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混沌冠冕

埃莉诺趁着亚伦不注意,用手指把夹杂在他头发中的那缕金色毛发揪了出来,牧师小姐打量着这根比较短、又卷曲,又比正常头发要粗的金毛,面露疑惑之色,更是有些不悦地将这跟金毛放到亚伦的面前:“这是什么?”

“什么?”亚伦人还有点木,他定睛看着牧师小姐手上的金毛,眼珠转了转:“你在说什么?”

“我说这根金毛啦!”埃莉诺用小拳头在亚伦的肩膀上锤了一下,牧师小姐心中的直觉越发令她觉得肯定有事情,她把这跟金毛在亚伦眼前晃了晃:“快说,这跟毛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亚伦这才回过神,他心想该死,我不是洗头了么?

这时候不能慌,亚伦好整以暇地反问道:“还能是谁的?这家里还有谁是金发?肯定是你的头发啊,埃莉诺。”

“怎么会是我的啦!”埃莉诺不同意,牧师小姐端详着这根卷曲的金毛,越发狐疑:“我的头发怎么会这么短?”

“额……会不会,不是你的头发?”亚伦笑着搂住了埃莉诺的腰肢,在她的耳边笑道。

“你……讨厌!”果然,牧师小姐被转移了注意力,她俏脸羞红,捏着亚伦的脸,靠在他的身上,见周围没人,这才小声地诺诺低语,娇羞无限:“你修的……你还不知道么?”

“呵呵呵~”说起这件事,亚伦就不困了,他得意地抱住埃莉诺,让她贴紧自己。

“等等!”埃莉诺毕竟跟亚伦相处久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亚伦这是在转移话题,牧师小姐心中立即升起了警觉:“不许转移话题!快说,这金毛从哪里来的?你的卡拉德奈女士可不是金毛!”

“等等,亲爱的,我想一想。”亚伦不慌不忙地搂住埃莉诺:“我今天执勤了一天,让我想想会在哪里蹭到毛发。”

“嗯,给你五分钟哦!”埃莉诺对着亚伦挥了挥小拳头,牧师小姐静等着亚伦的回复。

亚伦没有让埃莉诺等太久,他恍然大悟地拍手:“啊,我想起来了。”

“我今天回宫时见到了王太后菲尔法瑞尔陛下,宫里有她从小养大的一头金毛犬,平时总是很高傲很嚣张,可今天我去觐见的时候碰巧遇到它发情了,在我身上蹭个不停,结果毛就留在我身上了。”

亚伦给了一套相对合理的说辞。

埃莉诺听了觉得好像有点道理,不过牧师小姐还是有些疑惑:“为什么会蹭到你的头发上呢?”

“大金毛比较缠人嘛,直接扑在我身上,都把我推倒了。”亚伦笑道:“还舔得我满脸都是水。”

哦~原来是这样啊!

牧师小姐没有再怀疑了,因为她心里的直觉告诉她,亚伦说的是真话。

埃莉诺在亚伦的怀里磨蹭了一会儿就起身,她要下楼安排晚餐,留下了亚伦一个人仰面躺在房间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非常古怪,非常舒服,飘飘欲仙。

综合一下就是——爽死了。

他一直以来的夙愿总算是完成了一大半,昔日那位成熟美艳,如高岭之花的冰山冷傲大姐姐真的让他得手了。

现在如果有皇后之刃来抓自己,亚伦也觉得过瘾了,他大不了收拾东西跑路博德之门、跑路深水城,依靠着他现在的名声,在博德之门那种自由城市混个贵族身份岂不是轻轻松松?

然而,好消息一个接一个,从爱丽丝塞尔事后表现出来的状态来看,她应该没有对自己动手的打算。

那么,亚伦后悔么?

后悔个屁!我身为混沌之子,四神亲选?怎么可能后悔?

就算再重来一百次,亚伦也肯定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他对科米尔这个国家最大的归属感,其一就是父母血脉和教育带来的国家认同,其二就是他还未觉醒时,那个平庸的亚伦-萨利安对爱丽丝塞尔的崇拜仰慕之情。

虽然说双方并没有真正做到最后一步,不过除了最后一步,所有该做的事情已经全部做了,王女的两个初吻都被他狠狠地拿下了。

至于最后一步,倒不是王女不愿意,她当时已经没有办法拒绝,而是亚伦心里不愿意。

首先,大小姐不在场,其次,这么稀里湖涂地就完成了最后一步算什么事?

总要有点正式的仪式吧。

亚伦默默地回味着几个小时前的事情,他忍不住舔舐着嘴唇,色孽权能加持之下,他的舌头表面伸出了许多细小的卷须,在空气中妖冶地扭动着。

趁着这个机会,王女身上的混沌圣痕他已经完成了一半,而王女本人还蒙在鼓里,她大概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对亚伦特别有反应。

那么,只要找个机会完成整个混沌圣痕,她就很难脱离亚伦了。

接下来,只需要再来一个契机……

亚伦心里盘算着更多的计划,奸奇权能打开,一个崭新的计划正在他的脑海中渐渐地成型。

该把班恩神子解决掉了……

亚伦心里在构思着新的计划,他不知道的是,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爱丽丝塞尔的身上。

摄政王女自从回宫之后,一样地仰面躺在卧室大床上,太古龙血的发作已经褪去了,可爱丽丝塞尔还走不出去,她的身体时不时还稍稍地抽搐一下,心里不断地回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

尽管已经沐浴了一次,可她还是觉得足底不太舒服。

她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亚伦和夏洛特串通的阴谋。

这件事事后回想起来总有些怪异,比如说太古龙血不合时宜地发作,亚伦递上的红茶,突然离开的夏洛特,总显得有些巧合过了。

可去战法师学院是自己提议的,品尝巴克拉瓦是自己的发现,而且最后,也是自己点头,他才压上来的。

爱丽丝塞尔是守序中立阵营的摄政王女,她想来想去,都觉得难以追究亚伦的责任。

这个亚伦!果然是色胆包天!她第一次单独召见他时,就发现这家伙一直盯着自己的腿看,自己真是大意了,居然真的被亚伦在夏洛特的办公桌上欺负了一次!这小子,就不怕我重拳出击,灭了他萨利安整个家族么?

想了想,王女自己都笑了。

呵,这小子还真不怕她动手,无论是白银商会、白银圣母,还是科米尔的人民都不会坐视这件事发生的,他现在是阿拉贝尔五侠,是王国的英雄。

而且……这小子的技术到底是在哪里练的?是不是精通得过分了?

好得……

摄政王女怅然地看着天花板,呆呆地望着上面记载着科米尔历史的壁画。

他要小自己好几岁啊……可他是术士,自己是沐浴过太古龙血的,至少未来三百年内,岁数对他们之间有意义么?

就像是自己的那句“下不为例”,真的有意义么?

千言万语凝聚在一起,爱丽丝塞尔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内心一片混乱,最终化作一声叹息。

“对不起,夏露。”

…………

接下来几天,爱丽丝塞尔都没有让亚伦再去执勤,王女发了个命令说既然白银商会这么忙,你就先忙这边的事,等忙完了再回王宫报道吧。

从这个角度来看,爱丽丝塞尔确实是有点生气,不过也没有完全生气。

亚伦抓着这个空闲忙着白银商会的事情,白银乳液的丰厚利润令亚伦每个月都可以得到至少5000金币的稳定分红,这笔钱对他接下来的事情很重要。

除了钱以外,亚伦也好好地陪了埃莉诺几天,顺便等待萨米尔和多尔蒂的消息。

几天之后,萨米尔终于带着受伤的艾琉诺拉回到了苏萨尔,亚伦麾下第一位混沌勇士的宗主勉强逃过了魅魔女王的追杀,弄得一身是伤,亚伦将其安排进了苏伦神殿中静养,从地狱逃出来的女魅魔艾琉诺拉阵营偏移到了混乱中立,待在苏伦的神殿中比较合适。

魅魔女王美坎修特不可能冒险闯入主物质世界的神殿中,这是萨米尔的判断。

顺便,亚伦也把马克西米安、萨米尔、罗贝尔、埃莉诺等人召集起来,询问他们对于三块封地的看法。

几人各有观点,他们首先排除了第一个选择——泰诺洛克领的交通实在是太差了,虽然安全,但并非好地。

马克西米安和罗贝尔赞成红森领——这里四通八达,附近城堡多安全无虞,而且距离阿拉贝尔近。

埃莉诺和萨米尔则赞成日落领,票数是二对二。

几个人讨论到了最后,埃莉诺的话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亚伦,不是我不赞成红森领,但是……”埃莉诺将手指移动到了日落领隔着飞龙水湖对面的沉海镇:“沉海镇不仅有龙刺家族是萨米尔的家族,而且,吾主的露天圣坛也在那里呢!”

这句话成为了压倒亚伦的最后一根稻草。

世上只有麻麻好!

于是亚伦当即敲定了自己第一块领地——日落领!

敲定了领地之后的夜晚,亚伦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之内,他继续计划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混沌之子把自己目前的所有目标和计划写在了羊皮纸上。

猎王者计划第一阶段、第二阶段、第三阶段的50%,完成。

激活恐虐权能,完成。

获取一块属于自己的封地,完成。

这些是已经完成的,亚伦一条一条地写出来,再划掉。

解决班恩神子的威胁,未完成。

建造混沌奇观,未完成。

激活纳垢权能,未完成。

放下鹅毛笔,亚伦拿起了羊皮纸,注视着三件未完成的任务,思考着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首先被放弃的是建造混沌奇观,他连领地都还没有搞到手,谈何建设混沌奇观?

然后被放弃的是激活纳垢权能。

激活纳垢权能要通过什么方法,尝试什么手段,亚伦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纳垢其实是一位很难取悦的神祇,她就因为太博爱太仁慈了,所以她具体想要什么,亚伦目前不知道。

传播瘟疫?散播诅咒?还是见到一个人就说“当我的儿子吧”?

好像都对,又好像都不对。

所以这个暂时也被放弃。

那么,要做的就是解决班恩神子,曼纳科恩-阿纳海姆了。

这家伙很小心,也很隐蔽,曼纳科恩目前拥有着科米尔紫龙骑士的官方身份,也是科米尔的英雄,尽管这次战争中,他不像亚伦一样名声显赫,但关键时刻率领阿纳海姆军出击,也算捞到了一笔厚重踏实的声望。

重要的是,亚伦没有找到发难的证据。

马龙帮主说了关于黑钩帮在散塔林会的压迫下合并的消息之后,爱丽丝塞尔就派皇后之刃去调查过了,但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没有证据,就不能发难,这是王国贵族体系的运行规则,亚伦也不好越过这个规则。

还有一件麻烦的事情,曼纳科恩还把自己躲在王女的姐夫,卡斯帕尔公爵的身后,只要有卡斯帕尔在,那王国内的这些事就是“王室闹家务”,无论是紫龙骑士还是王国贵族、亦或者是宗教势力都没有资格也没有意愿参与进来。

由此可见,班恩神子的精心设计是何等周密,亚伦一时之间居然找不到下口的机会。

没有办法了,亚伦不可能总是将自己的精力用在防御班恩神子的阴谋之上,他要想个办法逼班恩神子动手。

站在原地,亚伦开始念咒。

混沌之子展开双臂,吟诵咒语,一个接一个的混沌符文从他的口中吐出,一条又一条的箴言自他的嘴里流淌而下,雾中凋像、梦境、沉默的歌声、迷雾缭绕的绘画,萨利安宅的书房之内,奇异的幻像填满了亚伦身边的空间。

奸奇的水晶迷宫正在具现化,此时,任何一个凡人只要见到这一幕,都极其容易沉迷进去,他们可能会在发光表面的波动中看到更多的反射光和折射光。

他们也可能瞥见了恐惧、痛苦和希望的映射,梦想和噩梦、真实与幻想的历史、痛苦、迷狂和绝望的场景。

亚伦则是看到自己年幼时的幻像——一个平庸懵懂的男孩因为“偷”了父亲的东西而被捆在椅子上用皮带勐抽,抽得满脸是血,而那个东西最终被发现是父亲不小心丢在了沙发底下,对此自己的父亲完全没有道歉的意思,他仅仅只是表示你只是这次没偷罢了,我这是防止你下次偷盗,是为你好。

一会儿,幻像又变成了令人欣喜的未来——中年的亚伦被封为壁上功臣、科米尔亲王、护国公,直到权倾国度,他迎娶了王女、埃莉诺、夏洛特,坐在王座上高举权杖,这画面旋即一转又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是万神殿中的一场婚礼,他正和苏伦麻麻站在一起……

又一会儿,幻像变成了噩梦——亚伦不断地经历着失败,他不断地被击败,被羞辱,被打倒,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朋友、失去了爱人、甚至失去了自我,他看到恶魔、希瑞克或者是大蜘蛛撕碎了他朋友和亲人的血肉,恶魔亲王挥舞着魔火摧毁了他的家园,最糟糕的是,他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一个触手缠绕的大肉团。

每一幕画面都有所不同,每一种结局都预示着一种可能。

亚伦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些幻像,尽管他的心中被悲伤、喜悦、痛苦这些情绪环绕,他念诵咒语的速度始终如一。

这便是混沌之子得偿夙愿之后得到的全新能力——混沌祈愿术。

亚伦将其命名为“萨利安交换术”,这个法术有三个版本,分别是五环版本,七环版本,九环版本。

每个版本效果不同,方法不同,可核心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向混沌四神寻求一个愿望(更高版本意味着更多的愿望或者更强大的愿望)。

作为混沌四神亲选,亚伦的愿望自然是被最优先接纳的。

水晶迷宫深处、绝妄堡垒、奸奇图书馆,端坐青色莲台之上的万变之主聆听到了亚伦的愿望,她嬉笑着手指轻点,一张长长的羊皮纸契约就浮现而出。

亚伦来到此处,他面色沉重,双方就这张契约展开了激烈的辩论,越辩论,奸奇好哥哥越是兴奋,而亚伦越是疲倦。

最终,一张有9米那么长的羊皮纸契约被签订了,奸奇大手一挥,一头奸奇高阶恶魔出现于亚伦面前,附身。

这头奸奇恶魔身高大约一米五,手持着一把裹着九条写满混沌语言布条的长杖,它全身都笼罩在一件刻满奸奇符文的长袍里,仅仅只露出双手,很粗的大金链环绕它的脖子,上面挂着一枚带有奸奇之眼的金色积木。

“青莲座下,高阶恶魔,诡变希灵将为你效力!我的仆人哦~”

“我期待你兑现承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