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重生飞扬年代

这时,杜飞那边已经办完了事儿。

温存一会儿,因为时间紧,便穿衣服走了。

剩下王玉芬懒得动弹。

杜飞临走也没跟于嘉嘉打招呼,她是听到门声,才知道人走了。

又等了一会儿,打发小葡萄自个玩去。

于嘉嘉去王玉芬屋里。

因为是冬天,关窗户关门的,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味道。

于嘉嘉是过来人,知道那是什么,脸上有些发烫。

王玉芬在炕上赖着,听到门声,扭头一看,想到自己这样子,不禁有些害臊,强装若无其事:“嘉嘉,晚上饭就指望你了。”

于嘉嘉“嗯”了一声。

这段时间,她跟王玉芬相处的不错,为她抱不平道:“你也是,就这么由着他折腾,可别把身子搞坏了。”

于嘉嘉说着,坐到炕沿上。

王玉芬脸一红,小声道:“净瞎说……”

话没说完,于嘉嘉坐到炕边,忽然“呀“了一声。

脱口道:“水咋还整洒了。”

王玉芬一愣。

却不好解释。

转念一想,貌似自个跟杜飞之前,结婚好几年也没这样。

听于嘉嘉说,她那爷们儿身体还不如王昆那死鬼。

索性也不顾身上没穿衣服,撑起身子道:“嘉嘉,你不会都没有过吧~”

于嘉嘉大囧,不知道怎么回答。

王玉芬见状,也不用她说了,心里凭空冒出一股优越。

开始巴拉巴拉的说起来。

直把于嘉嘉说的面红耳赤。

心里就想快走,偏偏脚又听听使唤。

一边听着,一边暗想,真有那么舒服……

另外一边,杜飞离开之后。

到胡同外边跨上摩托车,却没急着走。

掏出那颗包着蓝布的夜明珠,心念一动将其收入随身空间内。

杜飞估计,这颗珠子如果真像王佩说的那样,是乾隆皇帝龙冠上的珠子,放到随身空间内,肯定非同小可。

果然,刚一放进去,顿时整个随身空间都跟着轻微震动起来。

一瞬间,大量蓝色和白色的光芒涌出来,充斥在空间内。

随着这些光芒涌现,久久没出现变化的随身空间,再次开始向外扩张。

杜飞心中一喜。

跟杜飞预想的差不多,王佩没有撒谎。

这颗珠子还真是实打实的皇室物件。

而且不是一般玩物,而是参加祭祀活动,或者正式的朝会,才会用的东西。

根据杜飞的经验,类似这方面的东西,更容易使随身空间的体积扩大。

不过运气成分很大。

之前陈方石收集那些东西,也有不少皇室珍品,但放到随身空间内,却没这么大效果。

等杜飞骑着摩托车来到朱婷单位。

随身空间已经渐渐稳固下来,体积大幅提升,长宽高都超过八米,已经相当于一个不小的仓库。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杜飞见状不由喜出望外。

却在这个时候,突然表情一僵。

因为在查看随身空间的时候,他发现那颗夜明珠表面出现大片龟裂!

杜飞心念一动,立即把珠子取出来。

落到手里的时候,竟然掉渣儿了。

杜飞心说“完了”,这颗珠子算是毁了。

本来他使用随身空间吸取蓝白光芒很有分寸,一般都会留下一两成。

免得吸干了,东西直接废了。

这种损坏,就算使用蓝光也没法修复了。

但这颗珠子却有些不一样。

还留下三成富余,竟然就损坏了。

杜飞颇有些可惜。

而且王佩母女的事情,也必须得办成了。

不然,这颗珠子坏了,东西都没法退给人家。

隔了一天,杜飞抽空去了一趟朱丽所在的文工团。

已经收了东西,就得把事儿办了。

然而一问,朱丽这娘们儿竟然没上班,跟单位请了好几天病假。

杜飞不知道她搞什么鬼,干脆又跑了一趟四合院。

白天都去上班了,院里没什么人。

杜飞照例把摩托车停在远处。

刚来到后院,就看见朱丽在那撅着个大屁股,正搁鸡窝里掏鸡蛋呢~

杜飞没想到,能看到她这种状态。

朱丽平常打扮起来,那是又洋气又漂亮。

现在,大概刚睡醒,披头散发的,穿着男款的军大衣,脑袋上不知道从哪儿沾的草棍……

杜飞心里暗笑,鸟悄走过去“嘿”了一声“偷鸡呐”!

朱丽被吓一跳,蓦的把手从鸡窝里抽出来。

再回头一看,才发现是杜飞,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闲的是不~”

又瞅了一眼秦淮柔家:“这么早就来了,人家还没下班呢~”

杜飞听她阴阳怪气的,嘿嘿道:“今儿不找她,找你。”

朱丽皱眉,警惕道:“你找我?你想干啥!”

杜飞也没废话,直接道:“有点事儿求你……”

俩人一边回到屋里,一边把情况说了一下。

现在杜飞跟朱丽的关系颇有些奇怪。

要说好,肯定是不好。

但要说差,似乎也不差。

至少对朱丽来说,杜飞是个很特殊的男人。

朱丽住着杜飞的房子,上次被杜飞强吻了,也没说要搬走。

在过年的时候,俩人半夜还一起抽烟聊天。

那是朱丽平生第一次抽烟。

所以,知道储琳的事,杜飞才会第一时间想到朱丽。

除了因为朱丽在文工团,也是杜飞觉着他跟朱丽能说得上话。

朱丽听了“哼”了一声,撇撇嘴道:“我发现你还真是,脸皮厚的连子弹都打不透。小婷那边刚怀孕,你不收敛就算了,还变本加厉!这个储琳是谁?从哪儿骗的小姑娘?”

杜飞瞪她一眼,威胁道:“你别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再弄你一次。”

朱丽毫不示弱,一挺俩大扎儿:“有种你来呀!臭流氓~”

杜飞没跟着往下话赶话。

他来不是斗嘴的,稍微解释了一下跟王佩母女的关系。

朱丽认识陈方石,听完却吃了一惊,眨巴着眼睛。

不可思议道:“不是~陈教授……跑到香江去,还娶了个寡妇!”

杜飞“切”了一声:“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那老家伙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这句话倒是引来了朱丽的共鸣,跟着点点头。

转又道:“也就是说,这个储琳是陈教授的外女儿,陈教授是她亲姨夫。”

“就是这个关系。”杜飞点头:“你就说帮不帮这忙吧~你要不帮,我再找别人。”

朱丽撅撅嘴,虽然不甘心,但陈方石在朱家的地位超然。

况且又不是什么大事儿。

以她的份量,往团里塞个临时工根本不算事儿。

不过,这么帮了杜飞,她却不甘心。

低头往杜飞脚下看了一眼,气鼓鼓道:“帮你可以,但你必须把它给我彻底解决了!”

“喵呜~”

小乌立即警惕的昂起头,眼神不善的看向朱丽。

仿佛说,你个女人良心大大的坏了,什么叫彻底解决?本喵怎么惹你了~

刚才杜飞进屋的时候,就看见小乌这货堂而皇之的趴在它最爱的收音机上面。

见到杜飞,立即贱兮兮的凑过来,在杜飞的腿上蹭来蹭去,然后乖乖的趴在杜飞脚边。

朱丽在边上看着,气就不打一处来。

这段时间,小乌这货已经不是隔三差五了,而是几乎常住在她这儿。

杜飞家里,因为朱婷怀孕了。

虽然对经常把小乌放到随身空间清理,身上比大部分人都干净,但别人并不知道。

朱妈特地叮嘱杜飞,要暂时把小乌弄到别处,不然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这种事儿,丈母娘都发话了,甭管有没有影响,杜飞肯定要照办。

没法子,只能让小乌委屈委屈。

本来杜飞想让秦淮柔帮着照看一下。

其实也不用特别关照,小乌在外边从来不缺吃喝。

老鼠就不提了,什么鸽子、麻雀、野兔……但凡京城附近有的,就没有它吃不着的。

所谓照看,就是赶上下雨下雪,有个能睡觉的地方。

结果,小乌这货,大概是烦棒杆儿,没在秦淮柔家多待,反而在朱丽这儿住上了。

朱丽一开始还想方设法挡着,后来干脆躺平了。

因为甭管她想什么法子,下班回家的时候,总能看到这只大猫,懒洋洋的趴在收音机上。

到现在,朱丽是真服气了。

打又打不过,下药毒死的话,不说小乌会不会上当,朱丽自个儿也下不去手。

她只是不喜欢毛乎乎的动物,远没到杀之后快的地步。

“一言为定!”杜飞听她要求,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这令朱丽皱了皱眉:“答应这么痛快,你可别忽悠我,再像上次那样,告诉你,我可在真翻脸了。”

杜飞一再保证,这次肯定说到做到。

其实,就算朱丽不提,他也打算把小乌放到王玉芬那边去。

以后如果把慈心放在那边,既要防着慈心突然醒来,也要防着被外人发现。

除了留一只乌鸦全天盯着,杜飞想来想去,决定把小乌也放那边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