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想中文网

重生之都市狂仙

黑暗之下,争渡天宫。

只见,以阮极天为首,三位极尊手中拿出了一方至宝。

刹那间,一座浩瀚的战场降临,这像是一座古老的战场,里面聚集无尽的杀伐之意。

战场盖压而下,将争渡天宫,还有那些从棺椁走出的极尊全部笼罩在其中。

争渡天宫下,似乎安静了。

众多大帝明白,他们在那一处古老的战场之中大战,若不然,极尊交手,始古原都将彻底破灭,支离破碎。

如今尽管始古原满是裂痕,满目疮痍,但还不至于崩裂的地步。

幽冥之中,也有受到影响,轮回却还是能够勉强维持运转。

“当初古未尽之事,我来执掌!”

“荧蚀尊主,你的伤势,痊愈了么?”

浊太古踏步向那黑暗之中而行,其声音,响彻在整个始古原内。

破碎的三十三重天外,黑暗尽头,一尊生灵造化气息萦绕。

“区区造化堕念!”

声音响起,那位造化尊主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身遭,造化气息愈加惊人。

“堕念?哈哈哈哈!”

浊太古身在无数破碎的天地碎片之中,他傲然而立。

“何为堕念?善恶,又因什么而定?”

“荧蚀尊主,当年古未完成的事情,我会完成,你看,我与古,谁更像是开创一切的始祖?”

他踏步了,出手了,向那黑暗尽头杀去。

轰!

造化气息如若涟漪,三十三重天,无数的天地碎片,顷刻间便泯灭。

甚至,有造化气息涌入到始古原之中,无数大帝抬头,感受到那高高在上,无法匹敌的气息。

下一瞬,黑暗之中,无数长虹坠落,就像是一场灭世之雨。

隆隆隆……

始古原的大地之上,再次千疮百孔。

从那长虹中,有生灵走出。

那是原外至高天,三十三重天内的所有争渡者,他们冲破了桎梏而降临。

一些古老的意志也从原外至高天回来了,他们或许本尊已经陨落,或许已经超脱,或许还在。

“至高虽灭,吾等不朽。”一位意志走出,他在如今这个时代无人相识,可他却并不在意。

为大道而行,不为身外之名。

“吾若在,故乡不灭!”

也有意志走出了,与那些争渡者在对峙以及……出手。

轰!

始古原内,古来意志在与那些争渡者交手。

很快,大帝也参与其中了,始古原内,在这一刻,真正的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大战。

所有的古帝,大帝,都参与了战场。

生死,好像是落叶凋零,在这一刻,无人再恐惧生死。

在这一刻,唯有一战。

域外祖地,少年真祖静静的望着这一场大战。

“真祖!”

有追随者望着这一场惨烈的大战,似乎也想要出手。

少年缓缓闭眼,下一刻,他眼眸一震,只见其身遭,一道道原始祖器浮现。

甚至,他的身上居然还有一缕造化意志,尽管微乎可微。

以域外祖地为始,一道通天之路直入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少年真祖缓缓转身,他看向那些不朽生灵,这些生灵追随他,敬仰他,如今始古原已经到达了尽头,他却无法庇护。

“今日,我古鸿,为诸位开路!”

“送诸位,踏入无始无终!”

古鸿开口,从那通天之路之上,爆发出了无数长虹,落在了祖地所有的不朽生灵身上。

古鸿身躯一颤,他就像是承受了极尽的符合。

“真祖!”

有不朽神情动,悲伤出声。

也要不朽生灵悲愤,在那长虹之中带入到通天之路中。

古鸿真祖嘴角溢血,他望着那一条大道。

他看到了尽头,他相信什么救世。

他在这始古原内,从不朽时代至今,连古都离去了,都未曾做到的事情,这世间,又有谁能够做到?

“老师,吾所能及,唯有护得这一线生机。”

“若是,他们能够在无始无终内活下去,始古原便未曾毁灭过。”

“他们,会继承着您与我的意志,开创全新的天地。”

古鸿声音嘶哑,他在这始古原内,上苍的生灵,太古墟,甚至域外的不朽也好。

所有人曾经拉拢他,也曾敌视他,仇恨他。

古鸿从未在意,在他选择踏入到祖地之中时,他就已经有了选择。

他,会拼尽全力,留下最后一颗种子,送向无始无终。

大道消退,那被送入到通天之路的不朽,已然顺着那一条路,穿过破碎的三十三重天,进入到了未知之中。

道路尽头,一座破败的神殿飘荡着,那是古道神殿,最终却是为古鸿所得,化作了一座轻舟,向未知争渡。

古鸿不知道,古道神殿最终会停在何处,是否,下一瞬便会淹没在那无始无终的长河中。

可他却已然尽力,当这一切做完之后。

古鸿缓缓坐在了祖地外,他的气息在凋零,通天之路,耗尽了他太多的底蕴。

他望着那一场大战,如今,这始古原内,除了始古原,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他挂念的了。

古鸿动作缓慢的取出了一片来自于不朽时代的树叶,放在唇边,轻奏那来自不朽的声音。

当声音到达尽头,古鸿动了,他杀入到了战场。

他护送了那一颗种子离去,可他,却选择了留在始古原中。

……

大劫开启,第七十九天。

整个始古原的生灵,十之九灭。

原外至高天中,造化气息还在波动,浊太古在与那位荧蚀尊主还在交手。

争渡天宫未灭,阮极天三位极尊虽强,可那些从棺椁走出的存在,同样不是弱者。

整个始古原的大陆,也已经支离破碎。

甚至,连幽冥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屠戮。

每一天,都有大帝战死,滴血如同长河,宛若瀑布,从破碎的始古原灌溉在幽冥之中。

也有古帝,从这帝血长河之中成帝,也有古帝,永远倒在了帝血长河之中。

至于那些大帝,他们身躯不断坠落,大帝的尸骸,已经无法细数。

大劫开启,第一百六十天。

原外至高天,所有的上古意志都破灭了。

争渡者也被斩杀了不少,可仍旧有争渡者,源源不断的突破了浊太古的阻拦,杀入到始古原内。

每一位争渡者,都要耗费数位大帝的性命,拼死搏杀。

更多的争渡者,也只是重伤,暂且退去,并未生死。

一众大帝,以性命为代价,也仅仅是让一部分的争渡者退后疗伤。

所有人,似乎都在这尽头挣扎着,明明知道,前方已是绝路,却仍旧有人不愿意放弃。

大劫开启,第五年……

始古原内,已经近乎化作了一片死寂。

有大帝,只能够庇护一些种子在隐秘之地,图未来能够再出几位大帝,能够拼死一位争渡者。

就在这大劫开启的第五年内,破碎的始古原中。

原本的大漠已经散尽,在始古原与幽冥的夹缝之中,一颗珠子轻轻闪烁着玄光。

随后,一座世界之门缓缓开启。

从其中,走出了一道身影。

他身负瞬灭境的大帝气息,望着这破败的凋零的天地,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是上苍之上么?”

男子眼神一震,就在这时,有争渡者已经出现,察觉到了男子的气息。

这位超脱境的争渡者直接出手,欲要将男子抹杀。

男子眉头一皱,随后,他的掌心处浮现出了一柄长枪。

太初天中,还在闭关,未曾走出的秦轩忽然睁眼。

他望向了始古原中,感受到了那熟悉至极的气息。

大荒至高枪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小说

相邻推荐