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重生之药材大佬

眼瞅着楼要歪,耗子马上丢出了杀手锏。

网上很快继续爆出新料。

“据发帖人爆料,有人找到了发帖人,说是受了人委托,要搞臭陆一鸣教授。”

好爆出了二人的聊天记录。

满满的三大张qq聊天记录,还有邮件往来。

聊天记录中那人曾自曝是姓陆的人要搞臭陆一鸣,让他在学术界呆不下去。

好嘛!

这瓜吃的,太给力了。

剧情也是婉转起伏啊。

还愣着干啥?

盘它?

网友们纷纷发挥了福尔摩斯的能力,开始介入深入调查。

那人的邮箱很快被扒拉了出来,居然是某大学网站的服务器,而且这个邮箱还经常出现,看来应该是个管理层的。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马上有药科大学的学生爆料,这个邮箱是他们大学前主任贺正明的。

因为贺正明是管理层,所以经常会发公共邮件。

这份新料一出,网上马上沸腾了。

虽然还没有实锤证明这个人是贺正明,但这个邮箱却暴露了他的身份。

因为中日留学生不平等交流的事情,引发了众怒,进而失去了主任的位置。

这个人有理由报复陆一鸣。

倒是贺正明口中的姓陆的,引发了网友们的猜想。

有人联系之前在陆一鸣事件中比较活跃的陆元,毕竟这个人很有可疑之处。

也有对陆一鸣出身熟悉的人,猜出应该是陆家的人。

毕竟当年陆一鸣是负气出走陆家的。

消息马上传播开来,整个学术界炸裂了。

支持陆一鸣的人马上展开了新一轮的反击。

“作为当初金陵事件的参与者,我很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陆教授曾痛斥中日友好交流的不平等。华夏高校对小日子的留学生毫不设防,倾尽所有的教导。而华夏留学生到了那边则被区别对待,想要进入高等研究所,必须要入籍。学院领导也是视而不见,陆教授一怒之下辞职。最终消息传了出去,引发了群体事件,大家冲进了校园讨说法,学院这才处理了相关人员。”

“我记得当时负责这个项目的就是姓贺的主任,学校为了给大家一个说法,免去了姓贺的主任职务。所以他恨陆一鸣,打击报复也是情理之中。”

“呵呵,我就知道陆教授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背后肯定有小人作祟。”

“@贺正明,你作何解释?”

“呼吁相关部门介入,还陆教授一个清白。”

支持陆一鸣的网友沸沸扬扬。

反方那边则暂时偃旗息鼓,可能被这个消息打了个措手不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迟迟没有回应。

还是网友‘坚持真理’率先发声。

“对于这个消息,我有些怀疑。首先网络发展到如今,造假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图片是可以pc的,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

“其次,既然这个发帖人有确切的证据,为何没有选择报警?没有报警,就证明他心中有鬼,经不起查证。”

“第三,还是那句话,除了邮件和聊天记录,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有人指使。”

坚持真理的言论一出,似乎给那些反方打了一记强心针。

不少人纷纷留言点赞跟贴。

有中日友好协会的会长石涛。

有某省研究所的专家。

也有那些反对陆一鸣的人。

但细心的网友发现,贺正明本人和陆元却没有出声。

这下支持方找到了突破口,纷纷叫喊让这两个人出来走走。

无论其他人如何反驳,但这两个人始终是三缄其口。

事情变得开始明朗了。

一些原本反对陆一鸣的人也有些担心,私下里@二人出来解释一下。

殊不知二人此刻已经犹如惊弓之鸟。

……

“贺正明,你他么有没有脑子,谁家发邮件用自己的邮箱?”

陆元有些羞恼成怒。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贺正明也有些心慌,道:“都说了是pc,我没有用自己的邮箱?那些聊天记录都是假的。”

聊天记录的确是假的。

是耗子故意杜撰的,真实的记录并没有爆出来。

这也是陈阳的授意。

他们要放长线钓大鱼,一点一点的让这两个人的人设崩塌。

但那个邮箱是真的。

其实这也是他自己的疏忽。

他也没料到发帖子把自己的邮箱给爆了出去。

蠢材!

陆元大骂了一句。

其实贺正明用不用自己的邮箱跟他也没有关系。

但这货在聊天中透漏了自己,进而被网友们发掘了出来。

这让陆元十分的被动。

他苦心在网上经营的慈爱兄长,瞬间形象崩塌。

真是白瞎了这个创意。

“陆总,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贺正明也有些心中没底。

陆元也是阴晴不定。

聊天记录是假的,证明这个发帖人并没有真实的证据。所以他才会真真假假,故意把矛头指向了贺正明。

让网友们自行脑补,自行发掘。

为今之计,千万不能自乱阵脚,必须要坚持到底。

“你马上发表一个声明,就说网上的所有发帖都是杜撰。发帖人已经侵犯了你的权利,你正在收集证据,准备以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合法的权益。”

陆元叮嘱道。

可是……

贺正明有些犹豫。

当初的确是他找的枪手污蔑了陆一鸣。

一旦报警的话,这些事多半也会翻出来,那不是自掘坟墓吗?

再说了,一旦闹大了,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得不偿失啊。

蠢材!

陆元又骂了一句,道:“让你假装报警,又不是让你真报警。你以为警察会闲的没事干,盯着网上这点破事?攻心为上懂不懂,要让那个发帖人感到害怕,让他主动放弃,懂不懂?”

懂了,懂了!

贺正明急忙点了点头。

他马上开始准备发表声明。

作为教授,这货还是很有些口才的,很快发表了一篇声色俱下的声明。

不得不说,他这份声明多多少少的给那些反方提供了一些助力。

这个蠢材!

陆元大骂了一句,心中依然有些阴晴不定。

他有些后悔找贺正明搞陆一鸣了。

原本就是一件小事情,却被贺正明搞成了这样,当真是岂有此理。

其实让陆元不爽的不仅仅是网上的事情。

最近晋药在冀省的药厂纷纷被相关部门找上门来,还查出来很多问题。

当然这些问题都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

不查则矣,一查一个准。

陆元这会儿也是四处托关系。

搁在往年,只要找找关系疏通疏通,整改几天就过了。

但现在不行,也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根本就是油盐不进,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所有的药厂都停工整改。

这让陆元十分的恼火。

虽然晋药不如仁和堂那么名扬四海,但也是一个几十年的大企业。

地方上还是会给他一点面子的。

但现在他的面子不好使了。

晋药家大业大,这点冀省药厂可是晋药华北分公司的制作车间。

现在车间都停了,公司的销售程序要面临很大的麻烦,停工一天就损失很大。

这个先不说说。损失也是可以忍受的。

但让陆元糟心的是,他还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

其他药厂都没问题,唯独晋药的场子一个不放过。

长此以往,晋药岂不是损失大了?

陆元心中有些担心。

他正在通过关系查询,是否得罪了什么人,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的消息。

“陆总,总部传来了消息。”

一名美艳的秘书走了进来。

陆元心烦意乱的接过资料,只看了一眼,瞬间愣了。

总部要从几个地方老总中选拔一个当副总裁。

这是个好消息啊!

他这些年努力上进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喜悦过后,陆云很快冷静下来。

分公司的成绩看什么?

看得就是业务啊!

华北分公司一直都是最好的一个。

不出所料的话,这个副总裁非他陆元莫属。

但是……现在。

陆元双眼眯了起来。

为今之计,必须先把眼前的事情弄好,否则这次选拔他还真的会失之交臂了。

这可是陆元绝对不能接受的。

可问题又来了,究竟是谁在针对他?

陆元怀疑了一圈,再次把目光盯在了陈阳的身上。

如果说有嫌疑的话,也只有这个人了。

毕竟当年他也没少给陈阳下套,跟海王积攒了不少的恩怨。

海王唯一的一次资金断流,就是陆元搞的鬼。

那一次险些就让陈阳不能翻身了。

还有非典爆发后,海王囤积药材的时候,陆元也出手搞过陈阳,但是没有成功。

这些年海王是越来越好,陈阳似乎也没有什么针对的动作,陆元却不这么认为。

他觉得陈阳在憋着大招呢。

现在,时机到了,晋药内部大评选,只要这个时候发难,对他陆元的打击是最大的。

很好!

陆元深吸了口气。

他本就是搞钻营的出身,擅长使用以谋诡计。

既然陈阳来阴招,那他见招拆招便是。

搞阴谋诡计,他陆元还是在行的。

那就斗一斗吧!

陆元也有了新的打算。

他要好好的教教陈阳怎么做人。

……

“陈阳,你说过,要帮我上市的。”

钱馨最近也是容光焕发,对陈阳也是百依百顺,丝毫没有任何大小姐的架子。

“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陈阳点了点头。

这件事也是答应过的,不能反悔!

钱馨的东阿胶品已经从东阿集团独立了出来,成为了一个单独的子公司。

不过上市前需要准备很多东西。

陈阳也不担心。

“我的公司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点头了。听说文清在上市前给了你十个点的原始股。我也不让你吃亏,你出一个亿,我也给你十个点。另外,我再送你一套别墅外加一辆好车。”

钱馨很大方。

呵呵!

陈阳澹澹一笑。

以他现在的财力,别墅好车什么的都不算什么了。

“别墅就不用了,股份呢也算了,就当是朋友之间帮忙了。”

陈阳不想跟钱馨有利益瓜葛,所以就婉拒了。

文清是文清,钱馨是钱馨,还是有些区别的。

“你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钱馨马上炸毛了。

收文清的股份,不收她的?

这不是看不起她吗?

再说了,她哪里比文清差?

“不是这个意思?”

陈阳急忙解释。

“陈阳,你说说,我哪里比不上文清?”

钱馨来劲了。

她早就把文清视作最大的对手。

所以凡是有文清参与的地方,她都要凑一脚。

就连她的男人也不例外。

陈阳瞬间头大了。

网上评论钱馨为十二金钗的史湘云还真是有些道理。

这丫头跟史湘云一般直爽,想什么说什么,丝毫不知道什么叫含蓄。

“那你为什么不受我公司的股份?”

钱馨哼了一声。

这个……

陈阳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欠你的。”

的确,当初跟钱馨完全就是一个意外。

所以陈阳觉得是欠钱馨的,不是真情所致。

虽然他也很喜欢钱馨的大长腿。

但喜欢跟爱是两码事。

“我不要你欠我的,我只要你喜欢我。”

钱馨双手搂住了陈阳的脖子。

陈阳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肢,笑道:“你确定接近我不是因为跟文清争锋?”

他心中也清楚。

钱馨之所以接近自己,多半是为了跟文清比拼,其实内心未必是喜欢他。

钱馨不说话了。

她接近陈阳的确是想证明自己不必文清差,文清能得到的男人,她也一样可以。

但是后来……

她发现自己渐渐的有些离不开陈阳了。

所以……

陈阳笑了笑,道:“你跟她还是有些不同的。”

这一点,陈阳还是心知肚明的。

钱馨跟他之间,互相利用的那方面大一点。

钱馨歪着头想了想,道:“如果我说,现在我爱上你了,你会不会相信?”

哈哈!

陈阳摇了摇头。

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钱家的小姐那么优秀,哪里会跟其他女人争一个男人?

“我可以证明!”

钱馨不死心。

怎么证明?

陈阳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给你生娃,生两个,一个男娃,一个女娃。”

钱馨笃定道。

啥……

陈阳吓了一跳。

还是不要了!

可钱馨却不管不顾,再次把他推到,投入了生娃大业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