获全胜的库尔斯克会战,德军损失50万人,俄罗斯损失70万人。

所以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在布达佩斯损失个三五十万人,马力诺夫斯基根本不在乎,只要能赢得胜利就行。

“尹万,你去河对岸,敦促南部非洲人马上向布达发动攻击。”马力诺夫斯基希望南部非洲远征军能起到更大的牵制作用。

当然如果南部非洲远征军将德军主力吸引到河对岸,那就再好不过了。

“好的我马上就去——”尹万诺维奇也知道这一战意义重大,如果完不成任务,那么尹万诺维奇和马力诺夫斯基都要付出惨痛代价。

稍晚些时候,尹万诺维奇乘坐渡轮前往多瑙河西岸的南部非洲第6坦克军营地。

第6坦克军还没有集结完毕,陈苍和布来克正在联系空军对布达进行更多侦查,希望能得到更多关于德军的信息。

“在获得守军更详细的信息之前,我们不会对布达发动攻击,你知道的,现在是冬季,装甲部队出动受到巨大限制,我要对我的士兵负责。”陈苍果断拒绝,不想和德军打城市攻防战。

德国人在俄罗斯,和俄罗斯军队进行了多次残酷的城市攻防战,圣彼得堡、莫斯科、伏尔加格勒,等等等等,每一个城市都进行残酷的殊死争夺,积累了丰富的城市攻防战经验。

相对来说,南部非洲军队在这方面经验极度缺乏,搞不好会遭到惨痛损失。

俄罗斯到现在,已经在布达佩斯集结了近160万兵力。

南部非洲和仆从军加起来还不到20万人。

“陈,俄罗斯人已经是困兽犹斗,他们没有援兵,没有战略空间,你们面对的压力非常小,都是德国仆从军,完全可以一鼓作气!”尹万诺维奇苦口婆心,他和马力诺夫斯基希望能在圣诞节前拿下布达佩斯,作为给大胡子的节日礼物。

这话肯定不能明说,不过大胡子就喜欢这一套,那是个极度好大喜功的人,某种程度上跟小胡子一样,只希望听到胜利的消息,绝对不能容忍任何挫折和失败。

“尹万将军,不是这样的,我们的部队还没有集结完毕,就算全部抵达,也至少要等到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对布达发起进攻。”布来克讲事实摆道理,罗克不是好大喜功的人,给陈苍和布来克也有秘密命令。

考虑到盟友们的德性,罗克也不得不防一手,跟上一次世界大战一样,罗克给前线指挥官们也有秘密命令,必要的时候,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务。

现在情况已经很明确了,即便西线盟军作壁上观,俄罗斯也有单独击败德国的能力。

在英法都故意保存实力的情况下,南部非洲不可能单独承担起击败德国的任务,欧洲人自己都对击败德国人缺乏动力,南部非洲也不会挑大梁。

退一万步说,俄罗斯击败德国,控制东欧北欧,那么英国和法国,以及意大利、希腊,都必须更依赖南部非洲,才能抵御俄罗斯的威胁。

这么一算,什么原子弹,什么V2导弹啊都得往后站,就算得不到德国的相关技术,南部非洲也依旧在这几个领域遥遥领先。

所以陈苍和布来克真不着急,现在情况很明显,只要对岸的俄罗斯军队击败德军,那么布达守军就会不战自溃。

如果俄罗斯拿不下佩斯,那么第6坦克军就算全力以赴,也要付出惨痛代价,才能拿下布达。

这同样不是个选择题。

“进入12月之前,我们必须拿下布达佩斯,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尹万诺维奇发狠,100万打20万,根本没失败的理由。

单纯算纸面数据,俄罗斯军队确实是占尽优势。

可是真打起来,帐不是这么算的,俄罗斯空有兵力优势,却无法完全体现在战场上,一次进攻只能投入大约一个师,德国人完全有能力应付。

保加利亚第一师都知道在多瑙河西岸摆环形阵地,德国人也不傻。

德军依靠地形,在佩斯正面布置了纵深达十公里的弧形阵地,马力诺夫斯基就算攻破了第一道阵地,弗里斯纳一点也不慌,还可以从容组织防守。

今年七月,俄罗斯在莫斯科组织了翠堤春晓行动。

翠堤春晓其实就是战俘游行,大约六万德军战俘在莫斯科游行,其中包括19名德军将领。

这些德军战俘游行之后,就被送进战俘营,生死不明。

德国方面大肆渲染,声称参与翠堤春晓行动的德军战俘,在游行之后全部被处死。

这极大地加深了德军,以及轴心国仆从军对俄罗斯的恐惧。

所以布达佩斯的守军用众志成城来形容也不为过,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落到俄罗斯人手里,只有死路一条。

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军队的进攻真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11月19号,21号,24号,俄罗斯军队向佩斯连续组织了三次大规模进攻,共计有60万俄罗斯军人参与了攻击行动,战斗整整持续一个星期,毫无寸进,俄罗斯损失近20万人。

西线盟军的“霸王”行动,前前后后近4个月,损失人手也差不多就20万左右。

俄罗斯在短短一个星期内就损失了20万人,马力诺夫斯基根本不以为意,如果可以,他愿意以第2集团军和第3集团军伤亡一半为代价,拿下佩斯。

11月25号,已经集结完毕,并且经过充分休整的南部非洲远征军,终于向布达发起进攻。

这时候距离保加利亚第一师在多瑙河岸边扎营,已经超过一个月。

这一个月以来,南部非洲空军,对布达进行了多次侦查和轰炸,弗里斯纳在西岸布置了四个师,和东岸一样布设了纵深达6公里的阵地。

可是纵深阵地对南部非洲远征军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攻击行动开始的第一天,保加利亚第一师就攻破了匈牙利第一师的防御阵地。

匈牙利第一师是轻步兵师,名义上虽然是一个师,实际上只有大约8000人,第一师的“豹”式坦克冲入阵地之后,匈牙利第一师的官兵纷纷举手投降。

轴心国军队在面对俄罗斯军队的时候几乎从不投降。

但是在面对南部非洲远征军的时候,只进行象征性的抵抗,然后就迅速投降,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包括德军在内,只要向南部非洲远征军投降,虽然劳役不可避免,至少不会无端被虐杀。

匈牙利军队也确实是兵无战心,保加利亚一师二团的扬科夫少尉,带着四名士兵,俘虏了大约120人。

五个人俘虏120人,怎么看管都是个大问题,万一俘虏逃走,根本无法制止。

“死掉的匈牙利才是最好的匈牙利人,把他们全部干掉,就不用担心他们逃走了——”上等兵马列诺夫心狠手辣,屠杀战俘这种事,在战场上也不罕见。

也不能说是屠杀吧,最多是处死,反正理由很充足。

“先把他们的武器全部解除,包括皮带在内——”扬科夫也很担心,他是军官,配备的是自动步枪,其他四名士兵配备的都是半自动步枪。

五支枪看守120人,任务艰巨。

俘虏们还不知道即将面对什么样的命运,他们极其惊恐,虽然人数上有绝对优势,却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按照保加利亚士兵的要求纷纷将装备丢弃。

抽掉皮带是个好办法,冬天天气太冷,只能用手抓着裤子,于是就跑不快,更何况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把鞋带也抽下来,以及你们身上的任何东西,戒指、项链、手表,等等等等——”保加利亚士兵手里拿着钢盔,挨个搜刮。

“先生,这是我的结婚戒指,求求你,不要拿走它——”一名匈牙利士兵苦苦哀求。

保加利亚士兵狠狠一枪托砸在俘虏头上,将俘虏打倒在地,然后用脚踩着俘虏的手,将他的戒指撸下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求求你不要拿走我的戒指,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交换——”俘虏拼命反抗,却还是没能保住自己的戒指。

这时候马克乘坐一辆越野车从旁边经过,看到这一幕之后,马克从越野车上跳下来。

“把戒指还给他,不要剥夺他最后的希望。”马克及时出面,保加利亚士兵也是太过分,根本没注意周围匈牙利俘虏的表情。

匈牙利和保加利亚一样,也曾经是奥匈帝国的一部分。

匈牙利人或许畏惧南部非洲人,可绝不畏惧保加利亚人。

就在保加利亚士兵抢走匈牙利俘虏婚戒的时候,周围的匈牙利俘虏纷纷面色涨红,下意识的向保加利亚士兵靠近,这时候如果有人动手,那么情况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愚蠢的保加利亚士兵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幕,扬科夫也没在意,他刚刚从一名匈牙利军官身上搜出了一块钻石腕表,正在仔细擦拭。

这无可厚非,胜利者的特权,当初匈牙利士兵跟着德军征服欧洲的时候,也是这么对待俘虏的。

“是的先生——”保加利亚士兵恋恋不舍,将戒指扔到地上。

“谢谢,谢谢你先生——”俘虏连滚带爬扑过去,紧紧攥着戒指痛哭流涕,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精神寄托。

“差不多就得了,不要太过分。”马克提醒扬科夫。

德国人征服欧洲这几年,匈牙利人跟着德国人也收获颇丰,几名保加利亚士兵的钢盔装得满满当当,戒指、手表,项链,甚至耳环,以及各种现金,金币等等等等。

戒指手表什么的都可以理解,很多项链耳环明显都是女性饰品,来历不问自知。

所以也是天道好轮回,没什么值得怜悯的。

“请您派人处理这些俘虏吧,我们要继续向前进攻了——”扬科夫发了一笔横财,心满意足。

这时候战斗还没有结束呢,保加利亚第一师已经连续突破两道阵地,正在向布达市区进攻。

难度当然也越来越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