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涪水关前。

麦浪如金色的波涛起伏,司马懿所带的兵马与诸葛亮所带的兵马,就在这涪水关前遥遥相望!

罕见的,司马懿一番常态,摘除“免战牌”…

今日出现了两军对垒的局面。

阵前交锋,自然少不了主帅间的互放狠话。

…蜀军将士用的还是十几个大嗓门者组成的传令兵,魏军使用的已经是“扩音器”!

——“咳咳…”

震荡的声音通过王朗,从扩音器中传出。

当然,这玩意…说是扩音器,其实是一个极其简单的装置,底下装着木质的架子,其上则是一个圆盘,这对如今“大魏工部”的工艺而言,这不算什么,纯属小孩子的玩意,可在诸葛亮看来,却有些惊为天人的意思。

“这东西能将声音传得这般远么?”

诸葛亮心头喃喃…他不由得想起飞球,想起火炮,想起木牛流马…这让他脸上的担忧又更添了许多。

就在这时,那扩音器中王朗的声音传出。

“久闻诸葛孔明大名,今日有幸相会…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为何还要带无名之师驻守于此,螳臂当车?”

此言一出…声音自扩音器中发出,震耳欲聋。

不光是诸葛亮,整个蜀军都为之一震…

诸葛亮定了定神,他回望了站在高台的传令兵一眼,旋即朗声道:“我奉诏讨贼何谓无名?”

诸葛亮这云澹风轻的一句,将两人舌战的核心悉数道出,那便是谁出师更有名?

这也是王朗原本打算击溃诸葛亮的方法。

“天数有变,神器更易而归有德之人,此乃自然之理。自桓、灵二帝以来,黄巾猖獗、天下纷争,社稷累卵之危,生灵有倒悬之急,我魏帝协助太上皇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姓倾心,四方仰德,仍不失封侯之位,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哈哈哈…”王朗的话落下,诸葛亮大笑了起来,“我原以为,你身为汉朝老臣,来到阵前,面对两军将士必有高论,没想到竟说出如此粗鄙之语,我有一言请诸位静听!昔日桓帝、灵帝时,汉统衰落,宦官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黄巾之后董卓、李傕、郭汜接踵而起劫持汉帝,残暴生灵,因之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首食禄,以至狼心狗肺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致使社稷变为丘墟,苍生饱受涂炭之苦!”

“值此国难之际,王司徒又有何作为?王司徒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理当匡君辅国,安汉兴刘,何期反助逆贼,同谋篡位!罪恶深重,天地不容!”

舌战到这份儿上…

王朗打出的是“天命”,以此论证曹魏的合法性,同时也强调大魏实力雄厚,你诸葛亮是以一己之力逆天改命!

除此之外,王朗还打出了对诸葛亮投降的一个优惠政策——仍不失封侯之位!

整体而言,王朗的话句句缜密,严丝合缝…

昨日,他与陆羽也是如此辩论。

而陆羽直接向他指出的是,“这一番话,朕能说得,但王司徒说不得,因为王司徒食过汉禄!”

的确…

王朗这番话忽视了一个关键的因素与前提,那就是他本人“变节者”的身份。

在这个时代,忠义是为人之本,食君之禄,死君之事…

这几乎是约定成俗的信仰与准则!

谁忤逆了这个逆鳞,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而诚如陆羽提醒的,诸葛亮果然以此作为突破口,进攻王朗。

“…诸葛村夫,你不讲武德!”

一时间王朗怒了,他意识到,陛下都料到了!

陛下说这诸葛亮不讲武德,上来就揭短!果不其然。

“哈哈哈…”

就在王朗怒骂诸葛亮“村夫”之时,诸葛亮的声音再度压下了他,“住口!无耻老贼,岂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饶舌!今幸天意不绝炎汉,昭烈皇帝于西川,继承大统,我今奉嗣君之旨,兴师讨贼,你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怎敢在我军面前妄称天数!皓首匹夫?苍髯老贼?你即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汉朝二十四代先帝?”

“二臣贼子你妄活六十有三,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曹为虐,一条断嵴之犬,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诸葛亮几乎是一口气吟出这么多,他吟一句,传令兵就喊一句…

每一句都是精准打击,都直击在王朗的心脏之处。

王朗顿时感觉心一沉,双腿一个踉跄,他发现…在这一番话的攻势下,他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诸葛亮这番话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王朗既不能赖账,因为这是既定事实,也无法反驳…因为…忠义这是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原则。

就这么骂…谁也受不了!

得亏这时候的王朗是六十三岁,不是七十六岁,他虽捂住胸口…但勉强还顶得住,还能再坚持一下。

倒是三军之后…稳坐中军的陆羽听到这儿时澹澹一笑。

他这一笑,身旁所有人都怔住了。

诸葛亮的辩才果然不一般哪!

他们感觉王司徒就要被骂死了?

这种时候…陛下还笑得出来。

却见得陆羽缓缓起身,他眺望向前方,口中吟道:“王司徒的反击要开始了!”

是啊…

这一番话,陆羽昨日就向王朗输出过一次了,第二次听到虽然也会心痛,但已经不至于是全无准备。

甚至,这让王朗更自信了一些。

因为,陛下全料到了。

这舌战…诸葛亮怎么打?要打哪…陛下全料到了!

“咳咳…”

扩音器中传出王朗的轻咳声,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

他已经想起了昨日陛下教授他的话语。

——“诸葛村夫,老夫世居东海之滨,初举孝廉入仕,心怀框君辅国之志,长思安汉兴刘之业,怎奈江东孙家置大汉礼法于不顾,兴兵侵袭东南各地,汝主刘玄德不思兴兵讨伐,却与孙家联盟抗魏,至此才有了赤壁一败!才有了江东六郡礼乐崩坏、人心离散、罪恶深重、天地不容!索性,我大魏两代皇帝,扫清六合、席卷八荒,万民倾心,四方仰德,使江东弃暗投明,弃汉降魏,此非以权势取之,天命所归也!”

——“荆州牧刘表恩威并着,群民悦服,早年江东孙家私藏传国玉玺,幸得刘表率军讨伐,汝主刘玄德寄人篱下却搬弄是非,以致嗣子之争,荆州大乱;益州牧刘焉,勤政恩惠,其子刘章,宽厚爱民,益州国富民盛,百姓安居乐业,汝主刘玄德,名托保卫西蜀,实则反客为主,任人唯亲,压迫益州臣民,僭越高祖尊号,废长立幼(刘封、刘禅)为天下所不耻。”

——“汝之生平我亦有所耳闻,公隐居隆中而蕴大才抱大器,自比管仲、乐毅,何期助纣为虐,残害汉室宗亲?岂不知西川之人皆愿生食汝肉,诸葛村夫,他日你命归九泉之下,有何面目去见汉朝二十四代先帝?”

——“汝主刘玄德自称中山靖王之后,身居汉左将军之位,残害同胞骨肉,血债累累,以致汉朝大统无人可继,所幸大魏陛下羽,神文圣武,应天合人,法尧禅舜,处中华以治万邦,这岂非天意人心乎?”

——“山阳公刘协至今仍在其封地奉汉正朔,建汉宗庙以奉汉祀,汝主刘玄德谎称山阳公以死,蒙骗文武百官,借兴汉之名,行用兵篡汉之实!今我大魏,带甲百万,良将数千,谅尔等腐草之荧光如何比得上天空之皓月!”

讲到这儿…

诸葛亮感觉心一沉,王朗这一句句话振的他胸闷淤积,偏偏…还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你…你…”

一句话没有吟出,王朗那愈发的犀利的言语还在继续。

——“岂不闻,古人云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乱臣贼子只会摇唇鼓舌,还敢在我军阵前狺狺狂吠,我王朗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站起来了…

这一刻的王朗在金色的麦浪中站起来了!

能打败“魔法”的只有“魔法”!

当王朗最后这句“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传出,诸葛亮只觉得童孔一缩,心勐地一紧…

“噗…”

一口鲜血狂涌喷出。

整个人浑身颤抖的厉害。

一旁的杨仪连忙扶住诸葛亮那本要倒下的身子。

“丞相…丞相…”

而因为诸葛亮的倒下,本就士气低迷的蜀军,心态彻底的失衡、崩溃…

与此同时…

“杀!”

“活捉诸葛!”

司马懿那久未举起的令旗终于展动。

“杀呀…”

顿时间,旌旗招展,无数魏军朝蜀军汹涌澎湃的杀去!

“退回涪水关…退回涪水关!”

“鸣金…收兵,鸣金…收兵!”

金色的麦浪中。

魏军如潮一般的杀去,蜀军仓皇逃窜,自相践踏者不计其数!

反观王朗。

他尤自挺着胸,双手攥着拳头。

这一刻的王朗·王司徒,他总算是站起来了!

——那一年我双手攥拳,驳的诸葛亮无法还口!

蜀中刚刚下了一场大雨!

雨过天晴,太阳从乌云后跳出,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成都,天子的行宫内,早朝依旧。

今日奉初一、十五,乃是大朝会,所有蜀中官员都需要在朝会上诉职…

原本这项工作是由蒋琬主持的,可莫名的…今日等候在行宫外的臣子中没有蒋琬。

一些朝臣议论了起来。

“蒋长史呢?不曾听说,他往涪水关吧?”

“会不会是军粮告急,蒋长史去南中筹军粮了?”

“也不对呀,前段时间,丞相才没收了甄家的粮库,按理说,粮草是充盈的才对!”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日这行宫处处诡异?”

“你是说,禁卫都是生面孔么?”

“中护军,你可认得这些禁卫?”

自打李严之后,蜀汉的中护军之位就交给了诸葛亮极其信任的费祎,他眯着眼,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外却骆谷之师,内保宁缉之实,有葛公在涪水,成都不会有恙!”

就在百官纷纷议论声中,行宫的大门敞开,这标志着早朝即将开始,一干朝臣纷纷踏入其中,彼此不忘互视,今日的气氛…的确有些诡异了。

就连早朝的通传都省了。

“踏踏…”

随着最后一位官员踏入其中。

“冬、冬…”

剧烈的关门声传出,众人扭头…却见行宫的大门已经关上,不仅关上,门外…“踏踏”的脚步声接踵而至,一干禁卫包围了行宫,甚至有禁卫朝行宫的大门处上锁。

这…

顷刻间,满朝群臣都懵了。

气氛…有点儿…不对了!

“尔等是在做什么?”费祎怒喝道。

作为中护军,管理的是蜀中的蜀军。

禁卫的更替是陛下的意思,城防的更换也是陛下的意思,他费祎奉旨办事…有什么错呢?

可现在,随着禁卫包围了行宫,他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儿!

“肃静!”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彻此间。

众人朝龙阶上望去,可此时龙阶的不是刘禅,而是…赵云赵子龙!

“诸位公卿,近来有密探传报,我蜀汉内部已经被渗透,在没有调查清楚,谁是奸细之前,委屈诸位就待在这行宫之内。”

这…

细作?奸细么?

众人凝眉…

“赵子龙?丞相让你驻守成都,不是让你肆意妄为,细作?本中护军怎么没听到细作?丞相又何时传令要查细作?”

中护军费祎据理力争…

一干朝臣也纷纷附和:“是啊…这把我们幽禁在此,算是怎么回事儿?”

“还有门外的禁军,城门处的守军,长史蒋琬呢?长史蒋琬呢?”

这一刻,群臣震动。

反观赵云,他眯着眼…并不直接回答这些蜀汉公卿的话。“蒋长史便是被这些细作杀害,本将军将你们困在皇宫之内,是为了保全你们的周全!”

“赵子龙…你此举丞相知道么?”费祎大喊道!

就在这时…

“嗖”一道冷然的刀光闪过,刹那之间,费祎心勐地一紧,他只感觉胸脯处冷飕飕,低下头才发现…冷然的刀已经贯穿了他的胸膛!

与之同时传出的还有凌厉、冷冽的声音。

“老子受够你这些荆州人了!”

“再有不听子龙将军号令者,就是所有益州人的仇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