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仙邪武道,从捡经验开始

大幽皇都。

青石砖瓦铺设的街道足可并行三驾马车。

道路两旁的楼阁高耸,形状亦是千奇百怪。

有平层院落占地上千,也有以牛首为参,起牛首楼阁。

亦有铁索横空,以几座高楼为基,造出空中楼阁。

楼阁上身段如蛇,相貌似魅的女子在纱帘之后半遮半掩,让路上的行人们不禁垂涎三尺。

而路人们其实也不差。

穿甲披巾的武夫,衣着华贵以宝器做饰的富家公子小姐,还有头戴龙鳞帽的当朝官员,比比皆是。

若是随意丢下一把石子,恐怕能砸出其背后一把府脏境的底蕴。

临街不起眼的客栈里。

一个衣着华贵的孩童有些郁闷的坐在陈年会响的木桌上,身后跟着两个神情严肃,眼神犀利的精瘦汉子。

身上迸发出若有如无的气息,仿佛在告诉周围的人,自己护卫的这个孩童绝非常人。

只不过,

在大幽皇都,非常人才是‘常人’,所以周围的客人都没怎么拘束。

吃喝玩乐,荤段子、秘闻随口就来。

“客官,您要的小店最拿手的菜,葱爆鲤鱼、抄手蹄子,跃龙门、海大……”

“好了好了,您忙着吧。”

孩童不耐烦的摆摆手。

仔细去看,孩童的耳朵竖的很直,不时的抖动一下显然是在‘窃取’着周围的情报。

尤其是身前身后的两桌,两个客人一个比一个能说,一个比一个知道的多。

从六王族大战三宗到皇室秘辛,两人像是杠上了一样,秘密如流水般被抖搂出来。

孩童漫不经心的将食物塞进嘴里。

周围也有不少客人也与孩童的模样相彷。

砰!

身后那桌,面红耳赤的客人说道尽兴处勐地一拍桌。

让全神贯注的孩童一激灵。

身后的两个侍卫当场就要出手,只不过被孩童伸出白皙的小手拦下。

“今天爷喝的高兴,给你们爆个大料!”

那人一脚踩在凳子上,一脚踩在桌子上。

“切,有什么消息能比圣心教教主以一己之力战二王更劲爆的?”

身前那位穿着战甲,浑身血腥味,明显是武将世家,甚至是刚从前面下来的年轻人面露不屑。

那衣着华贵的客人冷冷瞥了眼对方。

“哼,灵界中出现了一位杀神。”

“将八王三宗的当代天骄,全部斩杀在灵血界中,而且皆是一拳秒杀!”

“嘶!”

整个客栈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对灵界知道不少,但从未去过。只知道能够进入其中的无不是当世天骄人物,未来大幽的主宰者之一。

那武将明显一顿,冷哼道,“哼,这事儿我也知道一些。”

“我甚至还知道,那人很可能是某位亲王或者亲王世子!”

哗!

此话一出,客栈内彻底炸开了锅。

那孩童听了,更是双眼冒光。

他朝着身侧的两人招招手,随后趴在桌子上。

两人也很贴心的凑上前。

“这是哪位皇叔啊!你们知道不知道?”

“属下只知道有这个人,但具体细节也都是听得坊间传闻,做不得真。”其中一人开口道。

“一定要找到周围皇叔…皇兄啊,我大幽龙室之兴盛,恐怕就要靠他了!”

孩童一脸期许。

看的身侧两人沉默不已。

眼前这个孩童,正是当今的大幽皇帝龙仁。

只可惜堂堂大幽皇帝,想要打探真实情报却只能从皇都中的客栈之中搜寻。

而与此同时,大幽各大亲王府附近,都莫名多了数不清的探子高手。

目的毫无例外。

都是为了寻找那灵血界中得到金刚不坏血传承的秦淮。

……

青州。

血海上空。

金光密布,如阳光般穿透云雾洒落在鲲鹏族妖人的身上。

只不过这些阳光有些过于犀利,在转吸之间就洞穿了妖人们的性命。

无数的经验球从远方飙射而来。

让秦淮的气血之力越发的澎湃。

而秦淮的手中,也多了一颗黑龙珠。

这是与汤匹生死搏杀之后的战利品之一。

最重要的,还是秦淮拿走了属于汤匹的那一块灵石。

“放我一命!我愿意奉你为主!”

“求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啊……”

无尽的哀嚎在耳边回荡。

只不过全都被秦淮所无视。

他看着不远处那位在尤为密集的金雨之中仍旧在苦苦支撑的高鹤。

高鹤咬牙切齿。

他想要逃,但被这特殊照顾的金雨压的根本无法动弹。

“别以为灭了我鲲鹏族你就赢了。”

“你觉得,当东青十郡没有发生骚乱,那位白袍王会做什么?”

“我会在地府等着你的!”

高鹤一脸怨毒的盯着秦淮。

下一瞬,

他勐地放弃一切防御朝着秦淮奋力扑来,想要做殊死一搏。

只不过在半空中,他就被数十道金雨同时贯穿身躯。

滋啦啦……

金刚不坏血不仅威力堪比宝器,甚至还有腐蚀净化的作用。

对于毒物、妖魔还有一些邪祟阴秽之物都有着极高的杀伤力。

不多时,

漫天的鲲鹏族就已经死伤殆尽。

整整一族,被秦淮一人灭了个干净。

高鹤的尸体也从半空中无力的落下。

秦淮一招手,就娴熟的将高鹤身上的物件扒了个精光。

除了一些金票之外,还有一些隐匿身形气息的符篆。

至于宝器之类的,妖魔一族似乎并不重视宝器,对他们而言,最好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

哪怕他们是妖人,体魄并没有返祖形态下那般强横时也是这种作风。

还有……

秦淮看着一把残破的镜子。

只剩下一般的古镜,镜面看上去平平无奇。

可镜子上却有一根无法捕捉到的红线如湖水中的游鱼不断的游走。

秦淮拿起镜子照了照。

“咦……”

镜面中虽然出现了自己的面容,但却很模湖。

反倒是镜面之后的东西看的很清楚。

“这是放大镜?不对…是玻璃?”

秦淮脑海中闪烁着荒谬的念头。

轰!

随着高鹤的身体坠入血海,被无情的深渊所吞噬。

无数的记忆也随之浮现在秦淮的眼前。

“这玩意儿竟是往生镜。”

“能看到生灵身上的气运强弱,寿命长短,甚至还能看到生灵近期某个片段的回忆。”

秦淮看着高鹤的记忆,有样学样的拿着往生镜看向掉落的尸体。

除了一抹黑火之外。

一段修行的回忆瞬间出现在秦淮手中的往生境中。

而随着那具尸体彻底被血海吞噬。

秦淮再次调出那段记忆,将其对比。

丝毫不差。

“血海只能看被血海吞噬者的记忆,但往生境却能看见活人的过去……”

“啧啧,这东西倒是有点意思。”

秦淮不禁感慨,也费解往生镜这种东西究竟要如何才能锻造出来。

而秦淮看着高鹤的记忆,也知道了一些秘辛。

高鹤原本在青州城大杀四方之际,遇上了前来镇压他的汤匹。

因为看到了其气运旺盛,就瞬间低头臣服在其脚下。

任劳任怨,勤勤恳恳。

最后成了汤匹的铁杆心腹。

而最近,

高鹤因为看到汤匹的气运衰败,而悄悄投靠了白袍王。

此行被秦淮发现,

高鹤就是去汇报汤匹最近的行程和近期的谋划。

只可惜,被秦淮摆了一道。

直接击杀了。

而当年的汤匹,在往生镜下浑身冒着巨大的白色火焰。

就是这股火焰,让他统御青州数十年。

但当秦淮看到白袍王身上的火焰。

那白色火焰足有汤匹数倍之巨。

“汤匹的气运是青州州牧了,那白袍王数倍与汤匹…又该为何?”

莫非自己这战注定要输?

秦淮心中不禁动摇了一瞬。

但也只是一瞬,他就将其抛之脑后。

因为如今,他们已经没有投降的余地了。

若是被白袍王知道‘王昆’已经被自己斩杀,甚至连血海都被自己炼化,王境傀儡的梦彻底破灭。

那白袍王肯定会追杀秦淮到天涯海角。

秦淮一头勐地扎入血海之中。

开始调养生息,同时适应着这次力量的提升。

在高鹤和汤匹的记忆中,

秦淮也知道这段时间的青州城并不太平。

孙炳煌带着手下化整为零,不断的搅动着青州城让那些背叛的武者不得安宁。

也让他们人人自危,无暇顾及东青十郡。

而白袍王则在千算楼不断的‘失误’之后,暴怒之下将整个千算楼屠戮殆尽。

千算楼的武者在临死之际也是带走了不少圣心教的骨干。

随后,

白袍王的手下甚至是白袍王自己,满城疯狂的追杀无极山的人。

记忆中,

秦淮‘远远的看见过’几次白袍王的出手,声势之骇人已经远远超出了府脏境的范畴。

而在灵口关的方向上,白袍王的手下也和青盟的人展开了多轮交锋。

良久,秦淮睁看眼。

“白袍王太强了……”

他不禁感慨。

“必须将杀力催动到极致才行。”

“光是依靠寿炎术恐怕也是不够的……想要杀死王境,恐怕要将我的寿命抽掉大半。”

而且也未必能命中白袍王,风险太大了。

杀力足够强,范围足够大的招式。

秦淮冥思苦想。

他勐地神情一愣。

看向周围这包裹着的自己的温暖液体。

“血海已经是我的镇府灵物,我可不可以通过脏器将其转化为金刚不坏血?”

他想要将金刚雨和天谴结合起来,替换为‘金刚柱’。

将整片血海砸下去。

秦淮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开始尝试。

他催动血心尊法,开始缓缓的将一部分血海收入心脏之中。

秦淮是完全能够做到将血海收入心脏的。

只不过那样会被白袍王发现,导致决战提前开启,所以秦淮就没有这样做过。

大量的血海被秦淮吞入心脏。

无数的金刚不坏血在秦淮的引导之下与血海相容。

随即秦淮就催动神力千造书开始锻造,试图将两种力量砸二为一。

砰!

砰!

砰!

铿锵的捶打之声在秦淮的体魄中响起。

秦淮看着金刚不坏血缓缓的消失在血海之中。

只是,

是金色变成了血色。

秦淮并没有气馁,而是疯狂的催动血心尊法,不断的造出新血。

他新生出的血液,同样是金刚不坏血。

因为他的体质已经被金灵寺改造,或者能称之为金刚不坏体。

一刻钟、一个时辰……

一天……

秦淮缓缓睁开疲惫的双眼。

这一天一夜里,他无时无刻不在重复着,造血,捶打,相容的步骤。

只不过,血海的颜色还是深邃的红色。

而这只是血海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我想的太天真了。”

秦淮苦笑一声。

血海可是上百万生灵尸骨气血所化,以自己一人之血想要将其完全替换成金刚不坏血太天真了。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他无奈,只能将心脏中的血重新放回血海。

下一瞬,

秦淮的脸上就绽放出笑容。

“不对!有戏!”

秦淮突然发现,自己对血海的操纵似乎更加细腻了。

他心念一动。

那被他放出的一片血海连带着周遭十倍的量,被秦淮瞬间聚拢。

血海能量随着秦淮心念被直接压缩。

千米范围的血海,直接被压缩成了一根十米长枪。

恐怖的能量让血色完全凝实成块。

这种事,在以前秦淮是完全做不到的。

而现在……

秦淮看着眼前的这根长枪。

枯萎、衰败、崩坏还有净化、梵音……的力量在其中盘旋着。

仿佛是灭世之枪。

“可以,完全可以。”

秦淮心中的希望被重新点燃。

在脑海中轻松的换算了一下,只需要一个月时间。

他就让整片血海完全随他心意的扩散。

他再度盘膝坐下,换了一块血海吞入心脏之中。

神力千造书的捶打之声再度回荡在宁静的血海之上。

秦淮开始以此往复,乐此不疲的开始向着血海注入全新的血海能量。

而整片血海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被秦淮随心所欲的变换形态,变换形状。

……

半个月后。

千算楼废墟。

心眼阁被完好的保存了下来。

白袍王依旧安详的坐在楼阁边,闭目养神一般。

“大人,东青十郡和灵口关那边并没有传来鲲鹏族的消息。”

男人悄然出现在白袍王的身后。

“看样子是王昆出手了。”

白袍王的脸上没有丝毫意外的神情。

“唉,终究还是要强行给王昆注入,让它变成没有感情的人偶了。”

白袍王手中的赤色珠子缓缓发出光亮。

天际中庞大的血海,几乎同时开始浪潮翻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