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从小欢喜开启诸天之旅

还是武帝城外青竹环绕的那处竹筏小楼。

有位名叫黄三甲的老人此时正在竹筏之上盘腿小酌清酒,在黄龙士身边还有位脸色不露笑的年轻女子头戴向日葵,竹林当中有头黑白纯粹的貔貅坐在林间啃食着并不算新鲜的竹子,一老一女一貔貅勾织出一副极为古怪但又很自然的奇异画面。

许多年未曾饮酒的老人,今日竟破天荒小酌了两杯,实属罕见。

被誉为知晓古今千年事的黄龙士,抬眼望着那道自西方而归的汹涌气机回到东海武帝城,王仙芝这记无理收官手,可以说将铁门关那处战场给彻底的掀翻开来,难怪那日的陆泽并未选择应下他黄三甲的那道人情,原来是早早便找好了这天下最大的助力。

而未曾亲眼见证铁门关互相厮杀之盛况,号称春秋翻书人的老人心里竟觉得有几分遗憾。

他再度将杯中清酒饮尽,抬眼望着在旁边那闷闷不乐的闺女,黄三甲呢喃自语起来。

“闺女啊,你老爹我这次算是错过了春秋之后最精彩的一幕大戏,王仙芝、邓太阿、曹长卿都参与其中的大戏,但没办法,京城里面那位半寸舌给老爹我来了信,当初我害得元本溪断了半截舌头,现在也不忍再去坑他一回,于是也就答应了下来。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老爹我想要看看,铁门关那场局究竟会发展到什么样子。”

“我曾想过陈芝豹一并斩龙蟒,甚至还想过徐凤年活着回到北凉,陈芝豹入西蜀。”

“但却没想到,赵楷可以将那二人一并斩掉。”

端起空酒杯的老人虽叹了口气,但那双眼睛却显得尤为明亮:“这个小家伙气运最盛,但所谓气运最是能够遮蔽当事人双眼的东西,关键时候相信这玩意,可是要死人的。赵楷这离阳私生子竟懂得这个道理,没有去倚靠自身气运,甚至连伴随他出京都入西域的六珠菩萨都不相信,却将收官手放在了武帝城王仙芝身上,直到现在,老爹我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说动的王仙芝。”

“但,这才有点意思。”

“下棋之人仅落先手棋子,便能够知晓后面收官如何,那多没劲。”

老人眯着双眼浅尝辄止杯中余味,似乎在细细回味铁门关之上双方各自的精彩博弈,良久以后的黄三甲才缓缓睁开双眼,渍渍乍舌:“赵楷这局算是赢下,但是后面能否坐蜀地望太安,还是得看他的造化,这番大戏落幕之后,未来的中原大陆只会变得更加动荡。”

“群龙无首的北凉、希冀复国的曹长卿、有北上之志的燕敕王赵炳、妄图再开功业成为离阳第二位异姓王的顾剑棠...当然,还包括如今已经小有气势的赵楷,勉强算是跳出棋盘,成为了能够在天下大局里的对弈之人。”

“可惜啊,你老爹我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那英雄与枭雄并起的时代。”

竹林里的黑白大貔貅这时已摇晃着屁股,屁颠屁颠的来到向日葵少女身边阿谀奉承讨好,但不料少女那凶勐无比的一记手刀直接将貔貅戳出去十丈距离,引得后者很是人性化的捂着胸口,哀嚎叫痛。

黄三甲见状,只感头疼。

整个天下能够让他黄龙士感觉无可奈何的人,也只有这个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宝贝女儿。

女儿的名字很容易记住。

贾佳嘉。

谐音便是黄三甲。

“闺女啊,不是老爹不让你去那铁门关。”

“而是赵楷身边那位来历不明的蒙眼男人乃是世间最为绝顶的刺客,你如今的掩气埋伏刺杀功底虽已小成,半点不必北莽蛛网里头的提杆要差,可对上那位铁钎男人,绝对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难道你就忍心老爹这么大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只见少女这是将耳畔那朵向日葵挂在了老爹脑袋上。

黄龙士瞬间心情大好,老人哈哈大笑起来。

......

太安城,离阳皇宫。

所有侍奉在养心殿里的太监宫女都能够察觉到皇帝陛下近两日那掩藏起来的雀跃心情,这几日对于下面人的赏赐数不胜数,连带着批阅奏章之时眉头都不再紧皱,似乎遇上了什么天大喜事一般。

只有皇帝陛下最为亲近的年轻宦官宋堂禄隐约知晓些什么。

近日陛下已秘旨钦令尚衣监首司,那边似乎已着手开始制定起近些年规格最盛的服袍,甚至要比去年四皇子大婚之时的皇族礼袍更为尊崇,联系起最近陛下嘴上时常念叨的西域、铁门关之类的词语,本就聪颖无比的宋堂禄又怎能不知道这崭新蟒袍是为哪位皇子制定的?

这个事实令年轻太监心中有些莫名的惊惧。

因为他本就是皇后娘娘提拔起来的,逐渐代替的乃是那位人猫韩貂寺的位置,皇宫众人皆知晓韩貂寺与六皇子赵楷之间的关系。

此时,皇后所在的那处栽有梧桐树的小院子里。

有位叫做陈渔的绝世美人正端坐在旁边,皇后赵稚那威严的眼神扫过这位绝美女子,下次胭脂评里的陈渔约莫便能够顺利登顶榜首的位置,在铁门关发生的事情几乎第一时间便传回到了皇宫当中,那场决定离阳、北凉以及西域大局的厮杀,牵动了无数大人物们的心。

皇后赵稚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怎么都没有想到会是现在这种令她无比难受的局面。

北凉世子若活着回到凉地,那对离阳来说不算好事;而这时却是陆泽这位皇帝私生子站到了最后,对离阳来说是绝好局面,但却并非皇后最想要看到的局面。

哪怕赵稚与皇帝陛下如胶似漆多年,哪怕她真的是为国着想的一国之母。

她也是位女子,同样也是位母亲。

陆泽在铁门关一役展现出来的东西太过狠辣与血腥,还有那缜密如妖的心思,这等手段将来若是用于皇族夺嫡之时,用在她那两个儿子身上之时,又该是怎样的画面?

所以,皇后娘娘选择了第一次的让步。

“陈渔。”

“你与武儿的婚约...作罢。”

绝美女儿恭敬行礼。

直到最后离开,上到车轿上之时,女子已泪流满面。

“他...真的做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