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的师父是魔女

听闻素鸢之言,冰尘露出了几分苦笑。

“这么说,此前倒是我过激了,一时动怒,将那大长老之子杀了。”冰尘道。

素鸢微微抿嘴,说道:“我说过,你所杀之人,皆是该杀。”

冰尘愣了一下,不过随之,其便露出几分感激之色。

略一沉吟,冰尘问道:“那梵梦,仙子可否说说她的情况?”

“怎么,对她感兴趣了?”素鸢问道。

冰尘面露几分苦笑,说道:“仙子就别调侃我了,我只是觉得,相比于其他人,她显得很特别。”

“她的哀伤?”素鸢问道。

“不错,还有她的气势。”冰尘道。

话及此处,冰尘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分明看起来柔柔弱弱,不露出杀意之时,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但一旦以神念窥视,就恍若如坠深渊,又如面对一只史前凶兽,让人心神不宁。”

素鸢闻言,忍不住掩嘴轻笑,说道:“你这话,若是让梵梦听到了,指不定她会将你‏‎‏‎‏​‎‏‎​‏‏‎‎‏‏镇压,以驱魔之音净化个几百年时间。”

冰尘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看着冰尘,素鸢笑意也很快收敛,沉吟几分,说道:“梵梦,她所修之道乃世之大悲,悟天地疾苦悲哀,以证其身。”

冰尘闻言,明显露出几分惊色,说道:“世间竟还有证如此之道的人。”

素鸢点头,说道:“世间万道,皆有人证。上到天地大道,堪天地轨迹,下到凡尘俗世,悟世俗情理。”

冰尘露出几分若有所思,不过也仅仅片刻,便对素鸢抱拳道:“多谢仙子。”

素鸢抿嘴,微微摇头。

略一沉吟,素鸢继续说道:“你们之所以会觉得在面对梵梦之时会有一种莫名的压迫之感,其中一部分缘由,也是因为如此。她所代表世之大悲,世间亿万众生,皆有悲哀之时,看着她,会让人情不自禁地就坠入自己的悲哀情绪之中,潜藏在心神深处的那份悲哀也会被牵引而出,乃至无限放大。”

冰尘再度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除此之外,当然,梵梦的真实实力,也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素鸢继续说道。

“神尊中期?”冰尘问道。

素鸢点头道:“不错,但她这个神尊中期,却远非其他神尊中期可比,甚至许多神尊后期,都不是她的对手。”

冰尘暗暗一惊。

看着冰尘,素鸢露出几分意味莫名之色,停顿几分,继续说道:“若是梵梦想要突破,早在上万年之前,便已是神尊顶峰。并且若是她欲去争夺那天地认可的十人之位,当今世上,乃是最有机会的几人之一。”

冰尘再度暗暗一惊。

“这么厉害!”冰尘道。

“你以为呢,当年即便我全盛之时,也只能与她拼得旗鼓相当。”素鸢道。

冰尘砸吧砸吧了嘴。

“我如此说,你还会觉得她柔柔弱弱吗?”素鸢打趣道。

冰尘无奈一笑。

“还有什么想问的没?”素鸢随之问道。

冰尘想了一下,说道:“你与她,是什么关系?”

“普通朋友而已。”素鸢道。

“普通朋友?”

冰尘明显不信。

“当年我闯入万妖域深处,救过她一次。”素鸢随之又说道。

“这还叫普通朋友?”冰尘有些无语道。

“交集很少,交情也并非很深。”素鸢道。

“可我发觉,那梵梦对你,可是上心得很的。”冰尘说道。

素鸢沉吟了一下,说道:“或许,因为她就只有我一个朋友吧。”

说这话时,冰尘隐隐察觉,素鸢的几分怜惜。

“就你一个朋友!”冰尘略显惊讶道。

素鸢点头道:“她的意境太特别,无人敢与她靠近,她自己也不愿与人交流。修道数万年,一直是一个人孤零零。”

冰尘闻言,也有几分怜惜道:“倒是可怜。”

话及此处,冰尘转而说道:“好了,我要问的也已经问完了,仙子你便继续修炼吧,不打扰了。”‏‎‏‎‏​‎‏‎​‏‏‎‎‏‏

素鸢微微点头,随之便缓缓闭眼。

再度看了素鸢一眼,冰尘面露几分浅笑,随之心念一动,便离开了意识世界。

樱花树下,冰尘睁眼。

不出所料,第一眼,冰尘便看到了玄樱的身影。

此时的玄樱,正伴花而舞。蝶粉花瓣环绕其身,恍若花中仙又如画中仙,灵韵超然,世间难有。

似有所觉,玄樱看向了冰尘,见其已经醒来,神色一喜,赶紧停下,来到冰尘近前,福身一礼。

“师尊醒了。”玄樱道。

冰尘点头,随之起身,看着玄樱,神色柔和,说道:“跳得很好。”

玄樱脸颊微微一红,略显羞意地说道:“师尊就别取笑弟子了。”

“真的,为师不骗人,真的跳得很好,伴花而舞,很美。”冰尘又说道。

玄樱脸颊红晕更甚,羞意更甚。

略一犹豫,玄樱低下头,说道:“师尊喜欢,弟子还可以为师尊再舞上......”

“哦,真的?”冰尘浅笑道。

玄樱微微点头,轻声嗯了一下。

“那好,为师又可以饱眼福了。”冰尘笑着说道。

玄樱虽感觉羞赧,但嘴角却忍不住泛起浅浅笑意。

“弟子......献丑了。”玄樱轻声道。

话音落下,玄樱脚下轻轻一点,翩然退后,玉臂一展,再度舞弄起来。

冰尘面带浅笑,目光紧紧盯在玄樱身上,若失神一样。

然,正当冰尘看得怔怔失神时,一缕传音,却突然在其心神响起。

眉头微皱,冰尘回神,下一刻,其眼神便微微一变。

似有所觉,玄樱停下,轻声问道:“怎么了,师尊?”

“婵儿她们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得出去。”冰尘道。

玄樱闻言,微微点头,脚步一点,来到冰尘身前,说道:“弟子随师尊一道。”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冰尘嘴角几分浅笑,嗯了一下,随之神元裹带上玄樱,二人便挪移而去。

魔炎之舟上,冰尘、玄樱现身。

第一时间,冰尘便察觉情况有些不对,赶紧四下打量。

虚空涟漪荡漾,天地极寒彻骨,隐约间,各种飞禽走兽虚空显现,又迅速隐没。

“怎么回事?”打量了一番,冰尘问道。

闻言,净婵与姜紫陌相互对视了一眼,皆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姜紫陌说道:“之前,我们遇到了一个虚空漩涡,见似乎是一个秘境入口,我和姐姐决定进去一探。可哪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秘境,而是掉进了这天然大阵之中。”

冰尘闻言,嘴角一丝浅笑,说道:“不就一个天然大阵,不必担心。”

净婵、姜紫陌再度对视了一眼,又再度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怎么?这天然大阵很难破吗?”冰尘问道。

净婵点头,说道:“若我没猜错,这里乃是阵中阵,一个毁去了,另一个又立刻补全上来。之前我与陌儿已经破去了十几道阵法,但却依旧找不到出路,无奈之下,才给夫君你传音的。”

“阵中阵?”

冰尘眉头微皱。

目光看向不远处那些虚空涟漪,冰尘略一沉吟,神念缓缓向其蔓延。

“夫君小心!”见此情况,净婵赶紧说道。

冰尘点头道:“别担心,我自有分寸。”

然,其话音刚落,便立刻倒吸一口冷气,赶紧收回神念,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就在方才,虽然他已经很小心了,可还是一不小心的被那些虚空涟漪吞噬,亦或者说是被切断了几道神念。

见状,净婵、姜紫陌赶紧问道:“夫君没事吧?”

冰尘摆了摆手道:“别担心,没什么问题。”

话虽如此,冰尘此时却头痛无比,眼睛里血丝迅速攀起。

闭眼,暗暗运转魂力,冰尘调息了一番,才重新看向四周那些虚空涟漪。

神色几分凝重,冰尘微微皱眉,露出思虑之色。

“夫君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吗?”净婵问道。

冰尘点头,说道:“很玄奥,也很复杂。”

话及此处,冰尘略一沉吟,再度说道:“不过兴许是因为我阵道造诣太低的原因。”

略一犹豫,冰尘挥手间,两道身影出现在其旁边,郝然便是笙漓与祁夭。

“师父!”

“师叔!”

二女同时见礼。

冰尘点头,随之问祁夭:“你阵道几品了?”

“七品顶峰。”祁夭道。

冰尘微微皱眉。

“若是状态好,偶尔也能布下或者破去一些简单的八品阵法。”祁夭又说道。

冰尘点头,随之转身看向前方的虚空涟漪,说道:“可能看出这天然大阵的一些端倪?”

祁夭目光也向着那些虚空涟漪看了去,打量了几分,略一沉吟,说道:“师叔稍等,容弟子先查看一番。”

话及此处,祁夭突然一步踏出魔炎之舟,向着那些虚空涟漪而去。

见状,魔炎之舟上所有人皆面色一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