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从狐妖开始的旅程

“在有大道压制的情况下,你只能冲击另类成道,你真的决定好了?。”

洪荒古星,中原,伏羲族领地。

此时,第五代大成圣体沉空,老圣体,伏羲族长,以及龙碑神祇纷纷矗立于此。

而他们的对面,则是身着白衣,气质近仙的秦然。

不同于过去的锋芒毕露,现如今的秦然一身修为内敛,看上去与凡人并没有任何差别。

现如今,距离秦然离开洪荒古星,前往圣体祖星修行,已经过去了整整三百年的时间。

这三百年内,秦然打破了圣体一脉的记录,并且做到了一件所有人都不曾做到的事。

那就是在圣人王修为时,单挑神禁战力的初代大成圣体取胜。

要知道,自第二代大成圣体挑战初代道果之身起,到第五代大成圣体沉空为止。

从来没有任何一人,能在与初代大成圣体的对战中取胜。

别说是神禁了,就连八禁都没有胜过。

但秦然却做到了。

在这之后,秦然对自己越发苛刻。

他不再只是仅仅单挑初代。

而是同时单挑初代,二代,三代,四代,五代大成圣体的道果之身。

当然,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从一进棋盘空间就被五位大成圣体道果之身打爆,再到能还手用了一年。

从能还手,再到能周旋,能打败一两个,又用了三年。

再到能击败神禁的五位圣体,又用了十年。

最后,秦然单挑五位大成圣体以及自身的道果之身,这又用了十年。

当能在多重围攻下取胜之后,秦然的修为已经来到了准帝一重天,属于棋盘的上限。

在这之后,秦然告别圣体一脉的祖星,单独在宇宙中游历。

再花费二百多年,秦然最终突破到了准帝九重天巅峰,并回到洪荒古星。

“当然,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而且我也不认为另类成道是我的终点。”

听着几人的劝解,这一刻,秦然的嘴角缓缓提起一抹浅笑。

如今的准帝九重天巅峰,可比三百年前,通过前字秘预知未来时的秦然要强得多。

现在,即便目前有羽化大帝的大道压制,即便没有观看神明花,但秦然依旧有很大的把握冲破限制,成就另类成道。

“小祖,现在有大道压制,成就另类成道会受到反噬,而且天劫的威力也远超正常另类成道。”

秦然话音刚落,伏羲族族长随即长叹一口气。

三百年前,他是圣人三阶,秦然是化龙巅峰。

三百年后,他是圣人王七阶,而秦然已是准帝巅峰,准备冲击另类成道。

能凭帝子之身走到准帝九重天,足矣证明秦然的优秀。

事实上,伏羲族族长现在很想让秦然自封五千年,在大道压制没有那么重的时候再出世。

但奈何,秦然根本就不听他的。

“而且,禁区的至尊也会对你进行狩猎,我们双拳难敌四手。”

皱起眉头,老圣体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世有帝的情况下,正常突破是不存在另类成道这个境界的。

所谓的另类成道,指的就是修士拥有了成为成道者的资格,但天心印记却处于有主的情况。

老圣体虽说是另类成道,但他已经处于晚年,气血已经衰败,连准帝七八重的战力都没有。

伏羲龙碑复苏后有另类成道战力,但却不能持久。

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这一方,只有沉空有另类成道的战力。

因此,他们最多也就只能为秦然拖住两位禁区至尊。

“抱歉,我意已决,而且不需要你们帮我护道。”

这一刻,看着龙碑神祇,以及两代大成圣体的面容,秦然不由严肃的点了点头。

秦然在突破准帝九重天,渡劫的时候并没有至尊选择从禁区内走出,来围杀他。

严格意义上来说,现如今的禁区至尊大半都自封在神源中,靠着沉睡来弥补自己生命力的流逝。

只有冲击另类成道或是大帝,天劫大到整个宇宙都看得见,禁区里的至尊才会走出来猎杀渡劫的修士。

至于叶天帝突破准帝七八九重天,就走出大成霸体和禁区至尊来围杀。

那是因为圣体一脉得罪的人太多,且当时处于成仙路开放的敏感时期,禁区至尊们大半都处于苏醒状态。

“既然如此,那就祝你武运昌隆。”

此刻,望着秦然倔强的眼眸,龙碑神祇也不由露出无奈的神情。

如果劝得动,伏羲大帝当年就劝动了。

而且,从秦然出世之时起,他也劝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好!”

默默将自身的气息调整到最巅峰,与两位大成圣体,以及伏羲族族长点了点头之后,秦然的身躯顿时化作一道流光直冲天际。

这一刻,轮海,道宫,四极,化龙四大秘境合力,道则化身的大龙顿时自秦然的嵴椎向上冲击,进行终极一跃。

这一刻,随着秦然半只脚迈入成道,宇宙中顿时雷霆涌动。

强大的天劫气息疯狂凝聚,狂暴的雷云好似撕裂苍穹,震耳欲聋的雷声传遍宇宙的每个角落。

由于羽化大帝刚死三百余年,宇宙还处于大道压制时期,因此这次的天罚威力堪称恐怖。

……

“这是…有人在突破皇者?”

“不对,这是另类成道!”

“羽化才死了三百年吧?这就安耐不住了?”

“在有大道压制的时代突破,愚蠢!”

与此同时,随着天劫威势的传出,北斗葬帝星的几大生命禁区顿时开始发出好奇,疑惑,不解等情绪。

正常来讲,能突破大帝,没人愿意成为另类成道。

因此,在有大道压制的时代,心向成道之人,基本都会自封神源,等待大道压制过去再出世。

像秦然这种在有大道压制的时代出世,突破另类成道,属于奇葩中的奇葩。

说实话,这种操作就连从神话时代存活至今的某位老不死都看不明白。

“螣蛇道友,我观你气血衰败,不然这个就让给你吧?”

神墟禁区之内,神念扫视着正在突破另类成道的秦然,神墟之主随即面带冷笑的在一名老妪的耳旁呢喃着。

目前来说,神墟之主的寿元还很充沛,自封于神源内至少还能坚持五六万年。

也正因此,他现如今用不着走出禁区,去围杀秦然。

“那我还要感谢你不成?”

另一边,听闻着神墟之主的话音,一道很是不满的苍老女声缓缓响起。

螣蛇皇,太古时代的某名皇者,晚年自斩一刀,进入神墟禁区。

别以为禁区至尊之间的关系好的像穿一条裤子。

他们巴不得别的禁区至尊身死,获得他们的底蕴。

以及在将来的成仙路之战少一个对手。

而且作为镇压一个时代的成道者,没人愿意屈居人下。

若不是需要自封等待成仙,他们早就打起来了。

在神墟发出声音的同时,其他生命禁区也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这一战,北斗七大生命禁区之中,总计有五位快要熬不住的禁区至尊准备去狩猎秦然。

……

“我靠,这雷劫有点强啊。”

望着天空之上不断凝聚,声势浩大的雷劫,秦然不由微微一愣。

阴阳,混沌,五行等种种雷劫,再加上整片宇宙的震怒,光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渺小的感觉。

还没等秦然有反应,一道黑白双色,蕴含着阴阳大道的天罚勐的从虚空中坠落。

在坠落的途中,整个宇宙都能听到一股沉闷巨响。

而在这道神雷的贯穿之下,好似连界海都被噼开,仅仅是第一道雷劫,秦然就被噼的皮开肉绽,鲜血不停地从伤口迸出。

“……”

默默运转不死之术恢复肉身,这一刻,望着头顶的雷劫,秦然的双眸无比深邃。

在有大道压制的前提下渡成道劫,难度会成倍增长。

现如今,该天罚已经远超正常的另类成道劫,逊色于一般的大帝劫。

“这么多人在看我,那渡完劫了就顺势去禁区走一遭。”

神念一扫,感知着无数汇聚在身上的,夹杂着恶意的神念,秦然的嘴脸不禁微微上扬。

想都不用想,这些扫视秦然的神念肯定是禁区至尊。

他们想要趁着秦然渡劫后的虚弱期打死他,再吸取他的气血之力充当寿元。

“来吧!”

下一秒,只见秦然勐的冲上另类成道的天罚之内,主动沐浴诸天雷罚。

另类成道的天罚大概持续了半日左右。

随着最后一道雷霆的消散,秦然已经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与此同时,元气大损,战力十不存一,陷入出气多,进气少的秦然也浮现在了世人的神念之中。

“有哪个禁区至尊会上钩呢?”

用力喘了几口气,装出一副快死的模样,只见秦然张口一吸,周遭星域的天地灵气顿时一股脑的冲进腹中,恢复着他的伤势。

这一刻,感受着周遭越来越蠢蠢欲动的恶意,秦然苍白的面容上强行提起一抹冷笑。

由于长期接受五位大成圣体以及自己的毒打,秦然别的不强,最强的就是恢复速度。

毕竟,想要在诸多顶级修士的围攻下保持性命,逃跑的速度,受伤后的恢复力,以及反击时的力量可谓是缺一不可。

现如今,即便这另类成道的天罚级别只是逊色于大帝劫,但也就让秦然丢了九成的战力而已。

与其他修士渡完劫后只能任人宰割不同。

别看秦然仅剩一成的战斗力。

若是惹毛了他,即便只有一成战力,但秦然拉着一个禁区至尊同归于尽绝对不在话下。

更别说随着不死之术的运转,秦然的伤势也在正常人肉眼看不到的地步迅速恢复。

“在有大道压制的时代渡劫,真是蠢的可以。”

正当秦然贪婪的吸收宇宙灵气弥补自身的同时,一名老迈的女声缓缓响彻在星空。

下一秒,只见一只褶皱的手掌抬起,厚重到极点的泥土手掌勐的向着秦然并拢,似乎想要将其捏在手心。

“…”

见状,秦然直接一脚踏出,万道相斥之下,泥土手掌直接化作土属性灵气,被他吸收进体内弥补伤势。

“诸位道友,都出来吧。”

紧随其后,一名手持大戟的高大身影也是浮现而出,并用贪婪的视线看着处于‘重伤’的秦然。

他名紫皇,是神痕紫金诞生灵性,属于圣灵一脉,来自北斗生命禁区之一的天断山脉。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我只要烙印,其他的都归你们。”

紫皇话音刚落,空间就是产生了波澜。

没过多久,一名背后长着鹏翼,似鱼似鸟的修士高傲的对着身旁的一众禁区至尊道。

他名鲲鹏皇,是太古时代的某位成道者,自斩一刀后遁入上苍葬天岛。

而随着鲲鹏皇的出现,另外两名禁区至尊也缓缓与其他人站成一排。

与其他人不同,他们看着秦然的视线有些复杂,而且也不愿意露出真实身份。

但观气息,他们似乎是人族。

伏羲大帝之后,羽化大帝之前共有两名成道者自斩一刀入禁区。

很显然,正是这两位。

“五位禁区至尊,来围杀我一个另类成道,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吧?”

看着面前五位禁区至尊,秦然眉心一挑,随即面带笑意的问道。

然而,诸位禁区至尊没注意到,在他们出现的这段时间内,秦然的伤势又恢复了半成。

一成半的战力,已经足够他与两名禁区至尊同归于尽。

“……”

将秦然的话音收入耳畔,背生双翅,酷似鱼类的鲲鹏皇微微上前一步,但却没有要替他解答的打算。

这一刻,只见鲲鹏皇背后硕大的双翅勐的张开,紧随其后,他便是化作流光穿行在整片场地。

光是它肉身所带来的极速,就已经丝毫不逊色于九秘之‘行’。

在鲲鹏皇发起攻击之后,剩余的诸多至尊也并没有出手。

他们晚年自斩一刀时已经伤到了仙台,每次出手都要消耗大量的生命。

再者,禁区至尊之间的关系也并不好,如若他们在这次狩猎中身受重伤,第一个对他们出手的,就是其他禁区至尊。

因此,能不出手,那就尽量不要出手。

“你太弱。”

扫视着飞奔而来的鲲鹏皇,篆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帝字的九幽道印勐的浮现在秦然的头顶,垂下黝黑神光。

跟随秦然这么久,九幽道印也进化到了一个骇人的地步。

现如今的它已经诞生神祇,距离极道帝兵只有一线之隔。

但这一线之隔却堪称天堑。

只有秦然突破大帝,才能将它炼制成帝兵。

几乎是瞬间,九幽道印分解成一对铁质臂铠,覆盖在秦然手心。

而预判到鲲鹏皇的攻击之后,秦然勐的抬起双手,分别抓住鲲鹏皇骄傲的双翅。

值得一提的是,通过参悟霸体本源,再加上吸收各种天材地宝,以及历代大成圣体们的教导,秦然的肉身极为强悍。

虽说还比不过圣体,霸体这种天生强于肉身的体质,但如果谁把秦然当成一个普通的道胎,那他肯定要吃大亏。

而在庞大的力道之下,鲲鹏皇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双翅就直接被撕碎。

片刻之后,充满皇道法则的鲜血顺着伤口滴洒在秦然的身上。

“不死天皇沐浴皇血,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感受着鲲鹏皇炽热的鲜血洒在身上,领悟着皇血中的道则,秦然不由舒服的眯起双眼。

紧随其后,将这些充满皇道气息的皇血全部吸收,秦然的伤势再度恢复一成。

热血沸腾的感觉瞬间使秦然开怀大笑。

沐浴鲲鹏皇的皇血,秦然又恢复一成战力。

现如今,已经有全盛时期的两成半战力,足矣拉着三名禁区至尊同归于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