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民国之远东巨商

韩森顿时心口一甜,哇——侯志鹏大惊:“别装,我没有内功,你是不是咬的舌尖?”

韩森终于疯掉,破口大骂起来:“扑街,你不得好死。”

“无所谓呀,只要能娶到她,下地狱我也不在意。”

“你特么就是冲的她的家世,你被他骗了。”

“对啊,她家世是好,可是她家人也是我家人呀。”

我尼玛!韩森被倒着拖走,绝望的蹬腿:“你们不讲江湖规矩,有种让我和他单挑。”

众人就如看白痴似的看着他。

几分钟,他的声音消失在了餐厅内。

“你看上我的家世?”周海宁娇媚的问侯志鹏。

凤凰男呵呵一笑:“拜托,我是能随意出入韩爷府邸后,才正式追的你,严格说起来呢,我是韩爷的关门弟子,你呢只是他魏允恭大兄的外孙女,你说我们谁的背景更好啊。”

“不是我在韩爷面前夸你好,你能有今天?”

“是是是,都是你的功劳,我谢谢你,就以身相许吧。”

1972年的春天来临之前。

新界总华探长韩森逃离香港不知所踪,他在瓦界和银行的储备都被陆续转走。

这个人只留下传说,有人讲温哥华见过他。

也有人说他去了台湾。

但具体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倒是瓦坎达方面,在成了老狗的韩怀义的怂恿下直接拍了部讽刺英区罪恶的“五亿探长”,将韩森等人的下场说了个明明白白。

他睁着眼睛说瞎话,说韩森去了加拿大。

而拍片的资金,有一部分就来自韩森的贪污款项。

对此麦理浩是心知肚明的,他懒得说了,反正搞的是前任港督,他如今治下政治清明,社会风气大好,他才不会因此不快呢。

**************

也就在72年的2月21日,尼克松访华。

中美开始建交。

但是对此韩怀义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只是继续和麦理浩联手治理香港,并打造香港,马来到琉球南韩的海岸线。

时光荏苒。

76年,因为水门事件下台的前总统尼克松再次访华。

时任总统是福特,却和亨利家族无关,但同样是共和党。

韩怀义依旧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外边都已经有人说他也许死了。

事实上,韩怀义并没有。瓦坎达的医疗发达加上他很在意保养,或是说,韩怀义一直有个执念,他不肯离去。

他就如同老海龟躲在港湾里深居简出,基本上不出现在人前。

他熬走了被他打过的骂过的对手,也送走了许许多多的朋友。

77年春杜月笙,戴雨民,万墨林约好了似的一起撒手人寰。

77夏天。

杰瑞竟然走在了父亲之前,他因为酗酒导致酒精肝去世。

然后马尼,冯才厚,魏立涛,相继也离开了人间。

79年,被韩怀义禁锢了整个晚年的白山也去世。

79年下半年,在日本的山口明宏去世。

79年的最后一天。

纽约的杰森去世。

韩怀义发出吊唁,世人震惊他还活着。

80年。

韩怀义的没有名份的妻子,奥尔加公主殿下,叶妮娜去世。

韩怀义再度出现在人前。

太平山戴孝。

长长的车队和坐在车内的那位,谋杀了无数的胶卷。

时代周刊加印版上,98岁的韩怀义目光炯炯而满头乌发。

但他脖颈间的皱纹,和脸颊上的老人斑都告诉世人,这不是个千年老妖,这是英雄垂暮时。

这天,送完岳母后,托尼问父亲:“你要回去?”

“差不多了。”韩怀义撸着晚年养的一只狸猫,他笑道:“狸奴狸奴,是个聪明的,最会捕猎的好猎手。”

托尼。。。

罗杰斯憋出一句:“那就回去看看吧,不然你没死,我都快死了。”

没错,托尼都69了,小二狗子也已经62。

那就回去吧。

这些年,瓦区一直和大陆南方的叶家联系密切,于是通过他们向北方传递了消息。

北方表示热烈的欢迎。

韩怀义却没有去那边的意思。

80年5月,农历烟花三月。

瓦坎达的战舰护送韩怀义一家抵达上海,随行团队庞大,分别是各家的二代三代甚至四五代。

韩怀义先去了曾经的上海法租界。

他崛起的地方。

兄弟会时代的上海俱乐部还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回来,所以进行了修复,里面的东西摆放竟和曾经一模一样。

但韩怀义还是看出了细微的差别。

他没有要任何人搀扶,也不愿意太多人跟着。

他只带着克瑞斯托尼罗杰斯一起,走入其中,走过泳池去了秘密通道,然后来到了顶层。

那张桌子还在,韩怀义坐在他曾经的位置上,看着壁炉。

仿佛见到了梅洛在那里神神道道的被他欺骗后骗人。

“弟兄们,祝你们长眠。”韩怀义低声道。

费沃力,梅洛,马尼,凯斯普,福特,杰森。。。

透过窗能看到对面已成商场的大世界。

他和托尼说:“我当时带着你妈妈在那里玩游戏,还在顶层为她燃起烟花求婚。”

接着他又回到了桌位上,对儿女们道:“我可能现在的想法有点没出息,但你们必须答应我。”

“父亲请说。”

“徐家汇给我买半条街,浦东给我买100亩地。”

“。。。。好的。”

“走吧。”韩怀义起身道。

他忽然觉得索然无味,前世妄想的东西现在唾手可得,可是他已经不再年轻也永远不可能去到那个时代了。

三天后。

韩怀义抵达扬州。

韩家老宅还在,但明显被些陌生人“切割”成一户户。

地方政府挺尴尬的,表示这是特殊时期的产物,已经在清理和修复中。

韩怀义却笑道:“这特么的房子没人住不塌了吗?”

但他下一句是:“我去富春吃茶,给你们三天时间,给我修复好,不然我就炮轰大运河。”

有病是不是?托尼侧目看着他。

韩怀义其实很生气,回来看到家里弄的这个鸟样,谁都气。

那些人哪儿的啊,他们的房产证怎么办的下来的!

谢天谢地的是,三天后,这厮再回来时,韩家老宅抢修完毕。

基本上恢复了原样。

韩怀义却又对地方政府官员说:“你们要人搬走,那些呆逼肯定骂我!我和你们讲,特么的我请他们来住的吗?谁骂我,反弹!”

扬州市高官。。。这厮是假的韩先生吧。

这不臭流氓吗?

还有什么叫反弹?

新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