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我为了少主威严欺负下老婆没错吧

秋日的太阳沉落很早,从高楼办公室窗户望出去,还不到22点,外面就已经完全黑了。

只有寂寥的几盏街灯发射着昏黄的亮光。

为了防止刺杀,朱生智禁止平民百姓接近生智组本部,所以街上也看不到行人。

秦剑丹听风间的建议,把张大驹、张细马打发出办公室,继续通过旧组织关系打探情报。

“如果你们表现得好,我就让琳琳减少‘除味袜子喷雾’的出货量,不想整个环石城都不存在臭脚的话,就给我努力干活吧!”

秦剑丹自己留在办公室打地铺,这样可以第一时间获知账本解密进展,顺便保护风间和忘忧。

原本的安排是想吩咐人弄两套被褥,没想到朱生智办公室自带双人床,只要按一下墙边的粉红色按钮,一张洁净松软的大床就会从隐藏的天花板活门里缓缓下降,铺展开来静待有缘人。

“不是吧……这张床宽的足够三个人上去打架!朱生智在办公室里放着东西,真是荒淫无耻!”

秦剑丹运起“钢铠呼吸法”,躺上去滚了一圈,确认床上没有暗器和毒素存在。

“算了,这床档次还行。”秦剑丹仰面躺着说道,“风间、忘忧你们累了就上来歇着。我发誓不碰你们。这回我来生智组可是有正事的。”

“少主说得可真动听。我就蹭一蹭,不进去是吧。”

“嗯?风间你小声滴咕什么呢?”

“没有,只是电脑风扇的噪音。”风间面无表情地用嘴巴模拟出十分幼稚的“嗡嗡”声。

现在办公室里没有外人(20名武斗人员都在门外站岗),秦剑丹摘掉了光学伪装墨镜,让自己的鼻梁少些压迫。

“说真的呢,今晚只是个开始,明天就要想办法铲除生智组的内奸,还要防备尼安会的偷袭。现在不好好休息可不成。风间需要解码账本,忘忧你先过来休息吧。我可以在咱们两人中间横一个枕头……”

忽然出现在秦剑丹上方的景色,让他心脏漏跳了一拍。

白色雪山的峰峦气魄压人,周围修饰着女仆装的轻盈褶皱,今日的忘忧脸上充满温暖的善意。

“少主您也累了吧?要不要我帮您掏耳朵呢?”

秦剑丹并没有反应过来,忘忧的改变是因为“正太控”元素,他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自己,15岁的自己跟20岁的自己没有本质区别。

然而在忘忧看来,两者天差地别。成人的秦剑丹是可怕的黑暗组织首领,未成年的秦剑丹则是需要照顾的小弟弟。

黑白相间的女仆装,在灯光下显得悦目而充满韵味。细致的花边环绕着领口和袖口,这都是秦剑丹平日里没有仔细看过的(盯着看会被忘忧怒目而视)。

忘忧好似换了一个人,阳光灿烂(并不由分说)地给秦剑丹提供了膝枕。她轻柔地托起秦剑丹的头部,将其挪到弹性满满的双膝位置,带来舒适的轻微麻痒感。

“别动,否则会伤到耳道的。”

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一个小巧的棉花棒,忘忧轻轻拂过秦剑丹的耳廓,温暖的触感赋予了宁静的感觉。

忘忧熟练而柔和地描圆圈、来回轻抚,动作十分细腻,并随时感知秦剑丹对这种关怀的回应,因而微调自己的力度。

不、不不不不行了啊!掏耳朵竟然这么舒服!这简直就是我看地球时代录像带时,看到的哈士奇遭遇“灵魂提取器”的情况吧!这是忘忧从前在丁玉云仙身上练出来的吗?

秦剑丹灵魂出窍,眼睛时开时闭,视界里的忘忧脸庞洁白如雪,红唇微微上翘,与她深灰色的眼睛形成了完美的对比。紧贴额头的空气齐刘海轻轻的摆动着,显得文艺又温驯。

她的另一只玉手仿佛是提醒秦剑丹不要乱动,轻抚秦剑丹的左侧脸颊,同时轻声哼唱着什么曲调。

不知为什么,秦剑丹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形象,那个人晃动摇篮里的自己,给自己唱催眠曲,无微不至的照顾自己……

难得忘忧年纪轻轻,却能够散发母性的光辉!我记不得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子,但是如果有幸成为忘忧的孩子,一定会成长得很幸福吧?

膝枕掏耳朵这件事只持续了10分钟,在秦剑丹的时间概念当中,却俨然是一场大汗淋漓的交战。终于风间在电脑椅上提出品评:

“你们俩再大胆一点也不要紧的,可以当我完全不存在。看,我消失了。”

银发萝莉原本就身材短小,她稍微一缩头,整个人就在椅背里完全消失无踪。

秦剑丹这时才想起自己身为少主的威严,他轻咳了一声,坚决(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忘忧的膝枕。

“嗯哼,忘忧你突然对我这么上心,是有什么事相求吗?你和你的妹妹们对现在的生活条件有些不满?”

“没有、没有任何不满!”忘忧用餐巾纸处理掉弄脏的棉签,“我只是看少主今天跑前跑后,有点累了,想帮少主解除疲劳而已。”

(躲在电脑椅里的)风间继续都囔:“掏耳朵这种杯水车薪的关怀,也算不得真正的‘晚上的工作’吧。”

秦剑丹不想做对不起老婆的事,此时又听到风间添油加醋,便哼了一声:

“你少贫嘴!再乱说话,我就把你抓过来做‘晚上的工作’!”

“不行!”没想到反应最大的是忘忧,“虽然风间在名义上已经是少主的妾了,但好歹也要等她成年了再圆房啊!少主有什么需求就冲着我来吧!”

秦剑丹在眉头上堆起一个疙瘩——忘忧好像有非常严重的“为他人牺牲”情结,另外你平时不是挺防备我吗?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不好!少主你听着,发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忘忧突然脸色大变,她痛苦地按住自己眉角的小块金属植入物。

“我、我因为有点紧张,再加上出门前对妹妹们下达了批量意识命令,今天的精神能量提前用尽了!我接下来……”

话未说完,忘忧原本表情丰富的面庞,立即变得平静如水,眼神也从针对正太的热望,变得古井无波。

秦剑丹一愣:“她怎么了?怎么变得和他的妹妹们一样了?”

风间头都不回地解释:“忘忧自己不是说了吗,她的精神能量提前用尽,‘自由意志’异能失效,所以意识就又被脑部改造手术覆盖了。现在的她会听从任何人的任何命令。”

“好机会嘛~少主你等我破解密码也挺无聊,不如就玩一下真人娃娃?我会帮你向警长保密的。”

“你什么素质?怎么可以趁人之危?”

“少主这叫什么话?从忘忧今天的表现来看,她自己也愿意的。”

留下跪坐床头等待命令的忘忧,秦剑丹翻身下床,站到风间身后:

“这么说是你不愿意咯?别忘了你跟我之间可是有名分的,我这个人不喜欢没反应的女孩……”

风间突然大喊一声,因为和她的沉稳性格极度反差,所以吓了秦剑丹一跳。

“你什么毛病!?”

“少主,”风间大喊完之后立刻又冷静下来,“其实我骗了你,这台电脑里的加密文件早就被破坏了,坐在这里再久也找不到账本。”

气得秦剑丹双手捏成拳头,双拳骨节乱响。

“混蛋!你这样耽误公会正事,是想要我惩罚你吗?你不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就命令忘忧把你按住,搔你的脚心直到你哭出来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