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的前世模拟器

“你管这叫颇为棘手?”贺曌是真的没有想到,喜只是简简单单吐出一口气,竟然直接洞穿自己的胸膛。

其实,倒也属实正常。二者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前者可是宇宙两大超级势力里的霸主,后者顶多在亿万颗星辰之一中,称王称霸而已。

哪怕高空中由大量殃气凝聚的脸,仅仅只是嚎渊邪神的分身,却依旧不是他能比拟的。起码没有如同布法寺的座主等人,只是听闻三句话,直接暴毙升天。

“浪费我一口气清气,为何不是棘手呢?”耳边响起喜,颇有些无奈的语气,他不由得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变啦!

居然学会人类毫无意义的凡尔赛。

不得不说,曾经的便宜师傅,活生生秀他一脸。

“临死前,我能不能问一个问题?”

“看在你逼出我一口清气的份上,问吧。”显然,喜跟其它的嚎渊邪神不一样,至少她脑子比较清醒,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并且能够沟通。

“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幸运未死的佛陀,没有告诉你吗?”

面对高空人脸的反问,他立即一愣。

“勉强撑到最后一口气,但一点信息都未能留下么。也罢,让那佛陀死的瞑目。”话音落下,又是一口...不对,应该说一缕头发丝粗细的清气,没入狠人曌的脑海。

下一秒,他的脑中宛如放映电影一般,闪过一个个画面。

天空裂开无数道巨大的伤口,赤红如血的液体从中洒落,又有残缺不全的碎片,自裂口中坠落大地。

然后,一块块碎片落地,突兀化身成为各种厉诡。黑雾小诡、血雾大诡、紫雾诡王、金雾诡神,千千万万的厉诡们肆虐世界。

本土仙佛势力齐出,与恶诡们展开生死斗。结果,不如人意。刚开始,倒是能占据上风,只是叫人惊骇的一幕出现,诡杀不死。

仙佛们是有数量的,亦会受伤、死亡。于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厉诡的数量越多越多,实力越来越强,最终外来的诡们,消灭本地土着。

当然,并未完全消灭。一些仙佛面对恐怖的厉诡,选择低下头颅投降,加入对方成为二鬼子。另有一些人,另辟蹊径与诡共生,以诡的力量来压制诡。

历经千年,凡是反抗的仙佛,无一幸存。唯有投靠者、与诡共生者,成为新的仙佛。只是她们同样未能想到,自己已经注定的命运。

只要修为、实力符合嚎渊制定的标准,灵魂全部惨遭收割,投入暗无天日、没有时间、没有空间的嚎哭深渊中,化为绝望的灵魂,成为一份养料。

而如来很幸运,她以无上伟力,自困于曾经的佛土。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如果...如果没有他,一位外乡人。曾经掌管偌大佛教的佛陀,怕是要孤死小世界中。哪儿还能硬撑着钻出来,一直挨到其弄出九层莲台果位,将佛位传下。

“怪不得,怪不得那些仙佛的泥塑,一个个动作僵硬,没有丝毫情感。合着,她们其实早就全死了!”

那些投靠嚎渊实力和与诡共生的仙佛,穷极无数年修炼出的金身不朽,在世界规则碎片所化的厉诡腐蚀下,早早失去种种神异。

如若不然,纵然是有红莲业火锻造的金身,估计亦会是一场苦战。

毕竟,她们一个个早已没有神异可言,顶多防御硬一点、力气大一点。

“再有三百多年,估摸着便会彻底化身泥塑。”喜,突然插一嘴,满是嘲讽道。“金身,呵呵。我嚎渊侥是连时间都无惧,区区肉身罢了。”

“啪!”

贺曌一拍大腿,全解释通啦。难怪三百年后,没有仙佛泥塑找他的麻烦。一旦启动回档,返回三百年前,她们全从寺庙中的高台上起身,锲而不舍的要弄死寄几。

合着三百年前的仙佛们,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奇怪。”喜,皱着眉头盯着着名狠人。对方询问她事情的起因,自己同时观察着面前的人类,探寻底细。

首先是如来,明明自困佛土,为何能出来?

其次,按照嚎渊对此方世界的限制,应该无人能修炼出九层莲台的果位。不不不,更具体一点,撑死是个罗汉,并且必须是定数中的果位。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换句话说,布法寺的老座主说的没错,果位全是有数量的。指定数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嚎渊的邪神。

哪怕有人侥幸突破限制,顶多自己造出罗汉果位,便是极限。而全世界的资源加一块,亦是不可能让人从罗汉晋升菩萨。

所以,她趁着狠人曌思考、回忆,不断窥视着对方的隐秘。可惜任凭使出吃奶的力气,人类确确实实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土着,没有丝毫破绽。

但,完美到没有破绽,本身便是最大的破绽。

对方,肯定有问题,还是大问题。

当一人一神,沉默无言之际,姓贺的视线内左上角,突兀弹出一条信息提示。

【恭喜玩家,完成任务②辛秘:了解世界的秘密。】

【请问是否选择结束游戏?】

【是/否】

他没有立即做出选择,任凭最后一条消息提示,【是/否】悬挂视线左上角。

游戏玩家嘛,当然要摄取最大的奖励,尝试一下把任务三一同搞定。

“话说回来,你留下的后门是嘎巴拉碗吗?”

“想反败为胜?”

喜,笑了。

绝对的实力面前,有什么好反抗的。

可惜,不等她率先出手。

“回档。”

世界勐地陷入停滞,周围景色飞速倒退。

由殃气凝聚而成的人脸散开,化为漫天滚动的黑雾,且覆盖范围急速缩小。成为遗址的布法寺,因回档的伟力,重新复原。

无穷无尽的殃气,缩回供桌上的嘎巴拉碗里。报信的小沙弥们,一路倒退着返回大殿。于视线内闪成马赛克的景色下,他又一次回到商阳市的王姓家传分支总坛的客房。

墙壁上挂着的电子时钟,时间显示为——【12:00:10】。

“呼——”

贺曌吐出一口浊气,真刀真枪自己肯定是干不过喜的,即使人家不是真身降临。

“第二时间线我没招,第一时间线我还治不了你?”

不就是嘎巴拉碗嘛,等着!

等会儿,我直接从布法寺抢走,先断掉嚎渊留下的后门。

之后么,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把整个世界犁一遍,清理所有厉诡。完成任务三后,立马选择结束游戏,高高兴兴领取奖励。

“蹭!”

拥有佛位后,他的实力倍增。

几乎是一眨眼,便抵达布法寺门前。

“施主......”

话未说完,负责看门的小沙弥眼前一花,发现不速之客消失不见。

“?”

狠人曌在布法寺转悠一圈,愣是没有找到嚎渊的后门嘎巴拉碗。

“啪!”

他勐地一拍额头,想起来当初抢夺桑吉时间诡的时候,貌似没有从法王身上发现骨碗,只有一口装有大乘佛心脏的盒子。

“蹭!”

正在方丈之室打坐念经的桑吉,突然察觉到房间中多出一人。

正欲动手,浑身瞬间定住。

“时间?”

不错,着名狠人暂停了他的时间。

至于反抗嘛......

一个罗汉果位的人,想要跟佛陀果位的人掰手腕子,能掰嬴?

“我问,你答。”

“好。”

虽然房间处于时间暂停,但并不妨碍他开口说话。

从这里能够看出,陌生的入侵者实力,远远超出想象。

“嘎巴拉碗呢?”

“你指的是哪个嘎巴拉碗。”

没办法,家大业大,别的东西不多,类似嘎巴拉碗的法器,太多了。

“布法寺镇寺之宝,由一位大德罗汉的头骨制成,通往一处自成一方的世界。那片世界没有光、没有时间、没有死亡,唯有永恒的寂静。”

“商阳市,布法寺王姓家传分支。”

“?”

桑吉见到陌生人的奇怪表情,小声解释道。

“老衲最近一直心神不宁,每次前往大殿礼佛,看见骨碗都心有余季。恰巧,王姓家传分支的当家人,借用嘎巴拉碗,顺水推舟下......”

接下来的话没继续往下说,但意思大家懂,祸水东引呗。一旦出事,有人扛。坑不住的话,他们布法寺大不了不要。扛得住,再收回来。

好家伙,桑吉你个浓眉大眼的和尚,居然把慧根用在这上面,当初小瞧你啦。

话说回来,当初佛学展览馆,一帮人只盯着黄金转经筒,压根无人注意毒蛇和尚手里面的骨碗。属实是有眼不识泰山,谁能想到小小的家传分支,竟然能借到布法寺的镇寺之宝。

想来,不久前王博举行令血肉拥有意识的仪式时,所使用的骨碗,就是它!

“蹭——”

时间暂停解除,人一晃儿从高原布法寺,返回商阳市王姓家传分支的总坛。

在不惊动任何人下,他悄无声息地把嘎巴拉碗给摸走。

无人区,拿着骨碗翻来覆去,愣是没看出来,到底哪儿令人心惊肉跳。

贺曌走到水源边,蹲下身子把碗洗的干干净净,张开嘴一口吞下。

“咕冬——”

他打算利用BUG的贪吃诡能力,将嚎渊的后门给消化干净。不得不说,不愧是由大德罗汉头盖骨制作的法器,真硬啊!

强大的胃酸,覆盖嘎巴拉碗,并未第一时间腐蚀。反而有一股力量,顽强的抵抗着。稍微预估一下溶解所需要的时间,他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时间加速!”

一股属于时间的伟力,瞬息间笼罩全身上下。

尤其是胃囊的时间,正在飞速且疯狂的流逝。

下一秒,骨碗惨遭腐蚀。

“嗤嗤嗤......”

小腹处传出剧烈的腐蚀声,始作俑者露出胜利的笑容。

“哧熘——”

人影一闪,开始着手清理商阳市的野生厉诡们。

一边溶解着嘎巴拉碗,一边进行任务三和平,双管齐下,两不耽误。

此次花费的时间,比前几次少很多。

两个星期不到,全世界变得清清爽爽的,找不出一只厉诡。

与此同时,他下狠手把全部修炼者,全部送入西天,骨灰都没留下。

和平么!

对于普通人来说,厉诡固然恐怖,一旦遇见基本上十死无生。但是,修炼者并不比厉诡好到哪里去,他们一样掌握着颠覆世界的力量。

既然厉诡没有,索性也别有超凡力量,如此方能迎来真正的和平。

另外,他顺带手把所有跟修炼有关的书册、法器、经文等等,挨个摧毁。

省的有什么天命之子,一不小心从某些地方,获得超凡之力,到时候繁衍起来,指不定会搞出啥奇奇怪怪的东西来。

千万别小瞧人类的创造力,没有厉诡还不会制造厉诡吗?

谁清楚,万一某位小天才灵机一动,把世界祸祸的更糟呢!

“轰——”

腹部传出一声闷响,嘎巴拉碗彻底成为历史,嚎渊的后门消散。

但,一大股黑色殃气爆开,欲要挤破胃囊,或是顺着喉咙钻出来。

可惜,凭借这点黑雾想撑死着名狠人,着实有点痴人说梦。

红莲业火焚烧一亿次锻造出的金身,固然在喜的面前不值一提,但也不是一点点殃气能拿捏得。

“嗤嗤嗤......”

下一秒,大量胃酸分泌,恍如暴雨一样,汹涌着吞没殃气。紧接着,又有赤色的红莲业火降临,汹汹焚烧着黑雾。

双方合力下,一下子把殃气的凶勐爆发的势头给打掉,并使之节节败退,逐渐缩小。

短短数分钟,整个胃囊空荡荡的。

肆虐的殃气、如洪水勐兽般的胃酸、焚烧一切的酷烈业火,悉数不见。

“嗝!”

他打了一个饱嗝,一缕缕若有若无的青烟从喉咙中涌出。同时,视线内左上角勐地弹出一条信息提示。

【恭喜玩家,完成三和平:搞定一切,还世界朗朗乾坤。】

【请问是否选择结束游戏?】

【是/否】

不等他选择【是】,整个大地颤抖了一下。

“轰隆隆!

他皱起眉头,脚下的地面晃动,愈加剧烈。

“这种感觉怎么有一点奇怪呢?”

言罢,一飞冲天。

入眼处,烟尘动荡,一条条土龙翻滚。

不对劲儿,不是大地。

而是......星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