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从四合院开始的影视穿越

(明天全部恢复,出了点小状况。)

一栋二层的花园洋房,欧式风格,镂空的铁艺大门,院子里的汽车,彰显着主人的富贵荣华。

来到洋房院门前,娄晓鹅家的仆人已经等在门口,引着二人进入屋内一楼大厅,金色的壁纸,古典大气的家具,一对夫妇站在门内看着刘林。

刘林心思转动,花园洋房,家庭汽车,豪华家居,还有仆人,两年后,不抄你家抄谁家,现在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不用许大茂和刘海中,也有别人来。

“伯父,伯母,我叫刘林,是晓鹅的对象。你们好!”这会刘林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恭敬的向娄父娄母问好。

“好好,过来坐,刘妈上茶。”娄父亲切的说。

娄父娄母对视一眼,样貌一般,但很喜像,白白胖胖,圆头圆脑,有种很成熟,稳重,踏实的感觉。

提着的一堆礼物,糕点一般,水果可是稀奇的东西,还没到季节呢,不到一定级别别想吃到。有些特殊关系。

刘林看娄父娄母的神色,知道第一关过了。

“听晓鹅说你是个医生,怎么不去医院,反而去了医务所,医院有前途呀,医务所的天花板就是个主任。”娄父温和的问道。

“伯父,实话实说,我医术不高,而且我的性子比较懒,不愿意去医院那种节奏快的地方。虽然可能赚的不多,但够我和晓鹅姐的生活了,我也有其他的来钱途径。当然并不犯法。”

刘林知道经过许大茂的事,娄家肯定对他做过调查,别看只有一个下午,对这种精明的商人,也能把刘林查个大概,所以最好说实话。

看到娄父娄母又对视一眼,刘林知道第二关过了。

“你家里情况怎么样?”这次娄母开始了。

“家里父母身体都挺好的,在老家钢铁厂上班,有三个姐姐也都成家了,都有工作,就住在我父母家附近,关系很好。我家里人性格都很直爽,估计最晚后天就能来拜访伯父伯母,见了面您就能了解了。”原主的家庭这个年代算是不错的了,没拖累,都有工作。

看着娄父娄母的小动作,第三关通过。

“你知道我家鹅子离婚了,外面传是因为鹅子不能生育才导致许大茂在外面乱搞,如果鹅子不能生育,你怎么办?”娄母第二问。

刘林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应该是书房的方向。边上娄晓鹅快急死了,抓住了刘林的手,望着刘林的眼睛,恳求的眼神。

刘林还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娄晓鹅的手。

娄父娄母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是也站起身来,四人一起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许大茂的举报信是我写的,我当然知道他有不孕不育。当然当时只是晓鹅很照顾我,有一次我看到许大茂打晓鹅,再加上我很看不惯许大茂这个人,所以才写的。”刘林再一次选择了实话实说。

娄家三人都愣住了,收到举报信查实后,娄父曾找关系专门查过许大茂周围人的笔迹,但都对不上,这个举报人应该很了解许大茂。

娄晓鹅露出甜蜜的笑容,原来是林子帮我跳出的火坑,至于刘林和父母说的解释她不信,单纯的认为林子早就对自己有想法了。

“呵呵”娄晓鹅想到的甜蜜,忍不住笑出了声。

娄父娄母无语的看着女儿满脸幸福的小脸,心说这女儿完了,现在就是反对也不可能了。

“刘林你写几个字。”娄父还是很疑惑笔迹的问题,帮刘林准备好纸笔。

“好的伯父。”刘林把笔放在手心握住写了举报信三个字。

“哈哈哈有能力有眼光有手段,这个女婿我认下了。”娄父娄母看到刘林握笔的姿势,就明白了。

娄父娄母互相点了点头,刘林知道最后的考验也过了,虽然方法不够光明正大,但看的出刘林对娄晓鹅的上心,这就足够了。

至于是不是见色起意或者图他们的家产,他们也不在乎,见色起意也是一种喜欢,娄晓鹅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都带着一部分家产去了港岛,只是故土难离,娄父娄母才没跟着去,这里的一切本来就是给娄晓鹅的。

随后吩咐上菜,刘林吃到了穿越后最好的一顿饭。饭桌上四人稍微喝了点红酒,聊了聊家常,宾主尽欢。

刘林也没有说什么伯父赶紧全家去港岛的话,反正还有时间,今天不合适。

娄父娄母对这个知识渊博,思维敏捷,见识宽广的未来女婿很满意,娄晓鹅满眼都是小星星。

快八点了,刘林提出了告辞,约定好刘林父母拜访的时间,三人送到院门外,要不是娄母拉住了娄晓鹅,她直接就和刘林走了。

一栋二层的花园洋房,欧式风格,镂空的铁艺大门,院子里的汽车,彰显着主人的富贵荣华。

来到洋房院门前,娄晓鹅家的仆人已经等在门口,引着二人进入屋内一楼大厅,金色的壁纸,古典大气的家具,一对夫妇站在门内看着刘林。

刘林心思转动,花园洋房,家庭汽车,豪华家居,还有仆人,两年后,不抄你家抄谁家,现在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不用许大茂和刘海中,也有别人来。

“伯父,伯母,我叫刘林,是晓鹅的对象。你们好!”这会刘林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恭敬的向娄父娄母问好。

“好好,过来坐,刘妈上茶。”娄父亲切的说。

娄父娄母对视一眼,样貌一般,但很喜像,白白胖胖,圆头圆脑,有种很成熟,稳重,踏实的感觉。

提着的一堆礼物,糕点一般,水果可是稀奇的东西,还没到季节呢,不到一定级别别想吃到。有些特殊关系。

刘林看娄父娄母的神色,知道第一关过了。

“听晓鹅说你是个医生,怎么不去医院,反而去了医务所,医院有前途呀,医务所的天花板就是个主任。”娄父温和的问道。

“伯父,实话实说,我医术不高,而且我的性子比较懒,不愿意去医院那种节奏快的地方。虽然可能赚的不多,但够我和晓鹅姐的生活了,我也有其他的来钱途径。当然并不犯法。”

刘林知道经过许大茂的事,娄家肯定对他做过调查,别看只有一个下午,对这种精明的商人,也能把刘林查个大概,所以最好说实话。

看到娄父娄母又对视一眼,刘林知道第二关过了。

“你家里情况怎么样?”这次娄母开始了。

“家里父母身体都挺好的,在老家钢铁厂上班,有三个姐姐也都成家了,都有工作,就住在我父母家附近,关系很好。我家里人性格都很直爽,估计最晚后天就能来拜访伯父伯母,见了面您就能了解了。”原主的家庭这个年代算是不错的了,没拖累,都有工作。

看着娄父娄母的小动作,第三关通过。

“你知道我家鹅子离婚了,外面传是因为鹅子不能生育才导致许大茂在外面乱搞,如果鹅子不能生育,你怎么办?”娄母第二问。

刘林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应该是书房的方向。边上娄晓鹅快急死了,抓住了刘林的手,望着刘林的眼睛,恳求的眼神。

刘林还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娄晓鹅的手。

娄父娄母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是也站起身来,四人一起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许大茂的举报信是我写的,我当然知道他有不孕不育。当然当时只是晓鹅很照顾我,有一次我看到许大茂打晓鹅,再加上我很看不惯许大茂这个人,所以才写的。”刘林再一次选择了实话实说。

娄家三人都愣住了,收到举报信查实后,娄父曾找关系专门查过许大茂周围人的笔迹,但都对不上,这个举报人应该很了解许大茂。

娄晓鹅露出甜蜜的笑容,原来是林子帮我跳出的火坑,至于刘林和父母说的解释她不信,单纯的认为林子早就对自己有想法了。

“呵呵”娄晓鹅想到的甜蜜,忍不住笑出了声。

娄父娄母无语的看着女儿满脸幸福的小脸,心说这女儿完了,现在就是反对也不可能了。

“刘林你写几个字。”娄父还是很疑惑笔迹的问题,帮刘林准备好纸笔。

“好的伯父。”刘林把笔放在手心握住写了举报信三个字。

“哈哈哈有能力有眼光有手段,这个女婿我认下了。”娄父娄母看到刘林握笔的姿势,就明白了。

娄父娄母互相点了点头,刘林知道最后的考验也过了,虽然方法不够光明正大,但看的出刘林对娄晓鹅的上心,这就足够了。

至于是不是见色起意或者图他们的家产,他们也不在乎,见色起意也是一种喜欢,娄晓鹅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都带着一部分家产去了港岛,只是故土难离,娄父娄母才没跟着去,这里的一切本来就是给娄晓鹅的。

随后吩咐上菜,刘林吃到了穿越后最好的一顿饭。饭桌上四人稍微喝了点红酒,聊了聊家常,宾主尽欢。

刘林也没有说什么伯父赶紧全家去港岛的话,反正还有时间,今天不合适。

娄父娄母对这个知识渊博,思维敏捷,见识宽广的未来女婿很满意,娄晓鹅满眼都是小星星。

快八点了,刘林提出了告辞,约定好刘林父母拜访的时间,三人送到院门外,要不是娄母拉住了娄晓鹅,她直接就和刘林走了。

一栋二层的花园洋房,欧式风格,镂空的铁艺大门,院子里的汽车,彰显着主人的富贵荣华。

来到洋房院门前,娄晓鹅家的仆人已经等在门口,引着二人进入屋内一楼大厅,金色的壁纸,古典大气的家具,一对夫妇站在门内看着刘林。

刘林心思转动,花园洋房,家庭汽车,豪华家居,还有仆人,两年后,不抄你家抄谁家,现在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的,不用许大茂和刘海中,也有别人来。

“伯父,伯母,我叫刘林,是晓鹅的对象。你们好!”这会刘林收起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恭敬的向娄父娄母问好。

“好好,过来坐,刘妈上茶。”娄父亲切的说。

娄父娄母对视一眼,样貌一般,但很喜像,白白胖胖,圆头圆脑,有种很成熟,稳重,踏实的感觉。

提着的一堆礼物,糕点一般,水果可是稀奇的东西,还没到季节呢,不到一定级别别想吃到。有些特殊关系。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刘林看娄父娄母的神色,知道第一关过了。

“听晓鹅说你是个医生,怎么不去医院,反而去了医务所,医院有前途呀,医务所的天花板就是个主任。”娄父温和的问道。

“伯父,实话实说,我医术不高,而且我的性子比较懒,不愿意去医院那种节奏快的地方。虽然可能赚的不多,但够我和晓鹅姐的生活了,我也有其他的来钱途径。当然并不犯法。”

刘林知道经过许大茂的事,娄家肯定对他做过调查,别看只有一个下午,对这种精明的商人,也能把刘林查个大概,所以最好说实话。

看到娄父娄母又对视一眼,刘林知道第二关过了。

“你家里情况怎么样?”这次娄母开始了。

“家里父母身体都挺好的,在老家钢铁厂上班,有三个姐姐也都成家了,都有工作,就住在我父母家附近,关系很好。我家里人性格都很直爽,估计最晚后天就能来拜访伯父伯母,见了面您就能了解了。”原主的家庭这个年代算是不错的了,没拖累,都有工作。

看着娄父娄母的小动作,第三关通过。

“你知道我家鹅子离婚了,外面传是因为鹅子不能生育才导致许大茂在外面乱搞,如果鹅子不能生育,你怎么办?”娄母第二问。

刘林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应该是书房的方向。边上娄晓鹅快急死了,抓住了刘林的手,望着刘林的眼睛,恳求的眼神。

刘林还没说话只是拍了拍娄晓鹅的手。

娄父娄母露出疑惑的表情,但是也站起身来,四人一起进了书房,关上了门。

“许大茂的举报信是我写的,我当然知道他有不孕不育。当然当时只是晓鹅很照顾我,有一次我看到许大茂打晓鹅,再加上我很看不惯许大茂这个人,所以才写的。”刘林再一次选择了实话实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