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极道长生之唯我独仙

门槛处,光化流转,初入此门的人,神智都会为其中迷幻眩彩的光芒所夺。

而那一声钟鸣的悠长余韵,便是涤荡神魂,保证入门弟子神智不至迷失的关键所在。

“这次只我一人进入‘问道阁’,看看大师姐的这场‘问道’,能不能给我带来些造化了。”

刘辉心下暗自高兴,三品颠峰的境界近来已有些松动,今日这一场“问道”搞不好就是他破境的契机:“等入了四品境,便有了入秘境闭关的资格,现在提前多了解些,也好为日后打下基础。”

在他看来,刚刚第二声钟鸣,随自己一同跨入门槛的只有自己与“秋亦然”师兄两人。

而“秋亦然”师兄刚才在山径上,明显是犯了“不均”的蹬山大忌,钟声鸣响时,定然已被传回了山下。

而且修士六识本就敏锐,他也并没有感觉到身边还有其他人的气机。

“你在高兴什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刘辉吓了一大跳,他勐然转身,“秋师兄”赫然就站在自己身后!

“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刘辉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和你一同上山,又一同踏入门槛,你在这里,我自然便也在这里。”

秦浩脸上写满了“这有什么好稀奇”:“你那是什么语气,又是什么表情?要不然的话,师弟觉得我应该在哪里才好?”

“怎么可能!师兄应该跨入门槛时,在钟鸣声中被传送回山脚才对!”

刘辉大惑不解地说道:“蹬‘一望山’,在我三清宗古往今来都需讲究‘均衡’二字,刚才师兄在山路上追上我,已是破了戒,后来又放慢速度与我并行,又错一次……”

“总而言之,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

秦浩看了看刘辉,语重心长道:“存在就是合理,哪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师弟你太过执念了。”

“可是……这是千百年来的规矩!”

“规矩是死的,可人是活的!你看不明白的事情,不一定就不合理。”

“可是……”

“存在即是合理,只是你不理解而己。”秦浩说道。

“存在即是合理……”

刘辉闻得这一言,脸上神色一僵,似有所感,便反复念叨起来。

少顷,他把脸色一正,冲秦浩一礼:“师兄,还请解惑。”

秦浩摆了摆手,找了一处蒲团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解惑什么的谈不上,别这么紧张。”

看来这刘师弟不仅是性子沉稳,还有些呆气。

左右无事,逗逗他也好,前世有个段子,“书呆子学哲学,上帝都会头疼。”

“你看到的,也许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刚刚我追上你,你看到我快了,那我就真的快了么?”

“啊?”刘师弟一愣。

眼所见,神识所感,还有假的?

这他有些不能理解。

“师兄是说你原本就很快,只是影响了我的感观?这是什么神奇的功法?”刘辉问道。

“不要什么都想着功法,功法运用,在于人,而不是人依赖于功法……我且问你一个问题。”

“师兄请讲。”

“这世上,先有功法还是先有修士?”

“这……定然是先有功法!,不然修士修什么?”刘辉答得肯定。

功法俱都是传承而来,“入宗门,求仙法,证长生”,古往今来都是这个路子。

“好!那我换个说法。”

“刘师弟吃**?”

“嗯?吃……吧”刘辉那脑子一时没扯过弯来,刚讲着功法,怎么又说起鸡来了?

“好,那我换个说法!”

秦浩把脚斜斜往外一伸,伸了个懒腰:“这世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你来讲讲看!”

“啊?”

怎么又跑“蛋和鸡”去了?刘辉听得一脸懵逼,

但细细一想……我去,这还真是个问题!

这一想,刘辉全然忘了刚才“秋亦然”师兄的“快慢”和蹬山的那些规矩,脑子里全然都只剩下了“鸡、蛋”。

秦浩看他有些沉缅,随口补了一句:“大道至简,有些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这“大道至简”一出,刘辉陷入沉思的神情陡然一顿,而后就变成了一台卡了壳的复读机。

“大道至简……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大道至简……”

……

小半柱香过去了,还不见庄师姐出来,秦浩听着刘辉仍在那里反复念叨着“大道至简的鸡和蛋”,有些百无聊赖。

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不能深究,非要想个明白,就太着了痕迹。

再换句话讲,“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又与你何干?

秦浩看着刘辉一脸沉迷的样子摇了摇头,如果这些细支末节都如此较真,这位将来的路看来难以走得太远。

修士,本就是逆天而修,天道与修士而言,并不一定非要去弄得清楚明白。

只要能拿来用就好。

我能用的,便是有用之道,便是我的道。

我不能用的,大道朝天,各走一边,谁又碍得谁来?

这才是格局。

秦浩正想着,一道倩影忽然在“问心阁”内浮现。

庄诗雅出关。

秋亦然的魂念记忆中念念不舍的的女子就在眼前。

这女子给人的感觉很神奇。

她就那样站在那里,突如其来,却依稀仿佛亘古以来就一直站在那里,站在你心里。

她一出现,仿佛周围所有的存在,都是因她的出现而存在,门外晨阳的光辉如是,院内风中微漾的草浪如是,门内的桉几桌椅香薰烛台墨砚皆如是,秦浩和刘辉二人也如是。

天地、草木、众人的眼里见到她,心里便只剩下她,天地间唯有她,而再没有其他。

这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也难怪刚刚的“舔字一号”师弟和秋亦然的魂念,心心念念的都是她……

修炼“心决”的庄师姐,站在那里并未动作,但佳人风姿,随便往那里一站,便夺人心魄。

这夺人心魄的,并不是女子姿容,而是天地间好似唯有她才有那一抹最为动人的颜色般,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秦浩眼中【破妄】秘术仍在,庄师姐在秘术中呈现出来的模样又和眼中所见不同。

她身后,隐隐有着一尊虚影人像,这尊人像,和庄诗雅的面目一模一样。

正是:

“缨络垂珠翠,香环结宝明。乌云巧迭盘龙髻,满金身。缨络垂珠翠,香环结宝明。乌云巧迭盘龙髻,绣带轻飘彩凤翎。碧玉纽,素罗袍,祥光笼罩;锦绒裙,金落索,瑞气遮迎。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杨岁岁青。”

这人像……秦浩再看人像手中所持的虚影宝瓶,再看看人像脚下踩着的白玉莲座……

这!

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若说不是,可世间哪有这般相同相似简直一模一样的法像?

若说是,这也未免太过玄奇。

秦浩自从穿越过来,这个世界就没有佛教的影子!

自己也从没想到,在这个世界,还会见到前世万人景仰的佛教菩萨!而且还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

那庄师姐是什么人?菩萨转世?

转到没有佛教的世界?

那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观音菩萨”的存在又意味着什么?

是救苦救难来了?

可前世那么多的苦难离合,在秦浩看来,这位菩萨好像有些置之不理的样子。

庄师姐的样子,不像是被夺舍附身,若非菩萨转世,这尊法像是“主宰功法”修炼而来?

佛界若是真的存在,这尊法像修到一定的程度,是否也能够和自己当日煞海之下破境时一样,接引本尊一缕神念来此?

如果说庄师姐背后的虚影人像,是佛界影响这个世界的一角,那仙界呢?又还有什么手段?

按照前世典籍的说法,有仙界、凡界、佛界、还有阴间鬼界、修罗魔界等。

秦浩原本以为这个世界和前世一样,从唯物的角度而言只有凡界。其他几界,只存在于传说中和人们的想像。

而今来到这个世界,才逐一认识到凡界之上,还有上界,比上界更神秘的,是仙界。

现在,佛界至尊之一的法相都出来了,那鬼界、修罗魔界呢?是不是也在这个世界有类似庄师姐的代言人?

那自己呢?自己破境时,身后浮现的虚影,真的只是那个“在时间长河的另一头”的自己么?

那自己又是谁?!

刚刚秦浩抛出一个看似有些恶搞的哲学命题,让刘师弟变成了陷入沉思的呆子,现在庄诗雅一出场倒好,这背后的神影虚像直接给他整懵了。

秦浩不由得也陷入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的哲学思考……

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

这才来上界多久?

才半天的功夫,这信息量大得……没了边儿了。

秦浩暗自腹诽着,从身旁踢过一个蒲团,打着旋儿落在了庄诗雅身旁:“师姐闭关辛苦了,坐下歇歇。”

却见庄诗雅仍站在那里闭目沉思,似还未从闭关中清醒过来。

“刘辉见过庄师姐。”

刘师弟思考哲学问题的心思,被庄师姐的出场拉了回来,他恭敬站起,依足规矩冲师姐俯身一礼。

见师姐仍在闭目思索,当下不再言语,默默走到秦浩身边,也拿过一个蒲团,坐了下来。

和秦浩一道,等着师姐醒来。

“想明白了?”

秦浩揶揄他。

“想不明白,等下回去再想。秋师兄果然学究天人,这问题问得……振聋发聩。”刘辉诚心实意说道。

秦浩哈哈一笑,冲他摆摆手,“这哪谈得上什么学究天人!只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

说着,秦浩把嘴冲着沉思中的庄诗雅一努:“师弟,庄师姐今日闭关出来,和往常几次的状态大不一样,师弟怎么看?”

刘辉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庄诗雅,马上把头复又低下。

“师弟修为不如师兄你,我倒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刘辉仿佛怨念自己不太争气般叹了口气:“师姐每次一见,都是如此不凡的气质,每次师弟看了……都是觉得心悦诚服,说句实话,就是五体投地也不为过,就好像……师姐只需看我一眼,我便觉得愿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行行行!看你那酸劲儿!”

秦浩连忙打断他:“你要表白,能不能乘我不在的时候?还五体投地这么玄乎……”

“师兄怎的如此诳语!”听秦浩这样一说,刘辉登时有些不高兴了。

“我也知道这有些不正常,但我每次见到庄师姐,就是这个感觉。也许是师姐闭关后,功法有些控制不住……光凭外泄的气机,都能如此影响我的心境,大师姐真是厉害!”

“又来了,你师姐厉害,不如一招便让你五体投地。”

秦浩拍了拍他:“这要是你两动手决个高下,旁边的裁判都不用喊开始。”

“为什么?”刘辉奇道。

“还为什么?你这一天天的思考者思考些啥?”秦浩冲他瘪了瘪嘴,“还没动手哪,你就趴那里‘五体投地’了!还用得着喊‘开始’?”

“你……”

刘辉被“秋亦然”师兄揶揄得有些恼火,虽说对上大师姐事实就是如此,但这不是“三清宗”所有门内弟子的共识么?

再说你这当面打脸也太不地道了好不好!

秦浩看他有些上头的样子,忍不住提点道:“蛋和鸡你还没想清楚,这事儿你也没看清楚。”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秦浩把脸冲着庄诗雅努了努。

“你管他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问题摆在这儿是不假,但关键问题是影响你吃鸡了还是影响你吃蛋了?只要不影响你,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就是扯蛋!”

“所以啊,有些事不用究其理,有些问题就摆在那里,不用非得弄个明白……一切种种,大道至简!”

秦浩说着把话一顿:“简单到能用就好。就譬如鸡和蛋,你管他谁先谁后?能吃就好!”

你说得好特么有道理,刘辉陡然一闻,结合刚刚想到的那些弯弯绕绕,突然间有种隐隐间欲要豁然开朗的感觉。

“所以说……”秦浩收回双腿,在蒲团闲适地伸了个懒腰,一字一句,轻轻说道:

“它强由它强,清风拂山岗。它横任它横,明月照大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