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高考前,20年后的我发来短信

第379章第三个

胡广生很快就来到二楼书房,来到陈宇面前。

“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在陈宇面前,胡广生的态度很恭敬。

不仅是因为陈宇是他的老板,还以为他们刚来这里上班的那天晚上,陈宇把他们几个保镖叫到楼顶天台,检验他们功夫时,显露出来的身手。

一个比保镖身手还强一大截的老板,必然能令每一个保镖都敬畏。

陈宇看了他两眼,伸手将书桌上的两只牛皮纸袋往前推了推,“广生,明天上午,你把这两袋东西送去远景大酒店,交给石先生,石先生的手机号码我已经写在上面这只纸袋上了。”

胡广生微微躬着腰听完陈宇的吩咐,连忙点头,“明白了,老板!我明天一早就送过去。”

说着,他上前两步,小心地拿起桌上那两只牛皮纸袋。

陈宇:“另外,你替我转告石先生,让他尽快动身。”

胡广生再次点头,“好的,老板。”

陈宇摆摆手,胡广生会意,当即弯着腰倒退几步之后,转身离开书房,出门的时候,还小心地关上书房门。

陈宇眯眼思索片刻,才收敛思绪,翻开面前的一本书,凝神细看。

……

次日上午8点不到,胡广生就来到远景大酒店,拨通石英民的号码,片刻后,石英民快步来到楼下大厅,和胡广生说了几句,胡广生把两只牛皮纸袋交到石英民手上。

拿着这两只牛皮纸袋,石英民心情明显很好,看着手里的纸袋,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对于扶桑之行,他早就迫不及待了。

在华夏,陈宇一直约束着他,之前甚至一直让他住在地下室里,不见天日。

但,去扶桑的话,陈宇给了他极大的自由。

而自由,谁不喜欢呢?

一想到去了扶桑以后,说不定有机会尝尝那些盛名在外的小电影女主角,他心里就痒痒的厉害,恨不得现在就登上飞往扶桑的飞机。

在这种急切的心态下,他回到楼上房间里和张兴旺简单商量几句,就买了明天上午飞往扶桑的机票。

要不是今天已经没有去扶桑的机票,以他急切的心理,肯定是买今天的机票。

……

当天下午,陈宇在班级微信群里,看见不少同班同学在说返校的事。

平时挺安静的班级群里,今天显得很热闹。

陈宇出于好奇,点进班级群里看了看群里的聊天内容。

方天:“@彭寨山,班长,你哪天返校啊?我明天就回京城了,等你回来,咱们出去好好喝两杯呗?”

曲菲儿:“是呀,尊敬的班长大人,你哪天回来呀?我已经回校两天了,好无聊,就等着你们回来请我吃饭呢!”

谭明义:“没人关心我哪天回来吗?瞧不起我咋地?喝酒我也行的。”

彭寨山:“谢邀!今天上午刚刚办完手续,拿到实习证明,明天打算在这边玩一下,顺便买点纪念品,不出意外的话,我后天就会回来。”

尹同庆:“寨王,我也是后天回来,到时候咱们也可以约个小酒啊!”

葛清:“@陈宇,宇哥,听说你一直在京城,你哪天返校呀?”

谭琥:“时间过得真快啊,当年入学时候的情景,仿佛没过去多久,这一转眼,咱们就都要毕业了,以前一直盼着能早点毕业,去工作挣钱,现在真要毕业了,却又挺不舍的,忽然很想大学时光能长一点,再长一点!”

吴林临:“@谭琥,你真不想这么早毕业的话,简单啊,考研呗!咱们班的,只要想考研,还能有谁考不上吗?”

宗萍:“就是呀!咱们班的同学,用别的学校的人话说,那可都是学霸,考研对其它学校的毕业生来说,很难,对咱们班的霸霸们来说,难度在哪儿呢?”

麴景荣:“就是噻!谭琥,你就是矫情!”

……

陈宇看着群里这些聊天记录,笑了笑。

注意到有人艾特自己,他就现身说了句:“@葛清,我哪天都可以返校,就看你们什么时候想见我了,想我的话,早点约我呗!”

陈宇一现身,群里立即更热闹了。

作为班上有名的自主创业者,还不知道陈宇已经把两家公司的股份转移到他人名下的同学们,立即开始跟陈宇聊上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宗萍:“咦?宇少,你竟然也出来了?不容易啊,上次我召唤你,你怎么不现身呢?”

陈宇:“???有吗?我没注意到啊。”

宗萍:“哼,反正我生气了,等我返校,你必须得请我吃饭,要不然绝不原谅你。”

吴林临:“赞同!不过,得加我一个!”

麴景荣:“赞同+1.加我一个+1”

彭寨山:“加我一个+2”

尹同庆:“加我一个+3”

……

这时候,陈宇的好人缘显露无疑。

大学这几年,陈宇的大方是出了名的。

他手上有的是钱,对同班同学,也是一直有意结交,所以,请同学吃饭这种事,那是经常的。

对陈宇来说,他这些同班同学,都不简单,每一个都是国人眼中的高材生、国之栋梁。

这样的同学,不处好关系,那不是傻吗?

如果以后能多收揽几个同学帮他工作,那都是血赚。

……

三天后。

晚上7点多,一家酒店包厢中,陈宇与十几位同班同学聚餐,三天前,微信班级群里有人让他请客,他一口答应下来。

于是,便有了今天晚上的聚餐。

反正这些人不可能吃得穷他。

而与此同时,京城另一个区域,一座大楼楼顶天台上,两个男人坐在天台边缘,两人都沉默着望着远方的夜空。

坐在左边的一人,正是被陈宇亲自改造成基因战士的黄龙。

四十出头的他,几天不见,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与以前大不相同。

身上那种小包工头的气质,被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和精致的大背头发型给掩住了不少。

坐在天台边缘的他,腰身挺直,根本就不近视的他,还特意带了一副平光的金丝眼镜。

乍一看,已经像一个身家颇丰的大老板。

而此时坐在他身边的少年,则要颓丧得多。

这少年,目测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

身形单薄、消瘦,脸上也是皮包骨头,身上穿着医院的病号服,病号服穿在他单薄的身上,显得格外宽大。

这天台上的夜风有点大,吹拂在少年身上,令他身上的病号服猎猎作响。

两人沉默着坐在天台边缘,黄龙默默地点了一支烟,沉默着吸着。

身旁的少年微微转脸,看向黄龙,目光停在黄龙手中的香烟上,沉默数秒,少年轻声开口:“叔,能给我一支吗?”

黄龙讶然转脸看着他,皱眉道:“你这个身体,还敢抽烟?”

少年无声地自嘲一笑,“叔,我来到这个世上19年,生病了7年,最近三年来,更是天天都躺在病床上,这7年来,我天天吃着清汤寡水的饭菜,所有对身体不好的东西,都没有尝试过,平时就连想喝一瓶可乐,我爸妈都以可乐对身体不好为由,不让我碰,想吃点肉,也不行,更别说谈恋爱什么的了,我这辈子唯一摸过的女人手,就是我妈妈的手。”

说到这里,目测十六七岁,实际已经19岁的他,把右手伸到黄龙面前,“叔,给我一支吧!你也说了,那药有危险,说不定我今晚就要死了,我想尝尝烟的味道,我想知道我爸他为什么总是戒不了这个东西。”

黄龙的眼睫颤了颤,看着少年的眼神里,早已不知不觉中,多了一抹同情的味道。

他也是为人父母的。

一直想给自己一对儿女最好的一切。

这也是他将第一个目标选为这个年轻人的主要原因,他觉得这么年轻的少年,如果就这么死在病床上,真的太可惜了。

所以,他哪怕明知陈宇给他的基因药剂,有生命危险,但他还是决定让这少年试一试。

给这少年一次赌命的机会。

就像不久前的他黄龙那样去赌一次。

如果成功,这时日无多的少年,就能活命,如果失败……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失败也未必有什么不好的。

至少,黄龙心里是这么认为的。

而这个少年,或者说青年,在听了黄龙给他的选择之后,考虑一夜之后,就选择了和黄龙合作。

黄龙还记得昨天这少年答应他的时候,说的话。

——“虽然我不相信有人能治好我的病,但我还是愿意把我这剩下的半条命卖给你,这些年为了给我治病,我家的房子卖了、车子卖了,我爸妈这几年也都每个人打着几份工,我知道他们都很辛苦,但他们每天在我面前,却都尽量用笑脸面对我,从不跟我说苦,但我虽然病了,却没有傻,我知道他们很辛苦很辛苦,我还记得我生病之前,我爸体重一百六十多斤,现在只剩一百一十多了,我妈……我记忆里,我妈挺漂亮的,但我生病的这几年,我亲眼看着她脸上的光泽一点点没了,现在她才四十来岁,但看上去,说她有五十多,都没人怀疑。

所以,如果我剩下的这口气,真能卖一百万,我愿意卖给你,就当是我来到这个世上,对我爸妈的报答吧!他们太辛苦了……”

脑中想着这些,黄龙没再说什么。

低头抽出一支烟递到身旁的青年手边。

“谢谢叔。”

青年礼貌地道谢,接过香烟,接过黄龙随后递来的火机,动作生疏地低头点了几次火,才将香烟点燃。

但第一口烟雾就把他呛着了。

黄龙:“慢点!别吸太大口。”

身形单薄的青年腼腆地笑了笑,嗯了声,又低头吸了一口,这次他终于没被呛着。

随后,他轻声感慨:“原来抽烟是这种感觉,也没什么好味啊。”

黄龙沉默以对。

片刻后,青年又一次伸手到黄龙面前,“叔,把药给我吧!放心!我身上已经放了遗书,如果今晚试药失败,我会跳下去,所有人都会以为我是自杀,不会连累到你。”

黄龙依然沉默着。

事到临头,黄龙反而有些不忍了。

即便他的理智告诉他,这次试药对这青年来说,是一个可能逆天改命的机会,但……

万一试药失败了呢?

青年看出黄龙的犹豫,他苍白无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轻声说:“叔,别犹豫了,把药给我吧!反正无论如何,我也活不了多久了。”

黄龙深深叹了口气,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支药剂递给青年。

两三个小时后。

黄龙站在天台上,面前的地上,躺着一头虚弱至极的黑虎,这黑虎的体型也不大,身上瘦得只剩下皮包骨。

胸膛的起伏几乎微不可见,仿佛马上就要断气。

但这口气却就是一直没断。

黄龙皱眉看着,一直等到这头瘦弱的黑虎的呼吸声渐渐大起来,黄龙紧皱的眉头才终于舒展开来。

脸上也终于有了笑容。

他刚刚真以为这孩子要挂了。

没想到这孩子的最后一口气眼看着随时会断,却始终没断,而且还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

脸上有了笑容的黄龙退后几步,坐在天台上的一根粗水管上,又点了支烟,一边抽烟一边等着瘫在地上的黑虎。

几分钟后,那头瘦弱的黑虎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月色下,这瘦弱的黑虎站起身后,身子晃了晃,差点又摔倒了。

好不容易站稳身子,它眼神惊奇、疑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腰腹等部位。

黄龙的声音响起:“恭喜你,你赌赢了,不用英年早逝了。”

闻言,瘦弱的黑虎一惊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抽烟的黄龙,一双虎目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和几天前黄龙第一次变身成黑虎时差不多,此时它也开始相信自己不用死了。

因为这神奇的基因药剂,太神奇了。

能生产出如此神奇药剂的人,或许真能治好他的病。

一股名为希望的力量,渐渐在它心间滋生。

如果能活着,能健健康康地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它还年轻,心中还有那么多遗憾,人生还有好多事都没有尝试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作者其他书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