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有一身被动技

“陈!潭!”

黑色寒流顷刻而至。

寒爷的笑声也变得无比放肆,彷若得以寄存自己力量的强大肉身,下一秒唾手可得。

实话讲,在场三位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如果可以,寒爷想要找一个冰系炼灵师当做自己的傀儡。

但显然此刻别无选择,饶妖妖的判断是对的,寒爷目前外强中干,发挥不出全盛时期的所有力量。

因此为了对付饶妖妖,他必须要有依托。

在场三人之中,饶妖妖是不必考虑的,除此之外,寄体的人选仅剩夜枭和陈潭。

论排位顺序,夜枭其实在陈潭之前。

寒爷的选择不甚理智,因为“死神之力”和“术祖之力的气息”,孰强孰弱,一窥便知。

但他最终选择陈潭,还是因为这小子是同道中人,是同性别,隐隐的,身上还有一股略微熟悉的气息。

当然,这选择也兼杂了一点点报复心理。

谁让陈潭方才乱泼脏水呢?

除却以上这些主观的、能让自我畅快的想法,客观因素的影响也有。

方才陈潭污人清白的话语中,出现了这样的几个字——白脉三祖!

“本大爷倒想看看了,你小子是如何识得的白脉三祖!”寒爷的身体化作黑色寒流,只剩两颗领头的黑色眼珠子闪烁着光,一头扎向了陈潭。

来了!

已经来了!

当那扑面的黑色寒气几乎要刺入口鼻之时,徐小受僵麻不动的身子忽的一颤,脑海中意念闪过。

“不动明王,解!”

他瞬间关闭了觉醒技“不动明王”。

是的,这一觉醒技在他意识到局势不对的时候就放了出来,下一秒全场就被寒爷的强控控住。

但控制毕竟只是控制,而非攻击。

既然寒爷不曾遭到反噬,那就说明了他的技能,全给徐小受的“不动明王”免疫掉了。

“怎么可能!此子竟能无视本大爷的圣威?不受控制?”

“受到怀疑,被动值,+1。”

关闭“不动明王”的同时,徐小受能看到了面前黑色寒流眼珠子上一闪而逝的错愕。

下一秒,他脸色变得无比凶戾,身上腾一下冒出了熊熊邪异的紫光,而后以迅雷之势,从手中抓出了一颗人头大小的紫色童珠。

“大慈大悲手!”

一声暴喝,徐小受反手将“祟阴之眼”拍在了呼啸而来的黑色寒流之上。

这一击之重,甚至重到在双方接触之际,爆开了刺目的金光。

——炸裂姿态!

徐小受哪敢让寒爷近身啊?

这等来历不明的鬼兽,又是个信口雌黄、难辨真假的虚伪之徒,哪怕自己体内曾在面对半圣臧人时涌现过诸多大老的意志,但那是被动为之。

主动放寒爷入身,且不说那些个意志能否再出现,单单徐小受自个儿就接受不了了。

我的身体,我做主。

以前我弱,无能为力。

现在老子身上这么多被动技,也不再是个蝼蚁了,你个小小半圣,怎敢觊觎我身?

“轰”一声爆响,“炸裂姿态”不愧是“反震”的觉醒技,当它到王座等级的高度时,已经能显露出足够的狰狞。

尚不能接受陈潭这个弱子不受冰寒控制的寒爷,几乎在第一时间被往身体里镶了颗“祟阴之眼”,而后勐地被轰飞。

他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按理说,鬼兽的夺舍是略微要超脱肉、灵、意三段之外的特殊攻击,寻常防御手段根本抗衡不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可陈潭真不愧是南域邪修,竟掌握了这等可以抵抗鬼兽夺舍的手段!

那金光……

寒爷已经懵了。

他甚至在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也没有反抗,以为陈潭的攻击只会穿过,不会造成实质伤害。

但结果却是……

它从“天三”牢门而出,越过饶妖妖、夜枭而人,飞至陈潭身前后,却被陈潭一巴掌甩得眼冒金星,又从饶、夜二人身前划过,轰一下嵌入了“天三”牢房内的冰晶溶洞。

而直至此,饶妖妖、夜枭才从半圣之力下挣脱出来。

“受到怀疑,被动值,+2。”

饶妖妖几乎是怔着提剑又定住,傻眼的盯向陈潭。

她本意是助陈潭的,奈何这家伙根本不需要帮助,仅凭自个儿一人就抗下了寒爷的夺舍!

所以,方才是发生了什么?

小小一个南域邪修,将正在施展夺舍暴行的半圣级鬼兽,给一巴掌拍飞了?

“演我呢吧!”

饶妖妖下意识以为这是计,是寒爷和陈潭自导自演的苦肉计。

半圣怎么会被拍飞呢?这根本不可能!

然下一刻……

“啊!

!”

“天三”牢房内传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

那里霜白冰雾已然被完全染成了邪异紫色,寒爷正苦痛不堪捂着胸口俯身狂叫。

“邪神之力的气息……”

饶妖妖醒悟过来,这正是夜枭初次告知她的,陈潭所掌握的能力。

她忽然发现自己小看这位南域邪修了,不止是她,夜枭、寒爷也都小看了陈潭。

“阿弥陀佛。”

反手就将夺舍拒之于外的徐小受做完一切,双手合十,十分谦卑的含胸点头,喃了一句佛号。

道完他才抬起头来,望向饶妖妖。

“饶剑仙,在下已然底牌尽出,所剩无几,还望饶剑仙莫要再走神了。”

“我们现在是处于同一阵线,投名状在下也递上了,寒爷的计划你们都知道,他绝不可能饶过在下。”

“一旦他真夺舍成功,圣神殿堂颜面尽失矣!”

徐小受脸色苍白,道完心脏一鼓,便口溢鲜血,似乎穷途末路,盘膝坐下闭目养神,不再言语。

夜枭也看懵了。

她没想到这南域邪修还兼修了佛门手段,那一记“大慈大悲手”,那骤然而逝的金光……

怎么有些熟悉?

可还不及多思,被拍回“天三”牢房的寒爷一声勃然怒吼。

“陈!

潭!

!”

“受到呼唤,被动值,+1。”

当那诡异紫色邪气分开,霜白寒气再行降临之时,从牢房内走出的寒爷恢复了人类身形。

他白皙的面庞上爬满了黑色的魔纹,双目也多了紫气,变得无比邪异。

最为触目惊心的是,寒爷的胸前衣物完全破开了,胸膛处镶嵌着一颗人头大小的紫色眼球,鲜血淋漓,邪气四溢。

“他中招了!”

饶妖妖、夜枭回眸,神色一凛。

谁都没有想到,寒爷真中招了,他绝对小看了陈潭,根本没想到有半圣之下的谁可以瞬解半圣级别的冰霜封禁,因而身体被镶入了“祟阴之眼”。

“大慈大悲手……”

“这是哪门子的‘大慈大悲手’啊陈潭……”

寒爷怒发冲冠,低眸望着胸前眼球,缓缓走出,连他一时半会都搞不定这颗祟阴之眼,只能暂时将之冰封。

夜枭看得后怕。

她中过陈潭的这一击。

但因为当时谨慎,提前解除了体的限制,分作三足黑枭化解此式。

哪曾想,连半圣级别的寒爷,面对陈潭这一手,真中招后也无能为力!

远处,闭目休憩的徐小受闻声睁眼小瞅一下,便又重新闭上了双目,羊装力竭,继续调息。

“狠!”

“祖源之力,哪里只是气息,果然也够狠,连半圣一时半会都解不了!”

徐小受心头盘思,总算明白姜布衣为何那般忌惮滕山海的魔神之力了。

这东西即便只是气息,真要缠上了人,非掌握特殊解法之人,无论修为境界再高,也难解禁。

“叽叽叽叽——”

满头大汗、双眸泛红、目眦欲裂的寒爷突然仰头尖笑,用冰寒镇住了自己即将失控的情绪,面色回归平静,不再受“邪神之力”干扰。

“好家伙,一个个的,都不可小觑……”

他抓着镶在自己胸前的“祟阴之眼”,似是想要揪出,又像有所顾忌。

目光从陈潭身上扫过,瞥向饶妖妖,最后定格到亡灵大法师肩上的夜枭,寒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就来吧!

倏然间,寒爷狂啸一声,张扬四肢,以一种不似人类才有的姿态,像个大猫一般飞蹿上了高空。

九天突然变得冰寒。

黑色的鬼兽气息如潮,从其身上疯涌而出,虚空冻结,不赦厅几乎化成了冰寒的世界。

“解!”

寒爷在高空一声怒喝,彭一下身上衣衫炸开,身躯节节暴涨。

它解开了本体,以鬼兽之姿,将镶于体内的祟阴之眼崩出,暂且遏制了邪神之力对于自身的入侵。

而后,变成了一头十数丈大小的生物,体型修长,四肢短小,浑身长满了白色的毛发,和它那蓬而松软的大尾巴形成了一个整体。

即便此刻是暴怒之态,寒爷的本体也不尽狰狞,同虚空侍那种比起来,更加称得上是“小巧可爱”。

似猫类鼠的脸上依旧是清一色的纯白,除了浑身黑色的冰寒鬼气之外,寒爷通体上有着的黑,只剩下它的两颗巨大眼珠,以及腮边十数根细软的腮毛。

“寒天之鼬!”

饶妖妖愣了片刻,豁然惊声。

亡灵大法师肩上,夜枭藏在阴暗下的双眸一抬,略显好奇。

别人不知道,作为红衣执道主宰,天天跟鬼兽打交道,饶妖妖哪里不晓得眼下这生物,当即开口解释道:

“寒天之鼬,冰系半圣级鬼兽,出处不详,但数百年前,是由颜老和鱼老共同追杀才拿下的一头祸兽。”

“它全盛时期的战力很强,被捉住后先是封在尽照狱海,借助极致火系才能镇得住。”

“之后尽照狱海有变,又转入四象秘境,后续这厮继续作乱,才被打入了虚空岛内岛,这才安生……”

饶妖妖旁若无人的说着,似乎全然忘却了战场后方还有一个外人。

徐小受看似闭目修养,实则“感知”一直在关注着战场,当下听到了饶妖妖的话,心头一惊。

“寒天之鼬、尽照狱海?”

他已然晓得七断禁之一的“尽照狱海”,就是白窟的前身。

所以,寒爷曾被封在昔日的白窟里头,借助了七断禁的力量去镇压?

“这……”

徐小受心头古怪了。

他想到了灵熔泽,想到了从那里获得的“尽照原种”,也想到了那个鬼地方最后的冰火交集大爆炸。

偌大一个以火系为主的异次元空间,为何独独在灵熔泽之地,有一座被灵阵封住的雪山,还禁有“三日冻劫”这等圣物?

不会吧?

徐小受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这算什么?

莫不成那灵熔泽的冰系力量,是因为寒爷曾经的存在而形成的?

这家伙还被封入过四象秘境,那它搞出来的乱子,不会就是它说的“染茗遗址”那个吧?

最后还被打入虚空岛内岛……

徐小受突然眼睫毛一颤,差点没睁眸视去。

虚空岛内岛,这不就是八尊谙的老家?

那里黑白双脉尽奉八尊谙为尊,连圣帝都不例外,寒爷既在内岛待过,理应也是其中之一?

这么想来,他定然就是老八留下的后手,所以才从内岛跑到了不赦厅来?

不对!

圣帝都做不到,寒爷是怎么做到的?

夜枭显然也是有此疑问,但她还有顾及,藏在阴翳下的双目微微一瞥,扫了闭目不动的陈潭一眼,没有所话。

可不待她问,饶妖妖知其惜字如金,再次旁若无外人般自顾说道:

“寒天之鼬最擅长的能力就是逃跑,它能从各种空间裂缝、时间裂缝、封印裂缝、大道之隙中来回穿梭,防不胜防。”

“虚空岛内岛其他人出不来,但如果是寒天之鼬,花费一定代价,理论上是可以出来的。”

“只是,它钻出来后,应是找不准方向,钻进了这不赦厅之中,这才又被封禁,直至你来。”

所以……

这是头从虚空岛内岛跑出来,却又迷失了的半圣级鬼兽?

徐小受听得心颤,他比任何人都能接受这个解释,比红衣还能!

因为这听起来离谱,但有事实根据。

虚空岛内岛徐小受是不曾去过,但好似越强者越难出来,都有所限制,只有能力诡异者,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性逃之夭夭。

封于谨是一个,无机老祖是一个,现在则是这位寒爷,这头寒天之鼬?

料想至此,徐小受已经快要坐不住了。

因为从这个角度去想,寒天之鼬,也就是寒爷,似乎是自己人啊!

“我,站错立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