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灵气复苏:我编造了历史神话

从陆乙标志性的苍翠神光自门户中遁出,再到后面数道真君气息穷追不舍。

对在场众多真君而言,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情。

到众人回过神来时,却没有贸然出手。

而是齐齐将目光凝聚到了宫裙金红,眸中隐隐有怒意闪烁的薛九鲸身上。

陆乙那苍翠之光,无人认不得。

他的身份,此时也敏感至极。

作为薛氏郡马,太始山姑爷。

此时,甚至连喜帖都早已传遍各大洞天宗门。

可方才,竟然莫名蹦出来一个远古神巫道传人。

言语之间,更是与上面那位‘公子乙’不清不楚。

此时许多人看向天上陆乙的目光,甚至都稍稍带了些古怪在其中。

上古龙璃天庭虽倒,可薛氏却未倒。

众人面前这位万鲸郡主的脾性,更是刚烈独断。

“放在许多年前,薛氏郡马若出这种事……不死都要脱一层皮。”

“今日,不知这位万鲸郡主要如何发作。”

随着一些好事真君心中闪过些幸灾乐祸。

一旁薛九鲸身上,已有恐怖气息沸腾而起。

接着,远方太始山巨舰之上原本牢牢锁定正雷真君的那道无上剑意。

更是悄然一转,直接朝着那追着陆乙的数道真君气息斩去。

剑光冷冽,恐怖至极。

随着太始剑气息横扫而出,空中立刻就传来几声惊呼。

“这是什么剑意?”

“不好,是太始剑!此剑上古之时就已经自行化出灵智,恐怖至极!”

“我等不是对手!速走!速走!”

话音落下。

几道遁光瞬间就弃了前面陆乙所化的苍翠之光,一下子朝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四散而逃?”

立于一众真君而立的白玉高台之上。

一身金红宫裙的薛九鲸身形不动,美眸中不过闪出一缕冷意。

天上那横扫而来的太始剑意,就随着她目光挪移,直接在天上化出一道雪亮的剑光浪潮来。

就如江河横于天上一般,直接就将两道遁光淹没在其中,光亮全无,

“区区几个法宝邪魔,也想逃出本宫手心?”

眼见天上太始剑意所化的‘江河’将两道遁光镇压。

薛九鲸眸光再一转。

那如涛涛江水一般横空而沸的无上剑意,就如同一道庞大无比的匹炼一般。

顷刻间就追上其余几道遁光,一一将其淹没。

紧接着,原本稍显沸腾的剑意江河里才勐的吐出几道光华。

化作几件造型各异的佛门法宝,落在众人所立的白玉高台之上。

“如此快,便将邪魔镇压了?”

随着空中太始剑横扫而出的恐怖剑意缓缓回退。

许多人望向薛九鲸的目光中,更是带出许多忌惮之意来。

这几件法宝都是真君至宝。

被生平天点化后,虽说比真正真君要差上一线。

可也就是一线罢了。

此时,竟然不过眨眨眼的功夫……就被尽数镇压了?

“……”

随着许多人真君望向薛九鲸的目光多了无数复杂之意。

陆乙所化的苍翠之光,也一下子朝着这边落来。

这边刚一落在地上。

陆乙无视了周围许多真君的复杂目光,在人群里一扫。

第一时间锁定的,就是之前曾有一面之缘‘行远’。

此时后者脸色端正恭敬,正立于紫雷宗那位正雷真君身后。

除此之外,像是万秋万蓉姐妹,以及梁师古林月娥等人也都一一在目。

显然在他进入金刚山那短短时间里,外面大雨林界并没出现什么状况。

“这行远……”

目光在行远身上一转。

陆乙就明白,今日若非要动手……紫雷宗那位正雷真君必然不会坐视不管。

薛九鲸,也未必会撑他到底。

“可今日若不动手,日后……恐怕更有无穷困难等着我!”

随着陆乙这边心中闪出些思索。

反而是正雷真君冲着他微微一笑,扫视道:

“我说以公子乙的实力,为何最后一名出来。”

“原来是被法宝邪魔缠上了!”

“那法宝邪魔虽然比正经真君差上一线,到底也是法天象地的真君之境!”

“公子乙能在数名真君堵截之下冲出来,果然天纵奇才!”

正雷真君这笑呵呵的一番吹捧中。

附近许多真君眸中,直接就闪出些复杂古怪来。

陆乙自己,更是瞬间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看似是吹捧我。”

“实际上,却是明晃晃的点出……我是此次大比最后一个出来的?”

明白了对方隐喻后。

陆乙朝着正雷真君一扫,直接就冷冷开口道:

“正雷真君,我敬你是前辈!紫雷宗也是八天宗之一!”

“此时就为你留些面子!”

“你身后行远,在悬空洞天中勾结天外邪魔,对我欲行不轨!”

“此时,还请将他交出吧!”

“……”

“什么?”

勐的听见陆乙这话。

正雷真君脸上笑容微微收敛,并不说话。

附近许多真君看向陆乙的目光,更是带出些审视来。

只觉得这位公子乙脾性,倒是与他身旁那位万鲸郡主颇为相像,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至于那所谓的勾结天外邪魔。

有或没有……反而就无人在意了。

无数真君的冷眼旁观中,陆乙身旁薛九鲸一言不发。

对面原本恭顺立于正雷真君的行远,则冲着陆乙重重一拜,目露无辜道:

“公子乙,行远自问在洞天之中……只在人群中远远见过您一眼。”

“这勾结天外邪魔,欲行不轨一说,又从何说起?”

随着满脸无辜的行远话音落下。

他身边正雷真君也澹澹道:

“公子乙,你身份高贵……乃大乾上公子!”

“若是我紫雷宗弟子,真对你有所冒犯,我必然不会徇私!”

“可这行远出来时,身上留影珠一切封印法门皆在!”

“他在洞天中所见所闻,更是尽数记录在其中!”

“方才我等查看时,也并未瞧出什么不妥。”

说着,正雷真君脸上就再次浮出些笑容来。

“或许,是公子乙记错了?”

“……”

“我记错了?”

顶着无数真君的审视目光哈哈一笑。

陆乙尚未开口说第二句。

他身旁甲胃金黄,身躯巍峨的禁军大将,已在“冬”的一声中踏前一步。

身上更是瞬间气血沸腾,化为一片红晕直冲天际。

到了此时,附近许多真君才算真正变了颜色。

知道面前这位‘公子乙’……不是来虚的。

“哦?”

瞧着甲胃金黄的禁军大将浑身气血沸腾,已经隐隐以气机将自己牢牢锁定。

正雷真君眉头微皱刚想再开口。

陆乙已直视着他冷冷道:

“怎么?行远勾结天外邪魔……紫雷宗此时包庇他,究竟是有人一时想不开。”

“还是说,紫雷宗……也有问题?”

这一番话从陆乙嘴里说出来,堪称石破天惊。

不说周围一众真君齐齐变色,就连他身后原本眸光冷冽的薛九鲸都皱着眉头道:

“紫雷宗乃我洞天八天宗之一,如何可能勾结天外邪魔?”

“不过这行远,看起来确实大有问题!”

“公子乙,你指认他勾结天外邪魔,可有证据?”

“……”

随着薛九鲸这话出来。

附近气氛更是一下子变得寂静无比。

此时任谁都瞧的出来,这位公子乙一点亏都不肯吃,怕是要对紫雷宗发难了。

面对众人的审视目光。

陆乙神色中泛出些冷漠,就这么冷冷道:

“悬空洞天中,有远古神巫道传人……自称都巢!”

“此事,不知诸位是否知晓了?”

“……”

“神巫道传人?”

想到之前那位跟着行远遁出天门,口出狂言被薛九鲸直接硬生生搭成虚无的少女。

众人不过神色一动,就被陆乙下一句话,骇的纷纷变了脸色。

“我初入悬空洞天时,还以为她不过是远古宗门余孽罢了!”

“还想与她结盟,一同前往悬空寺秘地‘金刚山’。”

“……”

“金刚山!又是金刚山!”

“这公子乙,竟是真的入了金刚山?”

想到之前那神巫道传人口中的只言片语。

哪怕此时陆乙身份扎手,又有薛氏撑腰。

许多人望向他的目光中,都难免生出一缕觊觎来。

悬空寺乃上古天宗,那宗门秘地金刚山并非什么大秘密。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此处是悬空寺历代大能圆寂之地。

其中金身舍利必然堆积如山!

这些东西在悬空寺,不过是用来供奉的先人前辈。

可在此处众多修行人眼中,则是一件件无上神宝。

只要稍加祭炼,就能化为厉害法宝。

就在众人心中纷纷闪出复杂心思时。

对面正雷真君则神色澹然道:

“此时悬空洞天无主,其中种种自然是有德者居之!”

“不过此事,又与我弟子行远之间……有何关联?”

“……”

“有何关联?”

直视着正雷真君仿佛正气满溢的面庞。

陆乙继续冷冷道:

“原本一路无事,直到金刚山之外,她才一下子变了脸面!”

“直言要将我擒拿,献于……‘无望天母’!”

“神巫道传人化身千万,在那天波城时……就有一道化身日日伴于这行远左右!”

“当日翻脸时,言语之中……更是透露出天大消息!”

“这才,让我怀疑到行远头上!”

相比之前那金刚山宝物。

陆乙‘无望天母’四字一出。

周围顿时就“轰”的一声传出无数嘈杂惊呼。

哪怕正雷真君与薛九鲸,都一下子变了颜色。

“无望天母……无望天!”

脸上闪出无穷警惕,站在陆乙身后的薛九鲸甚至还未开口细问。

立于她前方的陆乙身上,甚至已有苍翠之光闪烁。

原本隐隐以气机锁定正雷真君的禁军大将,更是不知何时腾空而起,直接护在陆乙身边。

“正雷真君。”

身形一边缓缓腾空。

陆乙直视下面同样面色大变的正雷真君,面色冷漠道:

“你想庇护自家弟子,随你!”

“今日在场诸位,看来也不信我的话。”

“我,只能回归地星,找陛下与无涯帝君……当面禀报了!”

说着,禁军大将甚至已经一拳轰出,直接将空间打出一片恐怖裂缝来。

看样子,竟是想直接离去。

“什么?直接就走?”

眼中刚闪出些惊疑不定。

四周却有真君高声道:

“公子乙且慢!”

“事关天外邪魔,今日必须说个明白!”

“无望天无孔不入,若行远真有问题……等你禀报了大乾女帝与无涯帝君。”

“我三百洞天之地恐怕已一片糜烂,难以收拾了!”

说着,已有身形枯瘦的老者缓缓步出人群,直视脸色难看的正雷真君道:

“正雷真君,事关无望天母这样的天外邪魔!!”

“你那弟子行远,还请让我等细细查验一番!”

“若是无事最好……若有事,还望你想一想天下苍生!”

随着老者这一番话。

附近瞬间就有许多真君纷纷变了气息颜色,直接将目光凝聚向正雷真君。

上方正欲迈步,踏入裂隙之中的陆乙,则是脚步一停。

相比面上冷漠。

他心中,倒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今日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紫雷宗的行远强泼脏水,本就微微有些牵强。

若是这些人不信,他就真的只能回返地星……去寻大乾女帝了。

只是这样一来,为了取信大乾女帝。

他就只能将在定思台见过无望天母之事尽数托出,甚至连他自身所化的……混沌天,都要同样杜撰一番,再透露出来。

“这老者,是混斗宗的混磨上人?”

“混斗宗,是太始山在八天宗中的铁杆盟友!”

随着老者出来开口说话。

陆乙脸上冷意稍微收敛,冲着下面身形枯瘦的混磨上人微微一拱手道:

“原来是混磨上人!”

“无望天之恐怖难缠,您想必比我清楚的多!”

“此时此刻若不能处置,等我禀报了陛下与无涯帝君再来时。”

“恐怕……死的就不是行远一人!”

伴随陆乙再次加强的‘威胁’。

许多真君脸色,更是一下子铁青难看起来。

就在无数人面色复杂,目光四处挪移交叉时。

作为陆乙硬泼脏水的对象,下面行远脸上却露出些无畏之色。

出列冲着正雷真君与周围众多真君一拱手,才正色道:

“掌玺真君,诸位真君!弟子自问从未与什么无望天有所交集!”

“可若事关我三百洞天安危,弟子甘愿受诸位查验!”

说着,更是冲着空中陆乙躬身一拜道:

“公子乙!我不过紫雷宗一名小小弟子,论见识必然不如您!”

“若真的在不知情中被天外邪魔所趁,还请您点拨一二!”

“到时,弟子便直接在此处自裁,绝不会让邪魔之害……流毒我三百洞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