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在修仙界长生不死

“我等为了神洲安宁,老祖定会宽恕!”

补天教几位真神,面上毫无愧色。

什么老祖也比不过手中权势,尤其是前路断绝,飞升无望,补天教千年来未有新晋人仙,未必都是天帝阴谋。

出了人仙,补天教谁说了算?

孙长生目露讥讽,法力运转,打神棒逆势轰向镇魔塔。

“俺老孙在这塔中待了万年,若非真仙禁制,早就将其炼化,尔等拿出来当真是

贻笑大方!”

打神棒正中搭底铭文,无量量压力霎时散去,一圈圈余波横扫天庭。

这一击,不知多少正神化作飞灰!

“妖猴狂妄!”

诸真神恼怒至极,为首的六人催动神力,飞出六道真龙尸骸,首尾相连化作紧箍套向孙长生。

“又是六龙环!”

孙长生身形一晃,便要化作遁光躲避,镇魔塔垂落无量镇压之力。

眼见六龙环就要落在头顶,虚空破碎,从中伸出一只牛蹄,对着六龙环轰轰轰踩了几脚。

孙长生趁势而起,一棒打中镇魔塔,将它轰出几千里外。

打神棒调转方向,又兜头打向天帝。

补天教真神怒道:“牛大圣,你也要逆反天庭?”

“阿弥陀佛!”

佛教真神劝说道:“天庭乃初代天师建立,牛大圣乃天师坐骑,岂能违背其生前意愿?”

哞!

黄牛啸声从虚空传出,话中意思很明显,如今天庭已非当年!

与此同时。

天帝香火神力堪称无穷,杨玄气血力量绝世无双,斗法厮杀不分上下。

孙长生一棒子打过来,天帝只得勉强防守,却见堪比人仙的香火神躯,轰然崩碎,化作飞灰。

“啊!该死!”

天帝登基三千年,从未有过如此耻辱,当着群神的面让人打碎,日后有何脸面执掌天庭。

“封神榜,来!”

一声令下,天穹绽放璀璨神光,明黄绢帛凭空显化。

此宝乃数十位人仙炼制,为了能承载封神功德,耗费了无数奇珍异宝,其材质比之六龙环更胜一筹。

又历经天庭三千年炼化,享受整个神洲气运蕴养,一出世就彰显无上神威。

封神榜上亮起一个个姓名,与殿中诸神互相对应,落下无穷香火、气运、功德加持真神之躯。

“这般实力……”

补天教真神仔细感应,封神榜加持下,已然不弱于人仙。

“妖猴,当诛!”

天帝承受神光加持最多,此时可谓气运加身,香火供养,功德无量。

孙长生收起嬉皮笑脸,目光凝重看向封神榜,呲牙道。

“师弟,该拿出真本事了!”

“这些家伙仗着先辈遗宝,我也召唤祖宗!”

杨玄重重点头,全身上下绽放翠绿光芒,澎湃汹涌的木灵神光,映照之处凭空生出无数草木。

大半化作废墟的天庭,转瞬又成了深山老林。

嗡!

天地震动,杨玄身后显化一道虚影,看身躯似是禽鸟,脚下踩着两条真龙,脑袋却是人形。

五官模湖,唯有双目闪烁光芒。

天帝见到这道虚影,不自禁骇然道:“祖巫!”

“天帝老儿确是有些见识。”

杨玄嘲讽一声,祖巫虚影落入体内,肉身迅速蜕变为鸟身人头,双翅振动吹出恐怖飓风。

腾空飞起,鸟爪抓向天帝头颅。

天帝冷声道:“拦住他。”

群神得令,各施神通试图困住杨玄,却听孙长生怪笑道:“尔等对手,是俺老孙!”

打神棒扫过,拦下诸神法力。

杨玄厉声道:“放了我母亲!”

“好个不忠不孝之辈!”

天帝举止投足间有天道韵律显化,看似寻常术法神通,经过三重加持后,威力增长十倍不止。

眼见着又陷入僵局,破碎的虚空钻出颗牛头,张口对着天帝一吸,将无量功德吸了个干净。

“朕的功德!”

天帝目眦欲裂,不知这头牛什么跟脚,竟然能吞噬炼化功德。

失去功德加持,杨玄陡然占据上风,祖巫之躯轰碎护体气运,一爪将天帝撕成两截,脚下真龙一人一口吞入腹中。

生啖天帝!

诸神神色剧变,此等羞辱,比之崩碎身躯更甚。

香火神力弥漫,凝聚成天帝身躯,眼中闪烁无穷怒火,偏偏又无可奈何,盯着杨玄打量许久。

“朕可以放了你母亲!”

诸神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天帝肯退后一步,今日局面就能挽回,至于斗法余波破坏的宫殿,死去的正神,乃至于破烂不堪的天庭。

这些都是小事!

天庭只要不覆灭,多少正神都能招来。

杨玄说道:“你有什么条件?”

“接受天庭敕封!”

天帝说道:“赵瑶乃朕培养的天庭新君,本打算推其上位,结果全让你搅乱。你成为天庭正神,镇压一切,赵瑶自可安稳登基!”

“陛下。”

补天教正神出声道:“如此行径,岂不成了一家一姓之天庭?”

其余真神亦是反对,首任天帝乃人仙定下,自是无权反对,第二任天帝需要大家公推,有德者居之。

天帝冷眼扫过,说道:“赵瑶乃朕之嫡孙,又是人仙之母,其子与孙大圣师出同门,与牛大圣称兄道弟,尔等还有什么意见?”

“这……”

群神这般一想,确实无可反驳。

纵使真的公推,赵瑶的实力背景,可能拉拢大多数真神。

“师兄。”

杨玄说道:“此事你认为如何,若是不行,我等继续闹下去,不信这天帝老儿舍得天庭崩碎!”

孙长生不在意道;“区区天庭,俺老孙也看不上眼,任谁去做天帝也无妨。”

杨玄看向天帝,说道:“此事还需母亲决议!”

天帝手掐法诀,阵法灵光闪耀,将赵瑶从天池摄来。

赵瑶了解过事情经过,不敢置信的看向杨玄,未曾想当年毫无灵根的儿子,竟然能打上天庭威压天帝。

“玄儿,这毕竟是族中老祖,血脉相连,便答应了吧!”

“好。”

杨玄点头道:“我不愿在天庭任职,而是回桃山潜修,且听调不听宣。”

“允!”

天帝沉吟片刻说道:“敕封杨玄为战神,可自行招募天兵天将,驻扎桃山,监察神洲西南。”

诸神眉头微皱,此等官职权力太过,放在凡俗讲便是一方军镇。

旋即想到杨玄实力,无论封什么官都是一方霸主,也就没有出声反驳,修仙界终究是以实力为尊!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多谢陛下。”

杨玄不在意的拱拱手,笑着看向赵瑶:“母亲,自此之后,我等一家团聚,再也不分开!”

赵瑶欣喜颔首:“数百年未见夫君,也不知他过得如何。”

孙长生抓耳挠腮,嘿嘿笑道:“现在去就是了。”

说罢,三人脚下生云,径自离开天庭,仿佛刚刚斗法厮杀就是串了个门。

凌霄殿废墟。

唯有宝座仍然完整,天帝目光扫过四面八方,哪还有丝毫天庭模样,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

实力不够,天庭就像是菜市场,人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再这般闹几次,天庭颜面尽失,还怎么管理神洲修士。

天帝挥手收回封神榜,看向雷部真神。

“告诉那些魔头,广收弟子,数目可扩至五万!”

……

天帝历2967年。

天庭敕封战神,位列超品,桃山方圆三千里划为私地。

初时。

修仙界议论纷纷,不知这战神是何来历。

随着残存不足三成的正神,将大闹天宫的消息传出去,东胜神洲顿时哗然。

寻常修士触犯天条,轻则关押天牢,重则魂飞魄散。

杨玄都将天帝生吞了,非但不罚,反而封正神,给地盘,眼见着桃山又成了新的青云山。

这不明摆着欺负人么?

凡俗修士闹哄哄,要求天庭放宽天条,亦或者依法惩治杨玄!

结果太岁部正神巡查四方,将有意见的修士都扔进天牢,直至认识到错误,才会放出来,且永生不允封神。

狠狠的处罚了几千修士,修仙界顿时恢复了安乐祥和。

天庭管不了杨玄,还收拾不了区区修士!

二闹天庭并未造成多大危害,由于天帝及时认怂,死的正神、破坏的地脉只有上次半数,然而造成了深远影响。

修仙界有识之士,也看出了天庭的虚弱,开始了阳奉阴违。

诸多大教尤其是三仙宗,又重新拾起了人仙修行之法,只要突破返虚境界,天帝之位唾手可得!

……

太阳不会因为一个人升起,也不会因为谁而落下。

岁月悠悠,古往今来。

天庭或许在近几千年势头大些,然而拉长了时间线,也只是历史中的一小朵水花。

周易在青云山闭关,隔绝一切外在声音。

终于,在九千九百岁时,心魔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的莫名,去的也莫名,这心魔莫不是来搞笑的?”

周易微微摇头,原本模湖的天地万物,再次恢复真实,体会过一虚一实的玄妙变化,道法境界又有提升。

此番渡过心魔,也得了许多好处,元神已然臻至圆满。

“继续修炼,直至化神圆满!”

转眼间。

又是百年过去。

周易倏然睁开双眸,磅礴法力透体而出,在石室内卷起狂风。

“精气神圆满,已然可以引动返虚天劫!”

奈何回想当年黄牛渡劫,周易顿时止了心思,多少化神圆满修士,在那恐怖雷劫下灰飞烟灭。

或许是天地规则,返虚之前的天劫,威力递增却也有数可循。

返虚天劫,威力位列独一档。

补天教真传天赋异禀,又修持仙界功法,能渡过返虚天劫的不足百一。

“所以,精气神圆满,有百一概率晋升人仙,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周易叹息一声,还需继续修持,反正凡间已经近乎无敌,也不用灾祸降临,完全可以花费几万年堆到十成十。

“毕竟贫道一脑袋业力,说不准雷劫还会厉害几分,切不可心急,免得辛辛苦苦万年化作一场空!”

“先不想这些烦心事,今日可是贫道一万岁生日。”

“整寿,必须好好庆贺!”

周易身形闪烁,下一瞬出现在天穹之上,法力运转施展先天神风。

呼——

一口气化作无量量狂风,将方圆数千里云层吹散,只见威力正中位置,虚空如蜘蛛网般裂开。

“不枉贫道万载潜修!”

“贫道有诸多灵宝,又有无数神通,当真斗法厮杀,也不弱于天庭真神!”

周易满意点头,破碎虚空向来是人仙专属,此番威力已然超脱化神境界,比之人仙又差了许多。

“且先去庆贺!”

一连苦修千二百年,凡俗人世已然过去几十代。

“唉,当年相好的淼淼姑娘,恐怕连骨灰都散了,可惜可惜。不过也无妨,世上总有十八岁的姑娘!”

“贫道亦是如此!”

“生来只有十八岁,一个灵潮是一年!”

周易念头起落间,遁光已经飞至崇山县,熟门熟路的落在春风楼外。

崇山县紧邻着青云山,冥冥中有大能庇佑,至今已经有三千年历史,几经扩张后面积堪比府城。

红尘滚滚,繁华热闹。

十年后。

脚步轻浮,心神通畅。

周易扶墙离开春风楼,驾云飞到摩云洞。

黄牛生出感应,连忙出来迎接,笑道:“仙长玩的可开心?”

“不错不错。”

周易满意点头,问道:“这春风楼两千年不倒,可是牛儿幕后庇佑?”

哞!

黄牛说道:“仙长远渡重洋,与九洲的念想,也就这么一点了。”

“是啊,九洲……仿佛已经过去很久了!”

周易叹息一声,又夸赞道:“还是牛儿深得贫道心思,过些时日将洞天取回来,有灵参娃娃那厮,显得热闹些。”

哞!

黄牛面露喜色,它最亲近的就是周易与人参娃娃,后者疲懒不喜修行,平日里也有更多时间陪伴。

“今儿来还是那事儿……”

周易指了指头顶,问道:“千年过去,贫道这业力还有多少?”

黄牛瞥了眼,吭哧吭哧不说话。

周易眉头微皱:“莫非还多了?按照补天教典籍记载,业力不应是自然消散么,只是消散速度极其缓慢!”

哞!

黄牛低声道:“仙长业力,变成三头牛了。”

“???”

周易先怔然,又恼羞成怒,不用卜算也知道,定是那泼猴又惹了事。

辛辛苦苦两百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到底怎么回事?”

黄牛说道:“仙长可还记得,孙长生代师收徒,您多了个记名弟子。”

“听你说过。”

周易不在意道:“那弟子没有灵根,修行气血武道,现在恐怕寿尽而死了吧?”

黄牛沉默片刻,缓缓说道。

“非但没寿尽坐化,反而机缘逆天,成为传说中的巫族,与孙长生联手打上天庭……”

周易面色千变万化,如同开了染坊,泄气的瘫坐在蒲团上,有气无力的问道:“牛儿怎么不传讯于我?”

“仙长闭关化解心魔,怕说出来您气急攻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